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五十六章 意外惊变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016 2016-09-24 13:06:02

  沈心洁看着眼前的场面,扬声下令:“给我杀!”

一时间,刀光血影,场面混乱不已。傅景华看着这一切,眼里闪过一丝决绝。他上前将缠斗的沈心洁与大长老分开,气运丹田的大喊道:“别打了,都别打了……”

众人闻言皆停了下来,不解的看向傅景华。

“傅景华,你真的要为了他们与我为敌?”沈心洁抬眼怒视着来人,声音透出浓浓的积愤,“这两个贱种真的就比我还要重要,让你可以完全忽视我这十多年对你的情意?”

“心洁,你十多年前本就做错了,如今何苦还要一错再错?”傅景华说着看向南棠萧与柳岚汐,“他们是萧贤弟的孩子,我不能眼看着你伤害他们。”

“那你这是便要与我为敌了?!”沈心洁说着面上痛苦之色一闪而过。

“不要这样,我,我不想与你……为什么一定要伤害他们呢?”傅景华说着看向沈心洁,将眉头紧锁,面上也是布满痛苦之色。

“哈哈哈……”沈心洁听后笑了起来,“我不伤害他们,难道我就这样等着他们来杀我?别傻了,我与他们之间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不会,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会让它结束的。”傅景华说着转过头看了南棠萧一眼,“你是因为我才会杀了萧贤弟一家,如今我就用我这条命来偿还。”说完,从袖中滑出一把匕首朝着心脏之处猛然刺下。

众人被这迅猛快速的一幕惊住了!

“景华……”沈心洁惊得瞪大了眼,将手中剑“哐当”一声丢弃在地,扑过去一把抱住软软倒地的傅景华。“你……你为何要如此?你怎么可以……”

沈心洁看着傅景华胸前的血不断流出,心里一阵阵害怕慌乱,想要伸手去堵住但又怕加重他的痛苦。“景华,景华……大夫,我去叫大夫来救你……”

“不用了,我在匕首上还用了毒,叫大夫也没用。”傅景华伸手拦住她,气息不稳的慢慢开口,“心洁,你说得不错,我这一生做事优柔寡断,不仅误了你,还害了贤弟他们。今生也只能用这条命来偿还了……”如果有来生只愿我们都不再相见,各自好好的!

“不……不是你的错,是我,是我的错。我不要你来还,他们要我的命拿去就好了,我只要你好好的,景华……”沈心洁抱着傅景华哭的眼泪直流。

“心洁,答应我不要再伤害他们了,我造的孽就让它到此结束吧。还有,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其实我早已……早已……”话未说完,口中血水不断流出,他轻笑着看向沈心洁,慢慢阖上双眼。

“傅景华!”沈心洁心中大悲,看着从他嘴角不断冒出的黑血,那就似无底的深渊将她紧紧困住,挣脱不得。“傅景华,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你知不知道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你,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多看看我,现如今还要抛下我去找你的好贤弟是不是?你休想,休想撇下我,今生无论你去哪儿都休想撇下我!”

“娘……”沈芊瞪大了双眼看着沈心洁将傅景华胸口的匕首拔下来再刺入自己心口,过程快速且一丝犹豫都无。沈芊想要扑过去阻止,可还是慢了一步。“娘,你……”

“芊儿,娘,对不住你。我要去找他,以后你就得自己靠自己了。”沈心洁温柔的说着转过脸去看向一旁的傅景华,抬手拉住他的手,“我这一生活着只为你,死了也还是为你。景华,我们终究是不能分开的,哪怕是死!”

“娘,娘……”沈芊看着沈心洁的手慢慢垂下,眼睛也闭上,嘴角却还留有微笑,心中大恸,哭得不能自已。她是被娘从小捡来养大的,虽然娘平时总是不苟言笑冷气森然,可对她还是很好,她还是喜欢娘亲的,现如今娘亲走了留下她一个,以后她该怎么办?

柳岚汐等人看着这一幕心里一片震撼,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如今这般。这沈心洁实在是执念太深,才会走到如今这般田地。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身影快速的朝着柳岚汐冲了过来,手中长剑“噗嗤”一声刺入她的身体。这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谁都没有注意到此时会有人会冲出来杀她。

南棠萧反应最快的一脚踢过去,将白衣女子踢飞出去。南棠萧将受伤的柳岚汐抱在怀中,眼中神色慌乱不已,“汐儿,汐儿,你怎么样?快叫大夫,叫大夫啊……”

“我,我去叫大夫 。”林京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急忙跑出去叫大夫。

“哥哥……我没事。”柳岚汐忍着疼痛安慰慌神的南棠萧,这一剑好在刺的不是很深,并未伤到脏腑,只不过是有些疼痛罢了,可比起以前毒发之时的痛苦那真的是一点儿也算不上疼的了。

“怎么会没事儿,你看你疼的脸都皱了。快先把这个吃了,等大夫来了再看伤口。”南棠萧说着将君子钰从前给的疗伤药丸让她服下,看着她脸色苍白无比,眉头微蹙,心里十分不好受,他居然让她在眼皮子底下受如此伤害。

另一边齐旻锡与女子打斗起来,几个回合下来女子不敌,被他重伤在地。打斗中女子的面纱也被挑开了,女子姣好的面目就这样露了出来。

“怎么是你?”柳岚汐见到后十分讶异,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她,朔无月的表妹李洢珞!

“汐儿认识她?”南棠萧也转头看向白衣女子。

“她是朔无月的表妹。”

南棠萧皱眉,想要开口说什么。这时林京帆也带着大夫来了,南棠萧看了看此时已被他们控制住的暗卫,只得对着齐旻锡道:“先把他们都关起来吧,余下的便麻烦你了!”

“无碍,你快些带她看伤去吧。”

南棠萧便不再多说,横抱起柳岚汐带着大夫便朝寝房走去。林京帆看着他肩头也受了伤,想要搭把手帮他,南棠萧也只笑着说了句无碍,便作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