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五十一章 京帆打赌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490 2016-09-19 13:13:37

  连夜赶路奔波,七天后柳岚汐和南棠萧便赶到了苍郁国垣城。

二人一路骑马疾驰,在一座别院门口便见着林京帆和齐旻锡。

“你们总算是来了。”待二人下马后林京帆急急的凑了上来,笑的一脸灿烂的看向柳岚汐,“这位就是岚汐妹妹了吧,果真是个美人儿,怪不得萧要将你藏起来不让我们见呢。”

柳岚汐看着眼前这个身着蓝衣华袍笑的灿烂的男子,对于他的热情,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汐儿这位是齐旻锡,我的好友。”南棠萧则直接忽略过林京帆向着柳岚汐介绍齐旻锡来。柳岚汐对着他见礼,“齐公子……”

“柳小姐有礼了……”齐旻锡对着柳岚汐微微一笑。

“还有我,我是林京帆,也是萧从小到大的好友。”林京帆自告奋勇的挤上前来,无视南棠萧杀人般的眼神,“你是萧的妹妹,那也就是我的妹妹,你叫我哥哥好了。”

柳岚汐看着有些豪放过头的林京帆,心里讶异,哥哥原来还有这样的朋友,这个人倒真有趣。

“汐儿,他这个人就是如此不着调,你别理他。”南棠萧说着将林京帆拖拽着往别院里走去,只听得林京帆痛苦的声音传来,“柳妹妹……救我!”

“京帆长期混于江湖调皮惯了,还望柳小姐见谅,他其实是无恶意的。”齐旻锡见状向着柳岚汐解释,也不知她秉性如何,是否会厌恶京帆此番作为?。

“齐公子多虑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哥哥的好友,我不会如此小气量的。”柳岚汐笑着看向他,“虽然我长与宫廷之中,可对江湖还是很好奇向往的。这样一来林公子倒是能为我传道解惑了,我该欣喜不是吗?”

齐旻锡听她此番言语,心中石头算是放下了。这萧的妹妹倒是个聪慧碧人,心思通透。这样倒不用担心,以后他们之间是否会有什么不愉快,会使萧为难的了。

“南棠萧,我从接到你的来信过后整天忙里忙外帮你查探,结果你非但不感谢我,还如此粗鲁的对待我,你这还是好兄弟干的事儿吗?”

柳岚汐和齐旻锡刚到一房门口便听着林京帆吵吵开了,“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个小心眼儿,有这么个好看的妹妹,还藏着不让我见就算了。见着了也不让我和她多说两句,你说你这么着有意思嘛,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兄弟了,啊?”

南棠萧实在是忍不住朝他吼道:“你给我闭嘴,再乱叫妹妹看我不揍死你。”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小子心里打得什么如意算盘,还不是自家没有妹妹就想抢了他妹妹来。

柳岚汐在门外听着他二人的言语,“噗呲”一声笑开了,她没想到这林京帆竟有如此本事将一向谈笑自若的哥哥逼得失去理性。

“柳妹妹,救我……”林京帆听到门外她的声音,大声喊道:“南棠萧太凶狠了,他想要打死我独占妹妹,如此居心不良,柳妹妹还是不要他了,来我们林家吧,我们会对你很好很好的……噢,好痛!”

柳岚汐他们推门进去便见着林京帆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哀嚎不已,“南棠萧,你这个黑心儿的人,下手忒狠了……”

南棠萧拍拍手都懒得看他一眼,直接看向齐旻锡问道:“前些日子托你们查得事情怎么样了?”

“离幽宫最近与苍郁国皇室间来往频繁,据查大长老沈心洁是苍郁国的大长公主,皇帝的亲姑姑。最近苍郁国与一支突起的号称“麒麟军”的异军在苍郁边境骞舟城对战,损失严重,所以想要收拢离幽宫为之所用。”

“那离幽宫答应了?”柳岚汐闻言有些着急的开口。

“当然没有。”林京帆见着没人理他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撇撇嘴,“离幽宫属江湖门派,江湖中人一般不会参加皇室之间的斗争,不然这天下必得大乱不可。不过我倒是探听到离幽宫会派人去暗杀对方敌军的将领,这样一来群龙无首,苍郁国就有可能大胜。”

柳岚汐听后眉头一皱忍不住骂道:“卑鄙……”

林京帆也和声附和着,“那不就是卑鄙无耻嘛,堂堂一国之君于两军交战之际却使出如此下作手段,看来也不是个什么光明磊落之人,有本事就明刀明枪的在战场上一战。那麒麟军的首领是谁我倒是好奇的紧,查了许久都未有什么收获,说不定是个高手。”

南棠萧看了林京帆一眼,一般来说只要是他查不出的人都是高手,不过这次到让他蒙对了。“离幽宫这次不会得手的,相反苍郁国估计会损失更为严重些。”朔无月那人是好惹的吗?!

“为什么?”林京帆不解的看向南棠萧,见他一脸我什么都知道,就是不告诉你的得意神色,气得牙痒痒。“离幽宫怎么说都是江湖中能排上号的大门派,里面高手也是不少,要暗杀一个麒麟军将领那不是什么难事儿。”别说杀一个,就是好几个那都不在话下。

南棠萧没有回答他为什么,只一脸高深的说道:“我就是知道,不信咱打个赌,要是我赢了你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反之亦然。”

林京帆抬头扬扬脖子,“好,一言为定,今儿旻锡和柳妹妹都可作证,输了不许耍赖啊。”心里甚是欣喜,只要南棠萧输了,那柳妹妹就可以是林家的了。

齐旻锡看着南棠萧一脸笑意,心中一个激灵,京帆这次估计得吃大亏了。你说都被萧收拾过多次,怎的还如此不长记性!果真是如萧所说,是个赶着上凑找打的笨蛋。看萧那样子,估计这麒麟军将领他是认识的,也许和柳姑娘也有些许关联也说不定。

五天后,果然听得消息传来,麒麟军将领差点遭人暗杀,麒麟军不愤苍郁国如此卑鄙作为,夜间派人将其粮草一把火给烧个精光。要知道行军打仗粮草这东西可是十分重要的,苍郁国自开战以来本就粮草吃紧,这一次更是损失严重,军中已有人渐生不满,怕是军心已有动摇。

“怎么样愿赌服输吧。”南棠萧挑眉笑着看向一脸菜色的林京帆。

林京帆低着头沮丧懊恼的坐在一旁,怎么每次都是他赢呢?!忽的抬头看向南棠萧,“不对啊,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还是你悄悄给那麒麟军通风报信了?”

“哟,终于聪明了那么一回。”南棠萧讥笑,“不管如何,输了就是输了,我要你以后离我妹妹远点。”

“不行,这不算,你这是作弊。”林京帆不满的反驳,“旻锡,你给评评理,这事儿是不是萧的错,我不会答应的。”

“是吗?”南棠萧斜睨了林京帆一眼,语气不善,“原来你就是怎么个不讲诚信之人,那我更要让汐儿离你远些,免得跟你学坏了。”

“你……你不要脸。”林京帆气急,“明明是你使诈,还倒打一耙,谁能有你坏了。”

“我是坏,可我和汐儿有割不断的血缘关系,她无论如何都不会丢下我,怎么着?!”南棠萧依旧是笑的一脸灿烂。

“你……算你狠。”林京帆一咬牙,恨恨的看向南棠萧,“好,愿赌服输,不过我要你换一个条件,不能和柳妹妹有关的。”

“你说的,可不要再反悔了。”

“绝不反悔!”

“好,那我要你带我夜探离幽宫!”南棠萧不急不缓的吐出这么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