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三十八章 受伤醒来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743 2016-09-06 18:16:02

  来到朔无月寝房门口便被丁尧拦了下来。“王妃,里面君公子正在为王爷治疗,吩咐我们谁也不得进去打扰。”

柳岚汐看着丁尧沉重的面色,轻颤着问道:“朔无月怎么样了,他伤的很重?”

丁尧点点头,艰难的开口道:“属下从未见过王爷受过如此重伤。”

话落,柳岚汐一瞬间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脚下一软,还好柳韶宣及时扶住才防止她摔倒在地。

“汐儿,你冷静一点,璟王不会有事的。”柳韶宣将她扶立着站好,“而且有君公子在,相信璟王会吉人天相的。”

“对,王爷不会有事的。”丁尧也出声说道,不知是安慰柳岚汐还是他自己。

柳岚汐听后闭眼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再次睁开眼已没有了慌乱之色,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的神色。她离开柳韶宣的搀扶,转身看向的柳韶宣,只见他一身白衣不复当初,前胸之处一片鲜红甚是刺眼。

“三哥哥,你没事吧?”柳岚汐担忧急切的开口,“发生什么事了,朔无月怎么会受伤的?”朔无月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如今能伤到他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我没事。”柳韶宣摇摇头,看向柳岚汐发白的脸色,“宴会快要结束之时突然冲出一群刺客,璟王是为了救一个孩子而受伤的。”

“孩子?”柳岚汐惊讶的睁大眼,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那怎会伤的如此之重?”

“汐儿你不知晓,璟王内力损失早已不复从前?”柳韶宣有些讶异于她居然不知此事。

“你说什么?”柳岚汐不可置信的看向柳韶宣,这怎么可能呢?想初见之时朔无月那登峰造极的武力让她震惊不已,中间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妥,如今这说法从何而来?“三哥哥是怎么知晓的,他的内力又是为何损失?”

“汐儿体内的毒是不是已经解了?”柳韶宣没有立即回答她,反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柳岚汐不明白的点点头,虽然中间出了点岔子,可君子钰告诉她毒确已经解了。

柳韶宣点点头,“那就没错了。”

“什么意思?”柳岚汐突然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朔无月是因为她才内力大损!

“汐儿你有所不知,你体内的毒除了几种难得的药材,还需辅以一种独门内力才能彻底解除。而且……解毒之时轻者内力损毁,重者还有性命之忧。”如若不是如此,他又怎会将她送往朔无月的身边。柳韶宣没想到,朔无月竟没有将一切告诉她。那他现在告诉她也不知是对与不对,汐儿恐怕是更加喜爱璟王了吧。

柳岚汐听了此番话,再看向一旁的丁尧,“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是王爷吩咐瞒着王妃的。”丁尧低低的应道。

柳岚汐心中一热,眼泪不由自主的便落了下来,她竟不知他为她付出了如此之多。其实她早该想到的,当初只为她缓解痛苦就已损失许多内力,何谈这次是彻底解毒呢!她解毒醒来后也曾问过他的情况,他只轻描淡写的回答一切安好,见他与平常无异,她也就未曾在意,谁知这一切都是骗她的。

柳岚汐泪眼蒙蒙的向门边看去,里面依旧静默无声,也不知朔无月现在怎么样了。正担忧之际寝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朔无月怎么样了?”柳岚汐急切的迎上前去。

君子钰脸色不太好,且额上布满了细汗,沉声说道:“现在命算是保住了,后期则要看他何时才能转醒,你们进去看看吧。”

柳岚汐进入室内便见朔无月安静的躺在榻上,如果忽略那苍白的脸色就似睡着了一般。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床榻,伸出有些颤抖的手轻轻的将他的手握住。平时温热有力的手掌这一刻却变得冰凉,柳岚汐再也忍不住的轻声哭泣。

