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五十七章 李洢珞的心计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722 2016-09-25 13:08:02

  三天后,柳岚汐身体逐渐慢慢恢复好转,得到允许能下地活动后便再也坐不住了。

缓缓推开大门,一眼便见着被软禁在房内的李洢珞,发髻凌乱,一身白衣上面还有点点血迹,与第一次见面时的优雅美丽相比实在是狼狈不堪。

李洢珞听见开门声,抬首看见来人是柳岚汐,眼里充满愤恨的看向她,“柳岚汐,为什么你不去死,还活得好好的。表哥为了你死了,凭什么你却还活得好好的,身边男子接连不断,似你这等水性杨花的女人早就该去死了,有何资格存活于世!”

“你就是为了他,才要杀我?”柳岚汐看着面容憔悴的李洢珞,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居然会为了朔无月做出如此事。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李洢珞是喜欢这朔无月的,可没想到她会做出如此激烈之事。

“对,我早就应该杀了你,这样表哥就不会为了你死了,我们都会活得好好的。”李洢珞瞪向柳岚汐,“我和表哥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除了我以外,对其他女子几乎从来都不正眼相看。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我将会是他的王妃,可是偏偏中途出来个你,将这一切美好都给破坏了。刚开始我以为是圣旨已下,他有苦衷是逼不得已才会娶你。可那次见你之时我便发现他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我从未见过他对哪个女子会如此温柔以待,眼里满满都是你。”

“所以从那时起你便开始恨我,想要杀我了?”柳岚汐眼神冷凝的看向她,“这么说来,那次我中的天竺粉也是你设计的?”

“不错,就是我。可惜你竟然命大,这样都死不了。“李洢珞不再隐瞒,一口承认了。

李洢珞早前便从师傅那儿知道了柳岚汐的身世,也知道她身上中了浮生梦。后来那次表哥向她要回冰蝉,她也从他们的言语中得知,他们准备去云浮山寻找红莲,那时她就知道表哥是准备给柳岚汐解毒了。

后来回去,正好得知那时洢雪与柳岚汐有了矛盾,她就借此机会让柳岚汐喝下了那杯含有天竺粉的酒。没想到她命竟如此之大,只是昏睡了几天便好了。

而表哥因为此事大怒,将祁王府一家下罪入狱。她也发现表哥在怀疑洢雪,所以不敢再轻易下手。从那以后她便等待着时机,没想到最后表哥会为了柳岚汐被那个狗皇帝给杀了。她好恨为什么没有早些杀了柳岚汐,这样后面的事就不会再发生了,表哥也不会死了。

“那云浮山的族长也是被你打伤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我拿到红莲。”柳岚汐看着眼前李洢珞,心中突然好多疑团一下子就解开了。“在乌城也是你让沈芊绑了沅湘过去,好让她有机会杀了我。”

“你说得不错,一切都是我做的。师傅暗地里派人三番五次的刺杀你均是失败,我便只好自己亲自动手。”刚开始她只是想借沈芊之手杀了她,不想她居然先前在隐藏实力,沈芊被她打伤。后来她就只有冒险,先他们一步赶到云浮山。那云浮山她曾无意间去过,还救了那族长夫人一命。那晚她偷偷上山趁着族长不设防之际偷袭他,原本是想将这一切推到柳岚汐身上,不想你还是躲过了。

昨夜她发现门口守卫异常,进去后她在石室听到了柳岚汐他们的谈话。提前早早告知了师傅,本想借她的手杀了柳岚汐,不成想她这个祸水如此命大。

“你以为杀了我朔无月就会娶你了?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如果他真的喜欢你,那早就娶你了。你以为他当真是能将圣旨放在眼里的人?”柳岚汐没想到李洢珞居然如此有心计,看着她不屑的开口,“你口口声声说都是为了他,可你又是否想过,你给我下了天竺粉,在解毒过程中他是否会因此受伤?你做这一切根本就只不过是心有不甘罢了。”

