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三十九章 幼梓害怕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986 2016-09-07 18:16:02

  不一会儿,君子钰便来到室内,给朔无月看过后说道:“算你命大,现如今只需安静修养便可。”

“那他的内力现还可恢复多少?”柳岚汐抬眼看向君子钰。

“内力?”君子钰嘴角轻扯,斜斜的瞟了朔无月一眼,略带讽意的说道:“他能保住性命就已算不错,还想恢复内力?这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可是……”柳岚汐话还未说完便被君子钰打断,他不耐的说道:“没有什么可是,他当初为了救你,内力仅剩三成不到,受伤还未修养好转却又受此重伤,如今他内力所剩无几,想要恢复除非大罗神仙下凡。”

柳岚汐看着君子钰知道他是怨着自己的,如若不是她朔无月也不会变的如今这般。朔无月在一旁看着一切,忍不住出声维护柳岚汐,“子钰,就算没有内力那又如何?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好,好……”君子钰怒极反笑,“你是自愿的,我算是多管闲事,早知如此我何必费力救你性命。反正你为了她是什么都不在乎了,我这就回玉君山,省的在这儿碍你的眼。”说完此话君子钰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本来他不过是发发牢骚,看着朔无月为了柳岚汐成了如今这模样,他是有些埋怨柳岚汐的。可他也知道不关她什么事儿,朔无月是什么人他还不清楚吗?那就是个有主意的主,只要认定了,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了。

可未料到,他不过就是稍有不满,朔无月就如此维护她。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朔无月这是怎么了?看着他躺在床榻上病弱的样子,自认识朔无月以来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今天也不过是关心则乱,语气态度是有些不好,却遭他如此待,真是让他心里失望不已。难道他们十多年的情谊还比不上他和柳岚汐这短短半年?

“这子钰,什么时候变的如此易怒了?”朔无月看着君子钰怒气冲冲的背影,不由得摇摇头,吩咐丁尧去看看。他知晓子钰只不过是说气话,是绝对不会就这样离开的。

“我知道他没有恶意,左不过就是看我害你变的如此,心里不愤罢了。”看着朔无月欲言又止的样子,柳岚汐理解的说道:“我知道他是为你好,我不会在意的。”

“子钰这人,表面看着风流不羁,实则就跟幼梓差不多。”朔无月将柳岚汐的手重新握在掌中,“他对你其实没有嫌恶,刚只是发泄对我的不满而已。”他知道子钰只是不满他将汐儿看得比什么都重,自他和子钰相识以来,子钰其实将他的性命看的比自己的还要重要,如今他这满不在乎的态度多少是惹到子钰了。

“你这是将他比作五岁小儿吗?”柳岚汐轻笑着看向朔无月,其实对于君子钰的不满她是理解的,换做是她遇到这样的事,心里恐怕也不见得会比这好过。

“提到幼梓,你是为了他才受伤的吧!”柳岚汐替他伸手拉了拉被子,“幼梓没出什么事儿吧?”

“幼梓无碍,只是估摸受惊不小。”

“嗯,那你再休息一会儿。”柳岚汐看着朔无月依旧苍白的倦容,知道他刚醒来不宜说太多,现如今不过是强撑着和她说话。“好好的尽快恢复身体,不要让我担心了。”

朔无月从醒来到现在确是有些累了,没有多说什么就躺下歇息了。

柳岚汐等他睡熟之后便出门寻找君子钰去了。

“他的内力真的无法恢复了吗?”柳岚汐明眸认真的看向还是有些气愤的君子钰,“如果用红莲能否有法子可行?”

“你有红莲?”君子钰听她这么一说眼神瞬间亮了,一甩刚刚的骄傲自负,很是狗腿的说道:“我早就想要一株来炼药了,你有多少?”说得红莲跟她家大白菜似的,满院子比比皆是。

“嗯,如果能恢复朔无月的内力,我可以给你。”柳岚汐淡笑着对着君子钰说道:“我知道要恢复到以前那是强人所难,只要你能让他恢复以前的五成,我就给你红莲。”反正哥哥和云浮山好似有些关联,到时找他要红莲应该不难。

“好,成交。”君子钰一听她的条件立马答应,就怕她反悔。其实不用她说,他也在找方法让朔无月尽快恢复内力,如今有便宜不占是白痴。

柳岚汐看着君子钰喜滋滋得模样,知道自己这一步算是走对了。医者总会对世间难得药材有一种狂热的喜爱,她知道就算没有任何好处君子钰也是会帮朔无月的,她这么做不过是投其所好,想要缓和一下二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好喝吗?”柳岚汐细细的查看朔无月,在朔无月这几日的休养期间,她特意跟着厨娘学了一些补养汤食的做法,由刚开始的难以下咽慢慢变得香醇可口。

