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四十五章 计划之始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375 2016-09-13 13:02:02

  郦湳城府衙内,柳岚汐柳眉微蹙,“还是没有三哥哥的消息?”都已月余却还是没有消息,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朔无月摇摇头,安慰道:“你放心,他身手不错,至今也没什么坏消息传回,应该是安全无虞。”

“希望如此。”柳岚汐也只能如此想了,转而说道:“听说朔烨宁派人来了,他倒是心急的很。”语气尽显嘲讽,当初攻下秋瞑国后,朔无月只收回当初被秋瞑国抢占的翎玥国城池后便不再出兵,只驻扎在此地。“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朔烨宁暂且先不管他,玄飞传消息回来说苍乾想要与我们联盟共同攻打翎玥国。”

“联盟?”柳岚汐到是不意外苍郁国的这一举动,笑了笑,“那他倒是要失望了,以为谁都和朔烨宁那般蠢笨。”

“嗯,朔烨宁蠢笨也不是一朝一夕了,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朔无月淡笑着附和,“苍乾这一举动不过是试探之举,看我们是否与朔烨宁结盟了。”

“那是他不知道这幕后之人是你。”当初苍乾与朔烨宁结盟截杀朔无月,转而又趁机联合秋瞑国攻打翎玥国这不耻的行为毕竟只有少数人知道。再者朔无月在他们眼中早已是逝去之人,所以才有如今的试探。柳岚汐嗤笑,“你说他要是知道是你,还会傻得来找你联盟。”

“嗯,也对。”朔无月点点头,眼眸微眯,“看来这郦湳是不能再呆下去了,明天我们就起程前往慕城。也是时候送个大礼给苍乾,不然怎么对得起当初的截杀。”

慕城,三国交界之处,在三国战乱之初便被秋瞑国占领,如今与苍郁国边城平雁城相邻。看着城内忙碌的人群似乎并没受到战火的侵扰,柳岚汐放下车帘偏过头看了看坐在身边的人。她知道这都是朔无月吩咐下去的,两军交战祸不及城内百姓,不得随意烧杀劫掠,违者重处!

“看我做什么?”朔无月放下手中的书,撇头看向柳岚汐,不明白她突然间变得亮晶晶的眼睛是为何?

“没有,就是想看看你,我发现你真的很好!”柳岚汐脸上笑容灿烂,眼里也是挡也挡不住的笑意。

“才发现本王的好?!”朔无月挑挑眉,戏谑道:“本王对你可是一直很好。”

是啊,很好,怎么不好呢!柳岚汐笑着伸手攀上他的手臂,头靠在他的肩上,整个人快挂在他身上一般。朔无月这人虽然有时冷厉绝情,不太把人放在眼中,都说他似人命如草芥,可又有谁知道其实此人心中装着大爱呢!

朔无月不明白她突然间为什么这么欢喜,不过看她欢喜他心里也就和吃了蜜糖一般欣喜,嘴角微翘挂着淡淡的笑容任她拉着靠着。

马车一路行驶来到一座别院门前,南棠萧早就等在大门前了。朔无月此时脸上戴了一个银色面具,他先从马车上下来对着南棠萧轻轻颔首,再转身扶着柳岚汐从马车上下来。

“哥哥……”柳岚汐脸上也蒙了一块轻纱,双眼明亮含笑的看向南棠萧。

“一别余月,汐儿过得可还好?”南棠萧笑着回应她,“气色看起来不错,王爷把你照顾的很好,如此我就放心了。”一边说着一边将他们请进屋内。

稍作休息用膳过后,几人便去了书房议事。

“汐儿早先托我准备的粮草、军资我已经备妥,不知王爷接下来有何打算?”南棠萧直接开口切入主题。

“攻下苍郁国。”朔无月说着眼里闪过一道厉色,“目前朔烨宁自顾不暇,苍郁国刚征战不久,正是拿下它的好时机。我来时便已经通知玄飞做好准备,苍郁本王誓在必得!”

“苍乾可不是个等闲之辈,要拿下他可不易。”南棠萧打量着朔无月,“王爷可是有何良策?”

“良策?”朔无月微挑眉,淡然开口道:“两军交战哪有这许多良策,在战场上靠的都是真本领。当初能拿下秋瞑国不过是时机刚好,且战场形势复杂多变,不是光用计谋便是可行的。如今我们手里掌握着秋瞑国的兵力,虽与苍郁国还是有所差距,可要拿下它也并不是不行,古往今来战场上以少胜多的事迹可是不少。”

“王爷说得在理。”南棠萧点点头,“战场之事萧知之甚少,王爷自幼熟读兵法,年少时便随着先皇领兵征战,此次定能旗开得胜。”

“承你吉言。”朔无月说完便看向柳岚汐又转了个话题,“离幽宫就在苍郁国境内,早前我便吩咐玄飞查探,发现离幽宫众人并没有接到说要刺杀你的消息。”

“那会不会弄错方向了?”南棠萧疑惑的看向朔无月。

“不会。”柳岚汐摇摇头,“朔无月你还记得当初寻找红莲时,我曾在乌城避开暗卫出去过,那时就是去见了离幽宫的人。她告诉我杀我就是因为我母亲的关系,所以这绝不会出错。而且那个人你见过的,当初在璃城郊外你将她打伤那位。”

“是她!”朔无月挑眉,手指轻轻的敲了几下桌面。“那女人当真是胆大,我当初下令离幽宫众人不得出入翎玥国内,不想她还跑到眼皮子底下了。”说完斜睨了柳岚汐一眼,“你当初回来后反常便是因为她?”

“嗯,当时我从她口中得知自己身世有问题,可当初对以前的记忆毫无,整个脑袋里乱成一团麻,所以那时很迫切的想要恢复记忆。”

“那个女子叫沈芊,是离幽宫大长老的义女。”朔无月懒懒的开口,早前他就让人去查那女子了,毕竟离幽宫是江湖门派与朝廷之间并无多大联系,对它的消息知道的可谓不多,而那个女子便是目前他们唯一知道的突破口。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南棠萧在一旁听得迷迷糊糊,一时间不明白他们说的女子是谁。

“如果没猜错,与你们母亲之间有关联的应该就是离幽宫的大长老。至于是什么关系目前不清楚,不过知道了这些往后查起来就更加方便了。”朔无月淡淡的看了南棠萧一眼,“你与汐儿是兄妹的关系除了王府内没有多少人知道,现在你去将消息散出去,并在望月楼大摆宴席以示庆贺。”

南棠萧不明白他突然间提这么一个要求是为何,不过也没反对,柳岚汐是他妹妹的事他很乐意让天下人所知道。这么一决定当下便离开吩咐手下之人去办,一定要热热闹闹声势浩大才行。

看着南棠萧急切且带着欣喜的背影,柳岚汐想要说的话也给咽了下去。偏头看向一旁慢悠悠喝着茶水的人,“朔无月,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放心,总不会是毒药。”朔无月轻轻放下茶盏,绕开话题,“这茶清香甘甜,汐儿何不试上一试?”

柳岚汐见他不愿再多说,也未过多追问,总不过不会伤害她便是。

没过多久,望月公子流落在外多年的妹妹找着了,将要在慕城大摆宴席庆贺的消息便传得四下皆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