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四十七章 刺杀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876 2016-09-15 13:24:08

  “消息准确吗?”离幽宫内,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响起。远远看去是一个身穿深蓝色长裙的女子,脸上带着一块同色面纱,只露出一双充满寒凉的眼睛。

“绝对不会有错,那天发生的事都已传遍了。而且我也询问过那天曾去参加宴会的人了,确有其事。”沈芊眼里闪过一抹狠厉,没想到她居然会是南棠家的人。“娘,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真的要和南棠家的人对上?”

女子看了沈芊一眼,没有说话沉思起来。过了约一盏茶的时间才开口:“先不着急,这事情透着蹊跷,我得去看看。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宫。”

“是,我这就去准备。”沈芊应了一声便下去了,离去最后看了女子一眼,只见她仍旧端坐于椅上,低头沉思,全身散发出的依旧是数十年如一日的阴冷气息。可好似又有那么一丝不一样,好像多了些孤寂。

五天后,果然不出朔无月所料,出事了。

“是个女子,蒙着面纱,不知具体相貌。”南棠萧将当晚受袭之事仔细的描述出来。

他在酒楼和朋友吃完饭后,经过一个暗巷时突然被一女子拦住去路。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阻拦与我?”

“你父亲是萧睿,母亲是秦姝?”女子沙哑的声音在空旷的巷子显得略微阴森。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南棠萧大概知道女子是谁了,“你离幽宫的人可是想清楚了,真的要与我南棠家作对不成?”

“哼,没想到当年你竟被南棠镜那个老匹夫给收养了。”女子冷哼,不屑的说道:“南棠家虽说产业遍布各国,可族中子弟却不通武道,这点儿我离幽宫还没看在眼里。今天我如果杀了你,当家少主身亡,家主无子继承其位,南棠家必生内乱,谁还能管我离幽宫如何。”

“看来你将南棠家调查的很是清楚。”南棠萧微微一笑,“可你确定你都查清楚了吗?你以为南棠劭与你暗地里勾结就没有人发现吗?”一个大家族里不可能人人都是安分守己,总有那么几只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闹腾的地老鼠,南棠劭便是其中一个。

早就知道南棠劭对他不满已久,这次在汐儿的事情上也是大加反对,被家主强行压下后更是心生怨恨,暗地里和人勾结想要夺取家主之位。发现他与离幽宫的人接触后,南棠萧将计就计,利用他传出虚假消息引诱离幽宫。

“废话少说,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南棠家可是还有人能胜得过我的?”女子说完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提剑迎面攻了上去。

南棠萧凝神认真接招,两人过了不过三十来招,南棠萧便渐渐感到吃力不敌。就在女子手中长剑袭来,眼看南棠萧躲不过去之时,突然从他身后暗巷中飞来一个暗器将女子长剑打偏,发出“叮”的一声。

“谁?”女子眼神凶狠的看向暗器袭来之处,只见一个身影慢慢走了出来,是一个约年过五旬的老人。

“大长老,你可算来了,要在迟一步我就小命不保了。”南棠萧朝着来人抱怨。

大长老对着南棠萧弯腰作揖请罪,“宗主恕罪……。”

南棠萧最不喜欢的就是大长老他们这一套,挥挥手不耐道:“算了,我未怪罪与你。”

大长老这时才看向对面的女子,一改刚才对着南棠萧的恭敬,气势瞬时变得强劲起来。“你是何人,为何在此截杀我们宗主?”

女子看着老者不语,她能感觉得到那是个强者,如今若以她一人之力对上他二人,胜算实是不大。正当她沉思着该如何抉择之时,南棠萧开口了,“确实南棠家族极少有人习武,可那不代表我身边就没有高手了,别忘了我应该姓萧才对。”

“哼,你以为就凭你们能抓住我?”女子嘲讽的说道:“你倒是比你那死去的爹要聪明些,就跟你那不要脸面的娘一样奸诈。”现今她也知道是南棠萧故意引诱她前来的,那个南棠邵果真是个废物。

“住口,主子岂能让你随意辱骂。”大长老厉声喝道。

南棠萧一个眼神看过去示意大长老冷静,“你与我家人到底有何深仇大恨,竟能如此狠毒的灭了满门?”