“嗯,好喝。”朔无月淡笑着点点头,“汐儿这几日辛苦了,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这几日的汤食倒是帮了我许多。”

“你就最会哄我。”柳岚汐嗔笑着看了朔无月一眼,“这话要是给子钰听见,恐又得找你闹腾了。”这几日,她不仅在煮汤食上一天天进步,就连和君子钰的关系也有所提升,二人因朔无月的病慢慢倒也成了好友。

朔无月不在意的笑笑,“今天子钰是一早就离开王府了,没可能会听见的。倒是今天的鸡汤喝起来比较特别,感觉有种淡淡的果味清香,倒是从未喝过。”

“嗯,我今天特意在鸡汤里加了酸果汁,喝起来就没有那么腻,还有股清香味。”柳岚汐颇为骄傲的炫耀,这些日子的努力辛苦总算是没有白费。“如果你喜欢,以后就这样做。”

“小叔叔,小叔叔……”幼梓清脆的声音自门外地传来,柳岚汐抬眼看去便见一个红红的身影呼啦一下窜到朔无月跟前。“小叔叔,你没事了吧?那天我看见你吐了好多血。”幼梓伸出他白胖的小手将朔无月的衣袖紧紧的捏住,大大的眼睛泪花闪闪,满脸的担忧害怕。

“无碍,只是小伤,已经痊愈。”朔无月淡淡的说道:“是你父皇放你出来的?”

“嗯,我去求了父皇好久才,让他放我出来看你。”幼梓嘟嘟嘴,对他父皇透着几分不满。

“幼梓那天没吓到吧?”柳岚汐轻声开口问道,“晚上还歇息的好吗?”

“小婶婶……”幼梓听她轻言细语的问候心里一暖,瘪瘪嘴,眼泪似流水般落下。转身抱住柳岚汐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呜哇……我害怕,晚上睡觉总是看见小叔叔吐了好多血,小婶婶……呜呜……”

“幼梓乖啊,没事儿的,没事儿的。”柳岚汐伸手回抱住幼梓,轻言哄道:“你看你小叔叔不是好好坐那儿嘛,那些都是假的,不用怕啊。告诉我,你最近有没有好好睡觉?”

幼梓埋头在她怀里,摇摇头抽噎着回答:“我……我不敢睡,一睡觉就会看见好多血。”

柳岚汐听他这么一说,眉头微皱,更加心疼他了。小小年纪就经历了这么一场血雨腥风,看他眼上的黑影,她还猜想是夜间惊梦所致,哪想这孩子根本就是好几日不敢闭眼休息。

“幼梓乖啊,你小叔叔没事,不怕了啊。”柳岚汐伸手将他抱坐到腿上,轻轻拍着背部说道:“也没有什么血,那些都是你在做梦呢。”

不一会儿,幼梓的哭声便渐渐小了,柳岚汐低头一看,果然孩子已经慢慢睡着了。“放到我床榻上吧。”朔无月轻声开口,怕柳岚汐受累,伸手想要接过幼梓。

“不了,我自己来。”柳岚汐慢慢抱着幼梓站起来,轻轻地将他放到里屋的榻上,见他没什么异动才放心的离开。

“幼梓这孩子还真是让人心疼。”柳岚汐来到外间,看向朔无月疑惑地开口:“他在宫里的生活没人管吗?”

“他父皇不喜他,宫中众人又是些势力的,平日看在我的份儿上倒是没人敢苛刻他的衣食住行,可终归是没有个知冷暖的人来照顾他。”

柳岚汐听后点点头,她知道朔无月怕对幼梓太好反而使他遭人记恨,终究那是皇上的儿子,他不能管的过多。再者,幼梓又是住在宫内,如果出什么事他也是鞭长莫及。

“你这次遇害是不是与皇上有关?”柳岚汐只听柳韶宣提到过一些当时出事时的情况,今天看见幼梓后却又忍不住的猜想,堂堂皇宫大内几千羽林军把守,怎会突然冒出一批刺客,而且在朔无月失了大部分内力时恰巧就用幼梓做引,声东击西让朔无月受伤。

“嗯,与他有关。”朔无月垂下眼帘,淡淡的开口,“估计苍郁的人也在里面。”那晚的刺客有些武学招式看起来像是苍郁国那里的,而且都是些高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