“你胡说,我是不甘心,可是我也是喜欢表哥的。”李洢珞大声的反驳,“从小我就喜欢他了,从小我就立誓将来一定要嫁给他。”

“所以,你其实并没有多喜欢他,他只是你从小心中的一个执念而已。而我在你还未来得及完成之前就将它打破了,所以这才是你恨我的原因。”

“不,不对,你胡说,你胡说……”李洢珞慌乱的摇着头,柳岚汐此番话就似一记重锤狠狠敲在她心上,让她无所适从。她不相信长久以来支撑着她的信念一切都是假的,她是喜欢着他的,为此她是什么都愿意做的。“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我是喜欢表哥的,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你就是该死!”

“冥顽不灵!”柳岚汐冷眼看着李洢珞,“你一直想要除掉我,从不去想朔无月是否会受到伤害,还敢说你是喜欢他的?也许你是有点喜欢他,可也不是你自以为的能为他放弃所有。说到底你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之人。”

李洢珞听着柳岚汐对她的嘲讽,不甘的反驳道:“说得你又有多高尚,还不是在表哥去了没多久便又与这诸多男子卿卿我我,你又如何对得起他?!”

“我怎么做与你无关,这也不是你能杀我的理由。”柳岚汐说完不再看她,转身离开。在门关上之际,柳岚汐最后看了李洢珞一眼,“还有,谁告诉你朔无月死了!”

李洢珞愣了一瞬,看着柳岚汐嘴角诡异的笑,心中一动,大声朝着已经走开的人叫喊道:“柳岚汐,你回来,你刚刚说什么,他没死?你回来……”

柳岚汐听后脚步不停的离开了,李洢珞却是像傻了一般喃喃自语,“他没死,他还活着,没死……”那她如今这番作为到底是为了什么?突然间像疯了一样的笑起来,“哈哈哈哈……傻子,真是个傻子……”

柳岚汐不置可否,在情爱面前谁又不是个傻子!

柳岚汐见过李洢珞之后,转身又去了沈芊那里。沈芊神情呆滞的坐在地上,双手抱膝蜷成一团,不吵不闹,一动不动。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与初次相见之时那张狂妩媚的样子简直是两个人。

柳岚汐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转身准备离开。就在她跨出房门之时,她听见沈芊沙哑的声音传来,“放过离幽宫的人,以后不会再有离幽宫。”

柳岚汐转过头看她,沈芊依旧还是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没变。柳岚汐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真的决定了?”南棠萧看着柳岚汐,“这样做无疑是放虎归山。”

“嗯,沈芊其实一直都是受沈心洁诱导,与我并没有多大的仇怨。而离幽宫众人与我更是没有多大瓜葛,这次过后她便会遣散离幽宫众人。”柳岚汐知道自己不该如此轻易的就放了沈芊,可是看见她如今这萎靡不振,生不如死的样子,杀与不杀又有何区别。

南棠萧点点头,算是答应放过沈芊了。

“那还有一位又将如何?”

“她,我想就交给朔无月吧。”柳岚汐淡淡的答道,“既是他表妹,交给他最适合不过。”

南棠萧挑挑眉,交给朔无月,这主意倒是不错。这可比死难受多了,南棠萧想到此处不禁多看了柳岚汐两眼,眼里露出满意之色。嗯,不愧是他的妹妹,和他一样,杀人诛心不见血!

南棠萧抬头看看天空,秋高气爽。“算算日子,他与苍郁这一战也算是快要打完了吧。”

两军交战已经三月有余,前些日子便听闻苍郁军队被麒麟军打得节节败退,损失惨重,就连皇城也快要攻破了。

“哥哥,我想明天就去找他。”柳岚汐见这边的事情了了,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朔无月。

“不行,你伤才刚刚好,哪能如此奔波劳累。”南棠萧想都没想的一口否决了。

柳岚汐只看着他,不说话。南棠萧无法,只得退一步,“明天不行,再等五天,我陪你一起去。”

那时候,朔无月怕是已经攻下皇城了,一切也算是尘埃落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