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4章 满月酒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34 2016-08-30 23:47:18

  且道这香婴的诞生给这寂寥的颜府添了不少生趣,王艳雪乐不思蜀,寸步不离这宝贝儿,早已吩咐下人快马上京城将这喜讯报与颜涛,并千叮咛万嘱咐颜涛在女儿满月之前回家团聚。颜涛收到消息,真是喜不自胜,把书信看了几遍,确信自己没眼花,他真的有女儿了!他夫人真的诞下一棵颜家苗了!他看完信,迫不及待地向皇帝告假,不巧皇帝即将外出狩猎,需一个月才回宫。他归心似箭,必须趁皇帝狩猎之前奏此请求。岂料,未等他上奏,皇帝已下旨命其在皇帝离宫之际协助百官打理朝政。颜涛万般无奈,长叹良久,便修书一封送回苏州,道自己公务繁忙脱不开身,并安慰王艳雪一番,说他一有时间就飞马回家看望她们母女。

  王艳雪接到消息,好不失望,自她怀孕第三个月以来就没见过丈夫的面,心里有不尽的悲凉,但是她亦不怪丈夫的无情,因为颜涛也是迫不得已的。两年前王家灭门一事尚未平息,仇家仍是穷追她的下落,颜涛生怕她被仇家知晓身份,便给他取名叫王婉,并让她在苏州老家安居下来,待他为王家洗刷冤情后再带她回京欢聚。

  不觉女儿快到满月了,王艳雪虽时时想念丈夫,但女儿带来的欢乐倒让她宽慰了很多。这日,是女儿的满月,王艳雪请了观音山的住持等众僧到家里为女儿祈福,并依丈夫信上说的为女儿取名为“颜如意”,顾名思义是希望女儿尽如人意。

  满月这天清晨,颜府吹吹打打热闹非凡,邻里听说颜家的小姐天生异乡,与常人有异,似有灵气,于是慕名者纷纷赶来,趁着满月之日探个究竟。来者络绎不绝,下人们都殷勤接待,安排他们就席等候。

  “玉香阁”里,吉欢与众侍女正欢笑着为小如意洗浴,阁中芳香馥郁,这香味正是来自这婴儿。吉欢抱着婴儿,忙不迭地用干净的软布擦***身上的水珠,擦拭过的软布也是一片芳香,沁人心脾。小颜如意被这些侍女揉捏着脸蛋,便撅起小嘴,小拳头紧紧的拽住侍女胸前的发束,还使劲的扯着摇摆不停。侍女疼的尖叫不已,欲脱开她的小手,竟是徒劳,急得左顾右盼呼旁人帮忙。帮者欲使劲掰开小颜如意的手,又恐伤她的玉脂嫩肤,只好笑着哄她放手。那小颜如意见众人万般无奈的表情,愈发兴奋,咯咯笑起来,最后把手一松,挣扎着欲出房间。吉欢一时难以抱牢这奇特的小姐,怀里的婴儿便滑落在地!这个刚满月的女婴就这样从她怀里坠落下来……

  众侍女都吓的面色惨白,两眼发直,脑里都闪出一个念头:“小姐命休矣!!”这刚满月的婴儿就这样摔到地上能活吗?就算能保住命也会落下个甚么痴呆症之类的病。吉欢吓得直冒冷汗,早已吓懵了。侍女们正等待婴儿的绝命声,忽听一声“呃,呃,呃,”的稚嫩声从吉欢的下半身传来,侍女们如梦中醒,齐刷刷的往下一瞧,只见这将要休命的婴儿竟挂在吉欢的两腿!两只柔弱的小手就这样紧紧的抓着吉欢的裤子!刚满月的婴儿竟能奇迹般的用柔弱的小手挽救了自己脆弱的生命!众人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以为眼花,便不约而同地揉了一下眼睛,复看,那婴儿正仰头望着她们,咧着小嘴咯咯直笑。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可把我们吓坏了!”吉欢刚反应过来,猛地俯身抱起了膝上的颜如意,喜极而泣起来,搂着颜如意亲个不停。众人均吓出了一身冷汗,正自舒口气笑着,忽听一家丁在门外喊:“夫人请姑娘们现在带小姐到前院去。”

  王艳雪正忙着招呼前来的宾客,忽然门口传来一声高喊:“顾夫人拜贺!”王艳雪听罢,疑道:“我不曾认识什么顾夫人,何来顾夫人?”不片刻,迎面盈盈走来一个少妇,还携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小男孩,转眼便到了跟前。这就是顾海的妻子,叫刘英。顾海与颜涛同朝为官,知今日乃颜涛千金的满月酒,便早早就嘱夫人前来道贺以结两家之谊。

  刘英名随从奉上厚礼,道:“今日是令千金满月之喜,我亦深感喜悦!愚夫与尊夫乃同僚,平时间却不曾窜门,实在过意不去,今日幸逢令千金满月之喜,我略备了薄礼,请夫人笑纳!”王艳雪虽不认识此女,听她这么一说,知她乃官宦之家,便应承的笑了起来,道:“顾夫人客气了!”便命管家将礼物收起来。

  “这位是……”王艳雪旁边的点心盒里捧出一把喜糖放进那小男孩手里。

  “此乃犬子,方年二岁,叫文浩。”刘英俯身抱起儿子,道:“浩儿,快叫人!”那顾文浩自顾自地吃着王艳雪给的喜糖,一副不理睬的样子。刘英脸上不悦,便拍了拍儿子的屁股,道:“浩儿怎么又不听话了,快向姨子问好!”

  “哼!”顾文浩把头一扭,道:“娘,我是顾家大少爷!为什么她不向我问好?却叫我问候她?”

  刘英好不尴尬,心理已是一肚子火,但碍于情面,只好向王艳雪歉然笑道:“劣子无礼了,回去我会好好教导他。让夫人见笑了。”

  “哪里话,公子还小,此乃孩童天性,我岂会介意?”王艳雪笑了笑,请她入席稍候。

  “听说令千金生时天降异彩,可有此事?”刘英亦听闻此事,将信将疑,遂趁今日一解困惑。

  “那天夜里确实有一道奇怪的光从窗外透进来,至于是否天将祥光,我就不知道了,世人喜欢夸大其词,让夫人见笑了。”王艳雪知今日来道贺者十之八九是因为女儿的出世与常人有异,遂欲探个究竟罢了。刘英频频点头,王艳雪却不知她为何点头。刘英心下冷笑道:“什么天降祥光!只会往自己脸上虚添光彩罢了!真是恶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