柳韶宣和丁尧在后面看见这一切,都不约而同的退出门外,将所有的空间都留给他们。

朔无月这一次受伤元气大损,醒来已是三天后。蒙蒙睁开眼便见着柳岚汐趴睡在床榻边上,他的手还被她握在掌中,轻轻的一动柳岚汐便立马醒来。

柳岚汐看见朔无月睁眼正看着她,还以为又是自己的幻觉,一时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朔无月看着柳岚汐茫然的双眼,脸上还留有压在被褥上的印记,傻愣愣的样子让他笑了出来。

“汐儿,我想喝水。”朔无月虚弱的声音传来,柳岚汐急急忙忙的站起来给他倒了杯茶水,小心的给他喂下。

“你……”柳岚汐直到朔无月喝完水这一刻才发觉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她做梦。“你终于醒了,朔无月你这个大骗子……”说着便大声的哭了出来。

“汐儿,你怎么了,别哭啊,别哭……”朔无月也没料到醒来会见到这么一出,心里既高兴又心疼。高兴汐儿是因为担忧他才如此伤心,却又心疼她哭的如此伤心。只能轻言的哄着,“汐儿不哭啊,你看我这不是好了。都是我不好让你担忧受苦了……”

柳岚汐乍一见他醒来,心里本欣喜不已,一瞬却又哭了出来。连着几日都见他沉睡于榻上,要不是还有呼吸,她都快怀疑他是不是还活着,这一哭将这几日的委屈害怕全都发了出来。

丁尧在门外听见柳岚汐的哭声,心里一紧,迅速的冲入房间,大声问道:“王妃,是不是王爷出……”话还未说完便见着朔无月轻言哄着柳岚汐的一幕。

“王……王爷”丁尧高兴的看向朔无月,随即反应过来柳岚汐是为何哭泣了。“您醒了,太好了,属下这就去通知君公子。”丁尧边说着向门外跑去。

被丁尧进来一打岔,柳岚汐便渐渐止住了哭声,不然一会儿给君子钰他们看到她如此定是会笑话她的。

“汐儿不哭了啊,你一哭我又心疼了。”朔无月慢慢的想要坐起来,柳岚汐见状立马拿了个软枕垫在他背后,扶着他慢慢靠坐在床榻上。

“朔无月,你个大骗子。”柳岚汐吸吸鼻子,声音哭过所以有些翁嗡的。“从第一次见就设计骗我,认识之后你又一直都在骗我,你个大骗子,骗子……”

“汐儿为何这样说,除了聚宝斋一事是我设计,其余的我可没有骗你。”朔无月不明所以的急急撇清关系。

“你还说,你不仅是个骗子还是个傻子,天下第一的大傻子。”柳岚汐说着眼泪不由自主的又滑落下来。

朔无月见她这样也急了,轻轻将她眼泪擦去,问道:“汐儿,是出何事了,你为何说我骗你?”

“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要替我解毒你的内力将会失去?”柳岚汐定定的看向朔无月,只见他脸上神色一变,接着开口道:“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解毒之事危险重重,还瞒着我不说,就算内力已失,你也还是瞒着我。那次替我解毒你也受了内伤,还骗我说一切安好。你还说没有骗我?”

朔无月面对柳岚汐的质问,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在解毒这件事上他确是骗了她,因为她若知道真相又能怎样,还不是徒增困扰。

“汐儿若是知道解毒的代价后,是否会放弃?”朔无月只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柳岚汐听后哑然,这就是原因吗?怕自己会反对放弃,所以哪怕有性命之忧却还是瞒着。不得不说朔无月将人心看的很准,她若知道解毒会危及他的性命,哪怕是死她是绝不会同意的。

“汐儿,那些都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我不是很好吗?”朔无月笑着看向柳岚汐,“为了你就算是命也能舍,何况也只是损耗了七成的内力。”

“朔无月,你这个傻子。”柳岚汐咬咬嘴唇,心里一阵酸涩与心疼。“我不管以前如何,你答应我以后再有任何事都不能再瞒着我,骗我。”

朔无月看着柳岚汐坚定地眼神,知晓她是认真的,遂笑着点头应道:“好,我答应你,以后再有何事不再瞒着你,骗你。”

柳岚汐听他保证后,终是笑颜渐开,心里感到很是满足,有这么个人陪着她,一生足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