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四十九章 南棠家变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564 2016-09-17 13:26:02

  光阴流水转眼逝去,八月十五秋夕节。

柳岚汐随着南棠萧回到了潆州城的南棠家祖宅。从马车上下来便见着一个锦袍中年男子紧盯着自己瞧,一边还笑着说道:“像,真的很像。”

柳岚汐见此业已猜到此人是谁了,对着男子福身问安。“岚汐见过南棠家主。”

“快,快起来。”南棠镜连声说道,“你既是萧贤弟之女,同萧儿乃至亲,在我心中便如我女儿一般,不用如此多礼。”

“如若家主不嫌弃,岚汐便同哥哥一般认你为义父可否?”

“好,好,如此甚好!”南棠镜大笑着点头,“如此老夫倒是捡了个现成的便宜。”

“爹爹在上,岚汐有礼了!”柳岚汐说着便向南棠镜行了一个家礼。

“好啊,好……”南棠镜开怀大笑着受了此礼,没想到他有一天也会有儿女双全之喜。

“爹,有什么话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南棠萧笑着打断二人的对话。

“对,对,看我都糊涂了。走,我们进去。”南棠镜说着率先朝里走去。

柳岚汐跟在南棠萧后边,一起进入大宅。几人一番寒暄之后,南棠镜便吩咐下人带他们先行休息,一会儿再参加晚上的家宴。

秋夕之夜,月如银盘高悬,主屋正堂喧闹嬉笑之声不绝于耳。柳岚汐跟在南棠萧后面,刚到门口,上座的南棠镜便看到她笑着朝她招手,“汐儿来了……”

此声一出,正堂中立马安静下来,刚刚的喧闹似乎如幻觉一般。众人齐齐扭头视线全都聚集到柳岚汐身上,对于月前南棠家突然冒出来的小姐,他们好奇很久了,只是以前从未见到真人。

柳岚汐着一袭浅黄水银纱长裙,精致的脸庞略施粉黛,身上珠玉环佩在走动间微微摇曳,灯火下反射出莹莹亮光。

“这是岚汐,萧儿的妹妹,同样也是我南棠镜的女儿,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要好好相处。今天我真是非常高兴啊,临老了还能儿女双全,上天待我不薄。”南棠镜一边一边说着指向正堂中诸人,“岚汐,这在座的都是我们南棠家的人,今天趁此机会都见上一见吧。”

南棠萧自是担起了引荐人,一一向柳岚汐介绍着众人。一番应对下来,柳岚汐进退得体有礼,让人挑不错一丝差错。

“今日如此佳节佳事,怎能不庆祝一番?!”一个男子起身站立,端着一杯酒对着柳岚汐说道:“岚汐妹妹,可否饮一杯?”

“自然。”柳岚汐看了男子一眼,那是二房长子南棠霖,笑着端起面前的酒杯,“岚汐今日在此敬各位长辈亲友,愿大家身体康泰,万事顺心!”言毕,仰头便将酒水一饮而下。

“好,岚汐妹妹果真爽快!”南棠霖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大笑着也将酒水喝下。“可惜今日家中父母有事未到,不然一定也会喜欢岚汐妹妹这般美丽爽朗之人。”

南棠镜看着二人之间的互动大笑起来,也端起酒杯朝众人说道:“来,来……都别拘着了,今天大家都要喝个高兴痛快!”南棠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聚在一起来了喝酒聊天了。

酒过三巡,突然从门外快速的冲进来一个人来,跪倒在南棠镜面前。“大伯,大伯,我知道错了,您放过我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您大人大量饶我一次……”

柳岚汐抬眼看去只见是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男子,发髻略显凌乱,声泪俱下的对着南棠镜哭诉认错。南棠镜从见到来人后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眼里厌恶之意毫不掩饰。

“是谁放他进来的?”

南棠镜话落,门外管家便领着一群仆人进来告罪,“是老奴的错,没有拦住公子,请老爷恕罪!”

“爹,这不怪孙管家,是我吩咐的。”早之前他便知道南棠邵不会如此轻易罢休,所以吩咐下面的人如果看到南棠邵不必拦着,当然也不会让他轻易的进来。看他的样子应是打扮成家仆给混进来的,倒也难为他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少爷了!

“萧儿,你这是何意?”南棠镜疑惑的看向南棠萧。

“大家私下不是都好奇,南棠邵究竟是为何被赶出南棠家的吗?今天正好所有人都在,那就把事情都说清楚,免得大家胡乱猜测乱了规矩!”南棠萧说着淡淡的瞥了一眼南棠邵,接着视线从在座的众人身上一一划过。

“最近我倒是听说了许多关于南棠家的消息,几乎全都是谴责我鸠占鹊巢,忘恩负义,绝情绝义!不知大家对此有何看法?”

众人听了此言面面相觑,不知南棠萧究竟意欲何为?外面的消息大家都是听说了的,他们对于南棠邵的事情私下是有许多猜测或者不满,可也没有谁敢在明面上说此事。

“南棠萧,你根本就不是大伯的儿子,不是南棠家的人,你凭什么做主南棠家的事?”南棠邵看着众人都不开口,急了,不管不顾的出言驳斥。

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本来这个秘密他是打算留到最后家主继承时捅出来,没想到却在此时被南棠萧三言两语的就给激了出来。不过看到堂上像炸开锅了似的沸腾起来,他这心里又转而有些小得意,这次看你如何收场!

堂下闹腾一片,几乎每个人都在互相私语,不敢相信南棠邵所说。柳岚汐一眼看过去只有南棠霖依旧独坐着,神色不变的自饮,嘴角轻扯似在嘲讽,讥笑着众人。

“都给我安静!”南棠镜看着底下众人,沉着脸大吼一声,堂下立即鸦雀无声。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出头触霉头的。看着南棠邵略带得意的面孔,南棠镜心中厌恶之情更深。略含讽意的开口:“萧儿不是我的孩子,你以为你就是南棠家的人了?”

南棠邵听后脸上笑意顿时僵住,看向南棠镜,震惊的问道:“大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哼,意思就是你也不是我南棠家的人!”南棠镜冷哼一声,“当年三弟他成亲五年后,好不容易才有了个孩子,不成想未满周岁便去了。他夫人在生产之时就损了身子,日后难以有孕。夫妻二人感情深厚,家中无一侍妾,对于孩子之事也不强求,总说南棠家继承人不缺他们这一支。也许是天意,在那孩子下葬当天的回程路上,发现了被遗弃在路边的你,他们不忍,于是将你收养,当作南棠家的孩子带了回来。”

“这……这不是真的。”南棠邵不可置信的摇头,他怎么会是个弃婴?他是南棠家的少爷,不是什么弃婴。这都是假的,对,假的。抬起头眼神狠厉的看向南棠镜,“这都是你说的假话,你就为了维护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野种,你如此污蔑与我,将我父母放在何地,让他们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住口,你还好意思提你父母,有你这么个不忠不义不孝子,他们九泉之下何以安宁?”南棠镜听得他口出污言秽语,顿时大怒着吼道:“要不是看在他们死去的份上,你以为你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你以为萧儿将你赶出南棠家,仅仅是因为你贪墨导致南棠家损失惨重,你自己做的那些好事真当我不知道?”

南棠邵被他这么一说立即愣住了,他……他是知道了!心中惶恐害怕之极,再也顾不得其他,一下子腿软跪倒在地,开口求饶。“大……大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鬼迷心窍,不该相信那个女人的话,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求求你。就算看在我死去的父母份儿上,饶了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