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五十八章 终又相逢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452 2016-09-26 13:06:02

  “苍郁国都城被破,苍乾失踪?”朔烨宁手中奏折掉落下来,震惊的看向底下侍卫。

“是,前方传来的消息称麒麟军占领苍郁国后,正……正挥军南下。”侍卫说完埋头跪在地上,不敢看上方的人,就怕他一个震怒小命不保。

“到如今这麒麟军将领是谁还未查出来?”

“是属下失职,望皇上恕罪。”侍卫将头埋得更低,连声请罪告饶。

“算了,你先下去吧。”朔烨宁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最近身体真是大不如前了,看一会儿奏折就累得很。可眼下这情况,他又如何能放心安眠。随即便吩咐下去请朝中几位大臣前来书房议事。

窗外细雨绵绵,雨滴打在枝桠上合着门外回廊上挂着的响铃,“叮叮咚咚”似在弹奏一曲缱绻的思念。

柳岚汐于书房内静心作画。听见开门声以为是南棠萧又来劝她休息,便头也不抬的说道:“哥哥,我知道了,画完这画儿我就去休息。”

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任何响声,柳岚汐不禁有些奇怪的停下手中笔墨,抬头便见着了她日夜思念之人。朔无月依旧着一身墨紫色锦衣,凤眼含笑的看向她。

“朔无月?”柳岚汐微楞,不过一会儿便反应过来,惊喜的从座椅上起身走过去。“你回来啦?”语毕,拉着朔无月上下四处打量着,除了发现衣摆处微有些湿**外,并无其他不妥。“我和哥哥还准备明日出发去寻你,不成想你今日却回来了,军中一切都还安好吧?”

“汐儿,这话应是我问你才对。”朔无月反手牵住柳岚汐的手,带她坐到一旁。“你的伤如今可好了?”

柳岚汐看着他担忧的面庞,知道这事情瞒不过他,无奈道:“我已经无事了,是哥哥太过小心总是要我多养养才好。你就是为了这个回来的?军营中的事情你丢下就走,这样会不会……唔……”

柳岚汐话还未说完就被朔无月给用嘴堵上了,她睁大了眼眨了眨,随后慢慢闭上眼感受着他带来的美好。

“汐儿,我们一别之久,你就不想念我吗?”一吻过后,朔无月颇有些无奈的开口,声音透着暗哑。“我可是对你日思夜念,恨不得早日与你相见。你呢,是否也想念我?”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认真的眼神,垂下头有些害羞的低语,“我也甚是想念。”

看着柳岚汐低头露出微微发红的耳尖,朔无月心情大好,一把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从收到她受伤的消息后,他整颗心就一直提着,将军营中的事情安排妥当后便连夜赶了过来,现下见到她安好总算是能放下了。

过了一会儿,柳岚汐从朔无月怀抱中挣脱出来,抬头看向他略微疲惫的倦容,“你这样子一定是连夜赶路了吧,你的内力都恢复得怎么样了?不要总是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我也会心疼的。”

“嗯,恢复的有六七成了。”朔无月垂眸,“无碍,我知晓分寸。”

柳岚汐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你还是先歇息一下,我去让人准备些吃食。”说完便要松开朔无月向外走去。

“汐儿……”朔无月伸手将她拉住,对上柳岚汐疑惑的眼神,朔无月认真的看向她说道:“你陪我……”

柳岚汐闻言瞬时瞪大了眼,脸颊开始发热,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什……什么,哥哥刚刚说有事找我,我……我去给你准备吃的,我不困……”

“汐儿,只是想让你陪着我,你想得太多了。”看着羞赫还有些慌乱的柳岚汐,朔无月起了心思想要逗弄一番。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语道:“如果你想要怎么样,我也可以……”

话还未说完便被柳岚汐一把捂住嘴,她有些气急的开口,“你,你不许再说了。我去找哥哥,你自己回房吧。”

看着柳岚汐急促离开的背影,朔无月再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一直以来都是见惯了汐儿淡雅从容的姿态,如今这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急促样,倒也让他觉着活泼欢喜。

同时也觉着这有些事也是该尽早解决了,毕竟他们大婚都已这么久了。再过不了多久,她的身体也该养的差不多了,那时能生一个她们俩的孩子,肯定不错。

傍晚,南棠萧看向刚从柳岚汐房内出来的朔无月,只觉其脸上的笑容有些刺眼。“汐儿如今身子刚刚恢复,你……”说着停顿下来,干咳一声后继续说道:“她如今不适合有孕。”

朔无月被他如此一说,先是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颇为无奈的开口,“我知晓,这里的事情还未完结,汐儿身子也还在恢复中,况且当初的大婚是如此不尽人意。我说过会给汐儿一个盛世安稳,也还欠着她的一个正经名分,这期间我是不会对她做什么的。”

听他如此说南棠萧心里才好受了些,他总归还算是知晓分寸。

“如今苍乾失踪了,你接下来又当如何?”

“该是时候,去见见朔烨宁了!”朔无月抬头看向天空,眼里神色复杂。

南棠萧见了知道他心里也不好受,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无声的安慰吧。

十一月中,临屹城,两军对阵城下。

“什么麒麟军,我看叫乌龟军还差不多。”周成骑马立于阵前对着麒麟军众将士嘲笑道:“你们将军从一开始就缩在龟壳里不出来,怎么?是怕你爷爷我了?哈哈哈……”

周成笑得十分猖狂,突然一只力道强劲的羽箭破空而来,将周成头上的盔甲射落在地。他的笑声戛然而止,随即脑门上一股冷汗冒出。刚刚那羽箭要是再往下移个三指,正中的不就是他眉心了?!

“怎么,这会儿不叫了?”玄飞从军队后面走出来,挑眉嘲讽道:“一箭就给吓傻了,就你这熊样还想见我们主子。我呸,简直是痴心妄想,就你也配?!”

“是你!”玄飞在璟王身边多年,翎玥国朝堂自是大多人都认识的。周成自当上这大将军之后,谁不是来巴结讨好他,被玄飞如此谩骂自是忍让不下。当下怒气上头也管不了那么多,不谑的开口:“我说是谁呢,不就是璟王原先身边的一只狗吗?怎么你原来的主子死了,这么快就又投到麒麟军门下。哼,璟王也不过如此。就连身边的奴才都是不忠的,也活该如此短命被我给斩下人头。”

玄飞闻言,眼中寒光一现,“短命?无论怎么说,那也要比你命长!”

言毕,飞身上前便与周成打斗起来。周成本就没有甚真本事,哪能是他对手,没几下便被打趴在地,狼狈不堪。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周成身后的将士都呆住了,傻傻的立在一旁看着。

玄飞手中长剑一指,周成面色一白,吓得赶紧讨饶。“好汉饶命,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玄飞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就你这大将军,朔烨宁还真是有眼光的很呐。”

“是,是。”周成点头如捣蒜,急忙附和道:“我不配做大将军,您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我一命吧。”

“住口……”忽然一声怒吼从后方传来,众人寻声望去,只见朔烨宁正一脸怒容眼带杀意的看向周成处。“混账东西,你就这点出息,简直是丢尽了朕的颜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