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四十三章 久别重逢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3287 2016-09-11 19:58:25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五月中旬,天气渐渐炎热起来。两匹快马在官道上急速奔驰,马蹄扬起一阵阵尘土。

南棠萧一边骑马,一边时不时地看向一旁的柳岚汐,就怕她身体上有什么不适。他们刚刚收到朔无月在慕城的消息,柳岚汐是拦也拦不住的要下山,多番劝阻无果后,南棠萧只得跟着一起来。

柳岚汐抬眼看着眼前的望月酒楼,心里感触颇深。当初从这儿潇洒离开,现在却又急切的回来,兜兜转转间都似离不开,这一切都只不过因为他。

“公子,小姐……”南棠萧和柳岚汐进了里面,掌柜的急忙上前行礼。“王爷已经在里面了,属下这就带您二位过去。”

“不用了,你忙你的,我自己带汐儿过去就成。”南棠萧说完领着柳岚汐向楼上的厢房走去。

推开门来柳岚汐便见着朔无月倚窗含笑的看向她,看着眼前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人,刹那间眼泪流了下来,她就知道……他还活着!

朔无月看见柳岚汐流泪,脸上的笑容立马不见了,急忙上前将她抱住,在她耳边轻语:“汐儿莫哭……没事儿了,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朔无月……你去哪儿了?我以为你……以为你……”柳岚汐趴在他肩头哭着,眼泪很快便浸湿衣衫。

朔无月感到衣衫下肌肤的灼热,心也像跟着被灼伤一般疼痛。轻轻拍着柳岚汐的背部说道:“是我不好,汐儿莫哭了,哭多了伤身。”

南棠萧也在一旁劝道:“好了,不哭了,不哭了。他人没事这不是很好嘛,仔细你的身子才刚刚有些好转,你忘了司长老所说,切忌大喜大悲。”

朔无月听到这话,立马将柳岚汐放开仔细的察看她的脸色,担心急切的说道:“汐儿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我让子钰来给你看看。”

不提这还好,一提到这儿南棠萧就有一把怒火在心里烧着。恨恨的看向朔无月冷哼一声,“你还好意思问?!我把汐儿交给你,你人却突然间消失不见,对她不闻不问,你就是这么对她好的?还有,为什么她会不明缘由的沉睡,你不是说她的毒已经解了吗?”

想到当初他带着汐儿回到云浮山上没多久,她就陷入沉睡中。司长老想尽办法才使她醒来,他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朔无月听他说完后脸色立马一变,扬声把在隔壁厢房的君子钰叫了过来。

“怎么了,你急吼吼的叫我作甚?我说你这夫妻二人久别重逢的,不好好一叙相思之苦,叫我这……”君子钰从隔壁叽叽歪歪的念叨着过来,在看见朔无月沉着的脸时,剩下的话直接咽嘴里了。

“你快过来给汐儿看看。”朔无月出声催促道:“她在云浮山陷入沉睡,刚醒来。”

君子钰闻言,也不再耽搁,疾步上前为柳岚汐诊治。

“如何?”朔无月看向君子钰,见他面色严肃,毫无以往的嬉笑,心下一沉。

“不是太好。”君子钰收回替柳岚汐把脉的手指,“沉睡了许久,身体虚弱还未复原就一路奔波劳累,如今务必好好休养。至于沉睡……我至今也无法。”君子钰摇摇头,转头看向南棠萧问道:“她在云浮山是怎么苏醒过来的?”

“是司长老救过来的,还有这药丸儿也是他给的。”南棠萧说着将一个小白瓷瓶递给君子钰,“长老说汐儿这情况应当是中了什么毒。”

君子钰倒出一颗药丸闻了闻,“这司长老看来也是医术高深之人,不过这药丸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如果可以,我能见见那位长老,说不得我二人能研制出解药来。”

“好了,我又不是没救了,你们沉着张脸是作甚?”柳岚汐看着南棠萧及朔无月脸色不太好,知道他们又担心了。故作轻松的笑着说道:“有子钰和司长老在,我不会有事的。”

南棠萧这次却没轻易被她糊弄过去,转头看向朔无月厉声质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说完便被一旁的君子钰给拉着往外走去,“走,走,你这没眼力劲儿的。想要知道什么我来告诉你,就不要打扰他们,这久别重逢的新婚夫妇了。”

在关上门的瞬间,君子钰朝着朔无月挤挤眼,兄弟我帮你搞定,要怎么谢我!朔无月轻轻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看向柳岚汐,“汐儿,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自责的眼神,摇头道:“我知道这不怪你。”

朔无月看着柳岚汐信任的目光,轻叹一声将她轻轻抱住,歪头在她脸颊耳边蹭了蹭。“我早就知道皇兄想要对付我,可是没想到会是我们大婚那天。你被带走后我接到一封信说你有危险,于是我便带人闯入宫内……”