“满门?不是还剩下了你与你妹妹两个小贱种吗?”女子说着眼中充满了恨意,“父母之债子女偿之,此生我与你们至死方休!”

南棠萧见她如此,知道此时是问不出什么,向着大长老使了个眼色,二人一起向女子攻了上去。几个回合下来,女子渐渐不支处于于下风,几个招式之间便被大长老一掌击中背心,鲜血瞬时从口中吐出。

就在这时从暗巷中突然又冲出一群女子,领头的便是沈芊。她上前扶住蒙面女子,关心的问道:“娘,你受伤了,要不要紧?”

“无碍。”蒙面女子摇摇头,哑声说道:“你不是他们对手,我们撤。”

沈芊点头,让其他人断后,她带着蒙面女子快速的离开。

南棠萧和大长老被其他人缠住,到最后还是让那个女人逃了。

“哥哥,你没受伤吧?”柳岚汐听完后,上上下下将南棠萧打量一番。

“没有,大长老来得及时,只是没有抓住那个女人颇为可惜。”不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女人眼中的恨意直到此时他都还能记清。“她对爹娘的恨意好似很深,究竟当年是出了何事?”

“那个女人既然认识南棠镜,我想他应该知道些什么。”朔无月看向南棠萧,“他就没有告诉过你,有关你父母的事?”

“没有,爹从来不和我谈论那些往事,估计是不想让我活在仇恨中吧。我已经让大长老带信去找我爹,最迟后天就能收到消息。”南棠萧说着看向朔无月,“你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走?”

“最迟三天后。”现在各路人马已经集齐,趁现在苍郁国还未发现,正好打他个措手不及。要不是这事拖不得,他也不会出此计策利用南棠萧诱敌,趁着在他走之前确认此事。

“这么快?”柳岚汐一脸讶异的看向朔无月。

“玄飞那边差不多准备好了,我过不了多久就得出发,我走了以后你们万事小心。”看现在的情况,离幽宫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能解决的。

“我和你一起去。”柳岚汐毫不迟疑的开口要求。

“不行。”朔无月想也没想的拒绝了,“战场刀剑无眼,太危险了。”虽然留她在此也是有着一些潜在危险,那也总比跟着他去安全许多。“再说了,你不想查清离幽宫的事了?留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柳岚汐想了想,他说的也有道理,她不可能丢下哥哥不管的,尤其是现在离幽宫已经知道了哥哥的身份。“那好,你在外面多加小心。”

朔无月点点头,“我会的。”

南棠萧看着朔无月对着柳岚汐一脸柔情的样子,不禁想到那天在书房内和他说的那番话。

“你让我公布与汐儿是兄妹的事,是不是想借此引出离幽宫的人?”南棠萧最初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后来再静下心来一想便知晓他的用意了。“你怎么就确定他们会上钩?”

“离幽宫大长老与你父母有着深仇,而汐儿最近一月的踪迹都被我刻意的隐去了”

朔无月只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南棠萧便明白了。离幽宫因为父母的原因一直想要除去汐儿,如今她失了踪迹,刚好他这个哥哥又出现了,不管真假离幽宫的人必会前来一探究竟。而且最有可能的会是离幽宫大长老亲自前来,这样只要抓住了此人,也就明白十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这个计划倒是可行,不过你这么急着想要解决此事,是那边快要开战了?”

“现在局势复杂,同苍郁国一战迫在眉睫,离幽宫处在暗处我放心不下。”

南棠萧听后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白了你就是不愿利用汐儿让她处于危险当中。”所以才抛出他这么个靶子给离幽宫。

朔无月淡淡的睨了南棠萧一眼,反问,“难道你又愿意?”

南棠萧就此被噎住,他当然不愿意汐儿会有危险!

回过神来,南棠萧看着朔无月与柳岚汐柔情蜜意的模样,不由感叹朔无月对汐儿确实很好。轻叹一声,轻轻退出房门,将空间让给他们二人。接下来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了,就暂且便宜朔无月一下。待他走后,汐儿便又是他一个人的好妹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