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四章十八 离开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099 2016-09-16 13:32:02

  两天后大长老带来了南棠镜的亲笔书信。

“信上怎么说?”柳岚汐有些急切的想要知道父母的往事。

“爹说按我们先前所说的一切,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叫沈心洁,与母亲是多年的好友。当初她与父母还有父亲的结拜大哥傅景华四人一同结伴游历江湖,四人关系非常要好,当年大火发生后爹试图寻找她想要了解发生了什么,可发现她与傅景华一样消失了。”

“也就是说他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柳岚汐皱眉,她总觉得这中间似乎是有着什么重要的信息。

“嗯,爹与他们四人见的最后一面就是我的满月宴上,再后来发生的事他也就不清楚了。”南棠萧有些沮丧的说道,“这转来转去似乎又回去了,还是什么都不清楚。”

朔无月这时也沉默了,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间他抬起头来,说了三个字:“傅景华。”

柳岚汐闻言,双眼一亮,对,就是这个。“傅景华,他与沈心洁一同消失,他二人之间肯定有关联。”

南棠萧一听也明白了,随即皱眉,“可是,我找了傅景华的消息许多年,到如今还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傅景华应该在离幽宫。”朔无月这时开口肯定的说道,“他与沈心洁在一起。”

南棠萧不明白他为何如此肯定,可朔无月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他应该是避世了,所以你才查不到他的消息。”

南棠萧默然,丝毫不明白他是如何得出此结论。不过后来在他见到傅景华之后,也不得不感叹朔无月的睿智。

“朔无月,丁尧说你明天就走了?唉,你们这一个个的不说话坐着是在干什么?”君子钰一边说着一边从门外踏了进来,打破了屋内的寂静,颇为好奇的看向他们三个。

三人皆是抬头看来他一眼,没有说话的移开眼。君子钰见此不在意的撇撇嘴,高兴的朝朔无月说道:“我经过多方改良试验,终于做出了一种可以恢复你内力的药,怎么样,小爷我是不是很厉害呀?”

“真的做出来了?”朔无月依旧是一副冷清的样子,柳岚汐却是比他激动,一脸惊喜的看向君子钰。

“那当然,你答应给我的东西可别忘了。”君子钰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花白色小瓷瓶。“虽然不能恢复全部,但是这药差不多能恢复到五成左右。”

柳岚汐接过瓷瓶,心里很是欢喜。朔无月明天就要离开了,有了这个他的安全又多了几分。笑容满满的对着一脸期待的君子钰说道:“放心,答应你的,我不会食言。”

“你答应他什么了?”朔无月闻言看向柳岚汐,“子钰爱胡闹,你不要当真。”

君子钰一听这话,立马不满的指着朔无月说道:“你说谁爱胡闹了?你这简直就是有了妻子忘了兄弟,你,你见色忘义!”

亏得他不辞辛苦每天熬夜才赶在他出征前将药丸制好,这个见色忘友的小人,发誓再也不理他了。

“我只是答应了要给他一株红莲罢了。”柳岚汐说着看向南棠萧,“哥哥,你应该还有红莲吧?”

“有。”南棠萧点点头,“左氏一族本就是世代留守云浮山守护红莲,我们的父亲就是上任的宗长。”

南棠萧没有丝毫隐瞒的将所有的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她了。原来父亲真名左晏,弱冠之年下山游历化名萧睿。下山后父亲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云浮山的秘密便与云浮山断绝一切往来,只在他出生过后曾给族中长老寄过一封书信后便又销声匿迹。直到他在十二岁那年无意间闯入云浮山被大长老发现,然后发现了他身上挂着的宗主的玉佩,如此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

所以从那以后,他便成为了云浮山的新任宗主。左氏一族常年避居于山上,这个消息他从没对外人说过,就连南棠家的人也不知道他背后有着这么一股秘密势力。

柳岚汐听后不由唏嘘,她知道哥哥与云浮山关系匪浅,却没料到会是这样。君子钰听后到时欣喜,笑的两眼弯弯的对着柳岚汐,“既然这样,红莲岂不是都是在你们手中,你就多给我几株吧。”

“你当红莲是你们家后院种的大白菜啊。”柳岚汐还没回话就被南棠萧给抢先了,“想要多少有多少,还不用你自己动手,吩咐一声就有人给你送上来。”

“红莲几十年才得一株,我接管时也就仅剩三株而已,汐儿用了一株,目前就剩两株。”南棠萧看了看柳岚汐,“既然汐儿答应给你,所以我也不会反对。”言下之意就是你别得寸进尺,见好就收。

“我这不就问问嘛……”君子钰耳尖忽然红了,大概也是觉得刚刚要求是有点不太实际。

柳岚汐将瓷瓶递给朔无月,“你将它收好,一定要按时服用。”

朔无月看着她认真的神色,点点头将瓷瓶收下。“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倒是你,我走了之后,一定要万事小心。”

“我知道。”柳岚汐朝着朔无月微微一笑,“我不是还有哥哥在嘛,不会有事的。”

南棠萧听她如此说,急忙点头保证道:“对,对。就算我有事,汐儿也不会少一根头发的。”

朔无月只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第二天,天还未亮朔无月便离开了。柳岚汐站在门口看着疾驰远去的背影,久久未动。

“汐儿,回去吧。”南棠萧看了一眼早已无人的街头,暗自轻叹,看来这有些事是拖不得了。不由得想起昨夜朔无月告诉他的一些消息,他是应该主动一些了,不能随时被动的等着挨打。况且,如今还有汐儿在他身边,不能像以前那般随意了。

“哥哥,你说他这一次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柳岚汐转过头看向南棠萧,一脸的担忧。

“他上战场也不是一两次了,你就不要太担心了。”南棠萧劝慰道:“男子汉大丈夫,汐儿,你应该知道他有他的追求。”

柳岚汐闻言,低下头,她也知道自己是想的太多了。朔无月就像是天上的雄鹰,战场便是他的天空,在那里他会飞的更高更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