早在接到信的瞬间他便明白这是个陷阱,可他还是去了,只因为那里有她,他放不下她。

刚进入皇宫便被人重重包围,不一会儿便听见人群中有人扬声吼道:“璟王勾结苍郁叛国逼宫,陛下有旨杀无赦,谁能取得璟王首级官拜三品,赏金万两。”

朔无月双眸凌厉的看过去,嘲讽道:“我说哪家的狗不长眼,竟敢对着本王乱吠,原来是宰相大人。”

“你……”傅广被他骂作狗,气的脸色铁青,愤怒的对着朔无月冷哼一声:“逞一时口舌之快,我看你今天是插翅也难逃。”说罢,周围宫内围墙之上便出现一批弓箭手,“璟王,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祭日。”

朔无月看着这一切,冷笑。“是不是我的祭日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话落便见着一道黑色人影闪过,傅广的人头瞬间落地沿着地面滚了几滚。

众人被这一幕惊住了,直到一声怒吼才回过神来。“璟王,你真是胆大包天,堂堂一品大员你说杀便杀,真当朕这个皇帝是个死的。”朔烨宁一身明黄锦袍正在大殿门前怒视着朔无月。

朔无月冷冷地看向朔烨宁,“对本王不敬之人有何杀不得?”

“你……”朔烨宁气的全身颤抖,“你究竟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你真的想要造反?”

“造反?”朔无月冷嗤,“这皇位当年我就不想要,如今更是不屑。不过如今到这一步也是你逼我的,丝毫不顾手足之情,这皇位你断是不可能再坐了。”

“放肆,朕的皇位岂容你来评断。”朔烨宁最恨的便是他这模样,自己追求一生的皇位在他眼中不值一文,偏偏他手中的权利还超过了他这个皇上,什么都得被他制衡。

自己还是皇子之时便处处被他压下一头,当了皇上还是受他压制,难不成这一生都得受限于他。念及此处,眼中狠厉乍现,“来人,璟王谋反逼宫,给朕拿下,死活不论。”

话落,底下兵将全都朝着朔无月一行人攻了过去,瞬时一片刀光剑影,哀嚎不断。

“我被人偷袭受了重伤,子钰便将我带去玉君山。等我醒来已经是九天后了,我便派人去寻你,可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你的消息。”朔无月说着将柳岚汐紧紧抱住,当初知道她消失找不见之际,他几乎都快疯了。要不是子钰威胁他,不给汐儿治病,他早就下山来寻她了。

柳岚汐闻言算是明白了,那时候她已经随哥哥离开,去了云浮山陷入沉睡中。哥哥又将他们的踪迹完全掩盖掉,怪不得他手下之人寻不到。直到最近她苏醒过来,哥哥架不住她的请求,去查朔无月的下落,然后才会有了今日的重逢。

“那皇宫出现的璟王尸身又是怎么回事?”虽然当时她不愿相信传言,可是哥哥偷偷去看过,确定是他没错。

“那是我早就找好的一个死囚,经过子钰的易容一般人看不出来。”朔无月早在进宫前便安排好了一切,可他还是算漏了一点,让人趁机偷袭受了重伤,所以才没有来得及将她带走。

“他丝毫不顾手足之情,不惜联合苍乾一心置我于死地,如此我便成全于他,我倒要让他看看与虎谋皮的下场。”果然不出他所料,他身死的消息刚刚传出,苍乾便背信弃义联合秋暝攻打翎玥国。

听着他冰冷无情的话语,柳岚汐一瞬间意识到这才是那个传说淡漠寡情,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只为自己肆意而活的璟王。与他在一起久了,受着他的照顾疼宠,险些都将这些忘了。

朔无月看着柳岚汐久久不说话,知道以她的聪慧必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是否觉得我太过无情,为了一己之私,视人命如草芥?”

“没有,只是突然间想到我们当初见面之时,你也是如此极尽谋算与我。好久没有见你这样了,一时间有些失神而已。”柳岚汐知道以如今的局势三国迟早生乱,朔无月这样做不过是将战乱提前而已,只是那些百姓到底是无辜了些。

“你为什么要诈死?”柳岚汐蹙眉,想不明白他为何如此。

“因为要乱,我就必死!”

朔无月轻轻的吐出这么一句,倒是让柳岚汐震惊无比。眼眸睁大的看向朔无月,下一瞬便明白他所说是何意。三国中以翎玥国最为强大,然璟王在翎玥国是不败的传说,有他在翎玥国便可边境安稳,国泰民安。他若一朝身死,边境必将战乱横生,那时三国间薄弱的牵绊必将断裂,三国乱矣。

她不会去否定朔无月所做的这一切,也没有立场去指责他什么,她与他不过都是一样罢了。

“还记得我曾告诉过你,我也不是什么善人。”

她轻轻的一句话语立时让朔无月唇边含笑,眼眸放光。他就知道自己没选错人,她足以与自己并肩而立,笑看天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