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三十三章 故人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854 2016-09-01 18:14:02

  柳岚汐听后浑身一颤,血肉之躯皆是父母所赐,血脉相连,深入骨髓!

她轻轻垂下眼帘涩涩的开口,“从记事起我就一直渴求着父皇的宠爱,从来都是求而不得,到后来对此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你说的对,我是在逃避,逼自己忘掉,以为不去想就不会痛。”

在经过这诸多事情之后,她对亲情已经是望而却步。下意识的逼自己不去在意,刻意的想要从中抽离,殊不知这心才是最真实的、最不会骗人的。不管她如何逃避,在心底对亲情总是存了一思念想,如今这念想也随父母仙逝化作了悲伤。

“汐儿,难受你便哭一哭吧。”朔无月将她轻轻抱住,他知道今天若不这样逼她面对,她心底的结永远也解不开,如此下去积聚在心底只会伤神损其元寿。

柳岚汐紧紧抓住朔无月的衣衫,终是埋首在他肩头痛哭出来。温热的眼泪浸湿了他的青衫,透过肌肤直达心底。

“醒了,醒了……”

柳岚汐迷蒙中听见有人在说话,缓缓睁开眼便见着两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你们……这是?”她不解的看着朔无月以及南棠萧,这二人为何会在这儿,还如此欣喜的看着她?

“看吧看吧,我说她等会儿就会醒来,你们还就不相信。”这时君子钰懒懒的声音传过来,柳岚汐这才发现君子钰也在屋内。

只见他放下茶杯起身慢慢踱到床旁,毫不客气的一把将朔无月及南棠萧推开,执起柳岚汐的手腕儿把脉。“没什么大碍,不过是体虚加上……”说着转头看向朔无月,“诶,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你整天把她当个宝贝似的,怎么就让她身子还未复原就如此伤心动情,要知休养期间最是忌讳七情失控,阴阳失和。”

“都怪我。”南棠萧看向柳岚汐,眼里充满自责“是我不好,汐儿才会如此伤心。”他就应该等她身子好了再告诉她一切的。

“这不关你们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话说到这儿柳岚汐大概也明白了,想必是自己昨日哭着睡过去一直到现在,让他们担心了。“我已经没事儿了,你们不用担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南棠萧欣喜的点点头,“你要是再有什么事儿,我只怕以后都无颜再去面对九泉下的爹娘。”说到此,他声音渐渐低落下来,透着忧伤。

“哥……”柳岚汐这时开口了,淡笑着看向因她的称呼有些愣住的南棠萧,“你还有我。”语气轻柔却透着坚定,他们现在是这世上唯一有着相同血脉的人了。

虽是只短短的一句话却令南棠萧感到无比温暖,立马驱走了心里的难过悲伤。是了,他不再如从前一般独自的活着,他还有汐儿这世间他最亲的人。现在所能做的就是代替父母好好照顾她,这样才能以慰父母在天之灵。

“这次又是什么?”玄飞摸摸下巴好奇的看着抬进璟王府内的一个个大箱子,看向丁尧感叹道:“这南棠萧果真是富可敌国啊,王爷有这么一个大舅爷还真是啧啧……”

丁尧只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自从那天君子钰说柳岚汐体虚过后,南棠萧便连着几天让人送来了一大批的珍贵药材,还有什么奇珍异宝也大批的送进王府给柳岚汐。

“哥,我都说过不用送这些给我了。”柳岚汐看着抬进屋内的一个个箱子,无力的看向南棠萧。

“汐儿,我知道你也是不喜那些。”南棠萧笑着打开一个箱子说道:“所以这次我给你带了一些其它的,你来看看。”

柳岚汐看向箱子,里面都是一些民间的小玩意儿。这时只听南棠萧开口道:“这些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是我这十多年收集起来的。”他又将另一个箱子打开,指着里面的东西,“这个还有这个,都是在你生日那天我买来的,就想着有一天可以送给你。”

柳岚汐看着箱子里的东西,眼睛渐渐湿润却开心的笑着,“哥,谢谢你。”谢谢你十多年记挂着我,用这最普通的方式一直牵挂着爱着我。

南棠萧笑了,“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有一次他在街上见到一个哥哥买东西哄着小妹开心,他那时就在想,若果他也这样,妹妹也是否会如此欢喜?从此以后只要他想念妹妹了,就上街买些小东西,希翼有一天可以将这些送到她面前换她展颜一笑。老天待他果真不薄,这一天终是来到了。

