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四十一章 浮生梦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201 2016-09-09 18:32:02

  时间慢慢划过,不知不觉间竟到了春分时节。春雨淅沥沥的下了一夜,绿叶红花经此洗礼显得更加美丽娇艳。柳岚汐静静的低头把玩手中的玉佩,想起今早柳韶宣临走时的话,心里五味陈杂十分不是滋味。

“汐儿,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柳韶宣看着眼前愈发出落得亭亭玉立之人,心里酸涩不已。“我有些话搁在心里许久了,如今再不说,怕是以后更没有机会了。”

“三哥哥……”

柳岚汐刚刚才一开口便被柳韶宣打断了,“汐儿你不要说话,听我把话说完。还记得你离开之时我让若风交给你的玉佩吗?那是我母妃留给我的,她说让我以后交给我最爱的人,所以我让若风给了你。”

柳岚汐听到此处眼瞳一缩,不可思议的看向柳韶宣。只见他嘴角轻笑,一片苍凉的说道:“不过我知道,现在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看到你和璟王如此恩爱和睦,我知道我们终是错过了。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如果当初没有将你送往此处,我们是否有……”

“没有。”柳岚汐大声的打断他的话,看着他眼神坚定的摇头说道:“三哥哥,我从小一直便依赖着你,喜欢你,可那仅仅是妹妹对哥哥的喜爱,绝无其他。”

“嗬……”柳韶宣嗤笑一声,涩涩的开口道:“汐儿,你果真是冷硬心狠,早在你失忆之时我就应该想到了。罢了,我如今这一问,不过是为自己日后做个了断。你也不必放在心上,从今往后我只会将你看做妹妹。父皇身体日渐下行,这次回去后你与璟王成亲,我可能不能来了。那玉佩你也留着吧,算是我送你的嫁妆,愿你和璟王白头偕老儿孙满堂。如果以后需要我,可随时来找我,我会一直是你的三哥哥,玉佩为证,决不食言。经此一别相见遥遥,汐儿……保重!”

说完转身策马离开,扬起一阵阵尘土。柳岚汐看着他决绝快速离去的背影,眼泪扑簌簌的落下,喃喃道:“三哥哥,保重……”

“汐儿,想什么呢?叫你好几声了都没反应。”朔无月的声音将柳岚汐的思绪拉回,她抬头对着朔无月敷衍的笑笑,“没什么,就是三哥哥走了,心里有些不舍难受。”

“从我有记忆起,我就和三哥哥一直生活在一起。他教我读书写字,陪我玩闹嬉戏。十几年来我一直被他宠着长大,他在我的生命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亦父亦兄,这是没有谁可以替代的。”柳岚汐轻轻的开口,声音听起来有着淡淡的忧伤,“那次毒发后,我是受不了三哥哥对我的欺骗,下意识的去逃避,后来就把关于他的一切都忘记了。他总是一次次的包容着我,从无怨言,今天我又再次的伤了他,他说得对,我就是个心狠的,把他说忘便忘,总是一次次的伤他的心。”

柳岚汐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朔无月今天虽有事无法前去送行,但柳韶宣对柳岚汐说的那番话他还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他对柳韶宣既是嫉妒又是钦佩,与柳岚汐从小一起生活的感情是他无法取代的,同时也知道柳韶宣是个君子,没有利用他们之间的十多年情感来对汐儿纠缠不清。

“你今天拒绝了他,才是对他最好的。”朔无月伸手轻轻的将柳岚汐脸上的泪水抹去,“既然无法给他想要的,那么就不要给他任何的希望,长痛不如短痛。再者他今天告诉你这一切,说明他也是看开放下了,必是不希望你一直执着与此。”

“我知道,直到最后三哥哥也没有让我为难。”可想起最后柳韶宣策马孤寂的背影,她还是十分难过。“希望三哥哥以后能找到与他心意相通的女子,一生幸福和睦。”

“会的。”朔无月看着柳岚汐,心里有几分庆幸。其实柳韶宣一开始就注定了与汐儿无缘,从将她宠着长大,又一直不告诉她真相,他们之间就不会有结果。就算后来汐儿忘记一切后,却又将她送到了他的身边,错过了又一次的机会。

柳韶宣还是太过于优柔,如若强势一些,那么他与汐儿又将会是另一番情景。他知道柳韶宣将汐儿送过来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想要借助他的内力去替她解毒。所以注定了汐儿只会是他的王妃,是柳韶宣的妹妹!

“其实柳韶宣并没有利用抛弃你。”朔无月想了想,忍不住开口道:“他联合皇兄搞了这么一出和亲的幌子,其实是为了让我替你解毒罢了”

柳岚汐有些诧异的看向朔无月,没想到他会替三哥哥说话。“嗯,这个我早已知晓了。”柳岚汐点点头,“在你受伤那晚三哥哥曾说替我解毒需要一种独门内力辅助,那时我没有太在意,后细细想来便明白了他当初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因为知道了,才觉得更加对不起柳韶宣,就因为当初的一次欺瞒,自己就将他完全否定,是否对他太过严苛了?!

“不过,为什么你的内力可以解毒?”柳岚汐有些好奇的问道:“是什么毒都可以解吗?”

朔无月摇摇头,“能解的只有浮生梦。我小时候曾遇到一白头老翁,我的武艺便是他所传授。后来才知晓他是子钰的师叔,江湖人称白头翁,而浮生梦的解法便出自他的师父石决明!”

石决明乃玉君山几十年难遇的医学奇才,年仅弱冠医术便已成为山中佼佼者,尤其在制毒解毒方面更是无人能及。偏偏此人性格乖张孤傲,在他弱冠之后便离开山中出去闯荡。三年后,他带着一身中奇毒的女子回到山中医治,两年后女子毒发身亡,石决明从此便疯癫一般闭门不出,直到他死前才研制出解药。

“那女子中的便是浮生梦。没有人知道石决明那三年去了哪儿,浮生梦又是哪儿来的?所以此毒在江湖中只是传说,解法更是少有人知。”朔无月说到此处顿了顿,接着说道:“此毒我也只是听子钰提起过,具体的不是很清楚。”

柳岚汐听后垂眸沉默了一番,“所以,找到浮生梦便找到了杀害我家人的凶手?”

“这也不一定。”朔无月摇头否认,“不过这也算是一个突破口,再加上离幽宫总能查出些什么来。”

“嗯,现在也只能慢慢来了。”柳岚汐点点头,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年,许多的线索也烟消云散,要查出真相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