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三十四章 释然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265 2016-09-02 18:10:01

  “三哥哥何时来的璃城,怎么也不派人通知一下?”柳岚汐抬起眼来看向柳韶宣,“不然,我也可尽尽地主之谊。”

“我是今日到的。汐儿,你可是还在怪我?”柳韶宣听她这样一说,眼神瞬时黯淡下来。虽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但在面对时心里还是相当难受。

“怪?”柳岚汐笑了笑,“三哥哥何出此言,我怎么会怪你,相反的还要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的教导,这一次更是让我明白生活不尽人意,人总不能一直天真下去,总也会长大。”长大虽会付出一定的代价,可谁又能说清是福是祸呢。

“汐儿,如果可以,我宁愿你一直天真下去。”如果可以,他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她生活无忧,脸上永远都挂着温暖人心的笑容,而不是如现在一般笑的凉薄,讥讽。

“三哥哥也说了,那是如果。”柳岚汐反驳道:“如果它不是现实,永远不能实现。”

“其实当初大皇兄便早已说过,生在皇家对权力的渴望远比常人更甚,就连你也是。只是我不相信而已。”柳岚汐不由得想起当年她被他皇兄所蒙骗硬要闹着出宫玩,三哥哥无法只得依着她。不料在途中被人追杀,差点命丧黄泉。事后她也知晓了是大皇兄所为,很是伤感了一阵。从那件事过后,她便不再与大皇兄有过多往来,对于他说的话她也是不相信的。

“我一直不相信大皇兄所说,我不相信从小疼我宠我的三哥哥,以后会为了权力皇位而利用我,可现实却是我错了。三哥哥早已不是以前那个了,人总是会随着时间变化的,就如你我这般,早已不是当初的人了。”

柳韶宣听后哑言,看着柳岚汐不知该如何去反驳她的话。他想说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没想过利用她,他还是那个疼她宠她的三哥哥。可也的确是他亲手将她送到了另一个人的身边,虽然那是不得已,到如今皆已成了定局。心忽然间有点闷疼,她的汐儿终归是长大了,真的不再属于他了。

轻叹一声,也罢,无论如何,事到如今他也不决后悔当初的决定。

“岚汐,我恰想起来今天还有事,就不陪你上香了。”宁思绮见着二人之间奇诡的氛围,这时也很自觉的避开,虽然她现在很好奇那个男子,但是她也知道目前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柳岚汐这时才想起思绮还在身旁,歉意的看向她。“这是我三皇兄,柳韶宣。”

“臣女宁思绮见过三皇子。”宁思绮对着柳韶宣行礼。

“宁小姐多礼了,还要谢谢你对汐儿的照顾。”柳韶宣虽不知道宁思绮这个人,但汐儿本就是不易与人交心,这个宁小姐倒是能成为她的好友,可见不一般。

“三皇子言重了,我与岚汐本是好友,况且也是岚汐照顾我,这倒是让臣女羞赧。”宁思绮对着柳韶宣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汐儿,陪我走走吧。听说甘露寺的景色不错,你以前最是喜欢出来玩耍。”柳韶宣岔开话题,不再说那些让给他们不快的话语。

柳岚汐低着头,咬咬嘴唇,自从说了那些重话后便有些许的懊恼。她刚刚也只是一时气愤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伤了他。如今他这么一提,她也就点头应了。

沿着甘露寺后园小路慢慢走着,二人谁都没有先开口,整个后园就只听见二人轻轻的脚步声。柳岚汐低头思索着,突然手腕被拉住,抬首便见着柳韶宣无奈的看着自己。

“汐儿,你这走路不看脚下的毛病依然未改。”

柳岚汐这才注意到自己前方是座假山,已无路可走。

“你……璟王对你好吗?”柳韶宣看着她率先开口,其实她的消息他一直都在关注着,知道璟王对她视若珍宝,只不过还是想听她亲口说说。

“嗯,他对我很好。”提到朔无月柳岚汐欣喜的笑了,“其实我应该感谢三哥哥和父皇,如果不是你们,我也不会来到翎玥国遇到他。”

柳岚汐说完自己也愣住了,一直以来心里其实都是怨着柳韶宣的,被从小依赖信任的亲人背叛舍弃,这件事她一直接受不了。如今这般一说,她突然间感到眼前迷雾渐渐散开,依旧是春暖花开的暖意。

她在一瞬间明白了,人生在世必有得失,得之失之,失之得之!

柳韶宣看着她笑颜如花,心里却一阵阵难受,曾几何时她的笑颜只为他,如今也能为另一个男子绽放,而且这笑颜看起来更加耀眼。可又能怪谁,就像她所说都是他自己一手促成的,怨不得别人。

“三哥哥这次来翎玥国是有何事?”柳岚汐想明白一切后,对着柳韶宣也没了怨怪,对着他的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一般亲近。

“再过不久就是翎玥国国君寿诞,我代表秋瞑前来贺寿而已。”柳韶宣当然也感受到了柳岚汐对他态度的转变,心里既高兴但又苦涩连连。他能感到汐儿对他如以前般亲近,但也仅仅只是亲近,再也没有从前那种坚定的信任了。

柳岚汐听后点点头,朔烨宁寿诞这事她是听朔无月提到过的,当时他还说了句宴无好宴。想到这儿柳岚汐有些担忧的看向柳韶宣,“三哥哥参加宴会时多加小心,这时候三国齐聚未必是好事。”

就在前不久她还听说苍郁国出现一批乱民骚扰秋瞑边界,掠夺了不少东西。这乱民究竟是真是假,实际大家心里都清楚。苍郁早就对秋瞑虎视眈眈,近几年新皇上任又逐渐慢慢强大起来,隐隐已然超过了秋瞑,终于是按耐不住,先前那一出不过是先行的试探罢了。

“嗯,我会小心的,不过时隔半年想不到汐儿更加聪慧了。”柳韶宣看向眼前的女子,早知她敏慧,如今对时事国局也看的更远更深了。同样他也知道这后边必少不了朔无月的教导,看来朔无月对她真的是很好,心里不由苦笑,他真的是该放手了吗?

“三哥哥又拿我玩笑。”柳岚汐不满的瞪了柳韶宣一眼,转瞬似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三哥哥,前些日子我让人给你送的信你看到了吗?”

“信我收到了,你和璟王倒是想到一处了,前后给我送信问的都是一样的问题。我……”柳韶宣顿了顿,淡淡的朝假山另一侧看了一眼,接着说道:“不过我答应了璟王暂时不告诉你,如果想知道答案你还是去问他吧,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他了。”

柳岚汐发现柳了韶宣的异常,也歪了歪头朝着假山另一侧看过去,看到一颗树后那一截未藏好的绿色裙摆。柳岚汐微眯了眯眼,慢慢的走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