朔无月在一旁看着二人,心里也似乎感受到了他们的欣喜,嘴角也微微的翘起。

冬天很快就在幸福中走过,初春的微风慢慢拂过,新生的气息扑面而来。阳光温暖,绿叶发芽,生机勃勃,一派欣欣向荣之景象。

“岚汐,今天我们去甘露寺好不好?”宁思绮拉着柳岚汐的手摇晃着,“今天那里有香会可热闹了,听说惠休大师今日讲法,我们去看看。”

在柳岚汐修养期间,宁思绮经常来陪她解闷,一来二去两人友情渐渐深厚,相处的越来越自在,柳岚汐也逐渐发现宁思绮就是个特别贪玩的疯丫头。

“你还信佛?”柳岚汐疑惑的看向宁思绮,“这点我还真没发现。”

“不信佛难道就不能去香会了?”宁思绮嘟嘟嘴,“听说这惠休大师很厉害的,佛学高深且善于相面批命,就连柔妃小时也曾被他断言为福德深厚贵人之命。你看多准呀,柔妃现在不就是有福的贵人吗?”

“柔妃乃当朝丞相之女,她若成为贵人这有何难的?”柳岚汐淡笑着看向宁思绮,“有这样的家世难道还能命薄不成。”

“说的好像也对。”宁思绮点点头,柔妃那样的家世注定了会入宫成为贵人。“可是,这和我们去不去甘露寺没有关系啊。”猛地看向柳岚汐,差点就被她给绕跑了。

“怎么没有,你不是好奇大师相面很准,事实上都是假的。”柳岚汐挑眉,“所以,可以不用去了。”

“岚汐……”宁思绮耍赖的拉住柳岚汐,“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出去玩过了,今天要不是来你这儿,我母亲根本不会放我出来,你就陪我去玩一玩嘛。”

“活该,谁让你上次当街和人打架,还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柳岚汐白了她一眼。

“上次还不是那个什么世子的错,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宁思绮恨恨的咬牙说道:“下次要再让我看见他,非揍的他满地找牙不可。”

“你还有理了。”柳岚汐斜了她一眼,“就该让你再关上两天,我就不该派人去请你。”一早便接到宁思绮送来的求救信息,这才以璟王府的名义请她过府一聚。

“岚汐,我错了,你可不能抛弃我。”宁思绮苦着一张小脸,“再说了,上次我假借她人之名,谁知道会是我呀。虽然名声对我来说不在乎,可就算是为了我娘,我也不会笨到当街自毁声誉,给本就不好的名声再加上一笔。”

柳岚汐看她得意洋洋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最后经不住宁思绮的死缠烂打,二人还是到了甘露寺,却不想在这儿竟见着一位故人。

柳岚汐远远的就看见那个人站在人潮中,一身白衣双眼含笑温柔的看向她。这一刹那,柳岚汐仿若回到了从前,她总是耍赖不肯早早回宫,那时候他也是这般温柔含笑的在不远处等着她。她嘴唇动了动,却不知该说什么。

宁思绮看着柳岚汐突然间站住不走了,偏头一看发现她神情有异的看着远处,顺着目光看去只见一白衣男子正缓缓向她们走过来。

“汐儿……”柳韶宣走到柳岚汐面前轻笑着,眼里依旧是她熟悉的温柔宠溺。

“三哥哥……”柳岚汐轻轻喃呢,眨眨眼,讶异于他为何会在这儿。

“怎么,看见我就如此惊讶?”柳韶宣看着呆愣在原地的柳岚汐,眼里笑意更深了。“还有,你的记忆恢复了?!”不然是不会唤他三哥哥的。

“嗯,都记起来了。”柳岚汐垂下眼帘,正因如此她才会如此失神,一时间不知如何面对。

他是一直对她关怀宠溺的三哥哥,也是从小教她读书写字和琴棋书画的三哥哥,更是将她当作棋子的三哥哥,他在她十六年间的生活中无时不在。

从失忆到再见面,斑驳的光影一一闪过,时光似已过了好久。久到她已经模糊了记忆,不知他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