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三十章 惩罚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776 2016-08-29 10:32:02

  璟王府书房,朔无月面色阴沉的听着丁尧查来的结果。

“属下查到寒梅宴那天,只有柔妃宫里的一个宫女去过御酒坊,期间御酒坊总管全程陪着。隔天便有人在池塘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证实是柔妃的宫女。”

“王爷明鉴……”丁尧刚说完,御酒坊的总管吴海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奴才……奴才绝对没有在酒里下毒。”

“吴总管你在宫里也算是老人了。”朔无月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吴海量,语气淡淡的却带着一股压迫感的开口,“你倒是给本王说说,什么时候这御酒坊是任人来去自如了?!”

“这……这,奴才有罪。”吴海量砰砰的磕着头,声音带着丝丝颤抖,“奴才不应罔顾宫中规矩,任那个宫女去查看酒水,以致犯下大错,望王爷恕罪饶了奴才,奴才再也不敢了……”

宫中规矩,御膳房、御酒坊等地严禁宫中众人随意进出,就怕有人会在吃食上动手脚。他那天也是鬼迷了心窍,才让那个宫女进去查看,本想攀上柔妃这么颗大树,不成想竟惹出如此祸端。

“那天你是一直跟着的,中间从未离开过?”朔无月看着吴海量厉声问道:“要是知道你骗了本王,后果会如何你自己掂量掂量。”

“奴才不敢欺瞒王爷,那天是映雨姑娘说奉了柔妃娘娘的旨意,想要查看一下宴会的酒水是否准备妥当,她手里还持有琼华宫的宫牌。她还让奴才全程跟着,所以奴才才会让她……”怎么说他也是在宫中混了多年,要不是有他一路都跟着,就是打死他也不可能让她进去的。谁曾想自己还是托大了,落得如今这个结果。

“柔妃怎么说?”朔无月听后没在理会吴海量转头看向丁尧,“那个宫女是否就是去御酒坊的那个?”

“柔妃娘娘说她从未叫人去过御酒坊,这宫里的规矩她是记得的。”丁尧说着停顿了下,看了眼吴海量,“那个死去的宫女经查证确实是映雨,可因泡在水中时间过久,吴总管分辨不出是否是那天去御酒坊的那位。”

丁尧这一说又将事情转到吴海量身上,吓得他连连求饶,“王爷饶命,奴才知错了……”

朔无月冷冷的看向他,吓得他立马闭嘴。不耐的挥挥手,“带下去……”

吴海量被人带出去之后,丁尧接着说道:“那个映雨是祁王府放在琼华宫的钉子,出事前曾与祁王府的郡主接触过。”

“又是祁王府,他真当本王是不敢拿他怎么样。”朔无月眼眸微眯,声音沉下三分,“吩咐下去将一干有关人等全都收押,本王亲自审理,违抗者就地斩杀。”

“是……”丁尧默默地领旨,王爷这次看来是真的要收拾祁王府了。

丁尧退出去后不久玄飞又来了,刚进门便见着朔无月坐在桌案前低头深思,手指一下一下的曲起敲击着桌面。

“王爷,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朔无月只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说下去,玄飞也不敢在这当头耍宝,非常快速的将事情说了出来。“李洢雪小姐开始并不愿意向王妃道歉,直到寒梅宴的前一晚李洢洛小姐回来劝说她才同意。所以第二天她才会向王妃敬酒道歉。”

朔无月听后停止敲击,洢雪一直都比较听洢洛的,这难道真的是巧合?!还有那天下药的究竟是何人,分明就是冲着汐儿来的。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提笔疾书,不一会儿就写好一封信交给玄飞。“将此信快速的送去秋瞑国……”

“是……”玄飞接过信,只见信封上写着柳韶宣亲启!

除夕,璃城各家各处都透出年节喜气洋洋的气氛,而璟王府内却一片沉寂。

朔无月坐在床榻边温柔的看着一直沉睡的柳岚汐,轻声的说道:“你都已经睡了十多天了,今天除夕你说过要陪我守岁的,快点醒来好不好……”

君子钰进来便见着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的转头看向丁尧,“他……他这是每天都这样?”从那天保住柳岚汐一命之后,他便回了玉君山看能否找到医治她的办法,直到今天才回来。哪曾想进来便见着这一幕,实在是让他惊吓不小。

丁尧点点头,“从王妃昏睡至今王爷一直守在她身边,每天都这样陪着她。”

君子钰眼瞅着这朔无月似魔障般的行为,都不知该如何与他说接下来的话。倒是朔无月先开口了,“子钰,你找到办法了?”

君子钰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倒是有一个可以让她现在醒来的办法,只是……这治标不治本,说不准她那天又会沉睡下去。”冰蝉血与天竺粉相合可使人经脉逆转七窍流血而亡,那晚她虽说保住了一条命可也因此陷入沉睡,至今他也无法解开。

“不管用什么办法先让她醒过来,至于以后……总能再找到办法的。”朔无月轻轻的拂过柳岚汐皎白的脸庞,“我不会再让你有事的。”

这是对她的承诺也是对他的警醒!

不知道君子钰给柳岚汐吃的什么药丸,第二天她便真的醒来了。朔无月看到她醒来自是非常高兴,当天璟王府鞭炮声不断,府内众人也高兴终于不用兢兢战战的生活了。

“朔无月,对不起,说好了陪你过除夕守岁的。”柳岚汐脸色还是有些苍白,静静的靠在朔无月怀中,透过窗看着王府众人上上下下忙着贴窗花,挂上大红灯笼。

王府终于有点过节的喜庆氛围了。

“嗯。”朔无月轻声应着,低下头看着她说道:“所以你失信了,那就罚你以后每年都陪着我守岁。而我,没有好好护着你,使你遭受这么多的苦,也罚我每年都陪你守岁可好?”

柳岚汐看着他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不禁莞尔,这也算是惩罚吗?她知道自己这次大意了,连着还差点害了朔无月。知道他不过是想要一个承诺,一个平平安安的柳岚汐,遂她笑着回了一个字:“好!”

那一晚,柳岚汐又一次梦魇了,只不过这次她清楚的记起来了。

“汐儿,你今天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适?”朔无月放下筷子,蹙眉看向一旁魂不守舍的柳岚汐,从一早上就心不在焉。

“我……我没事。”柳岚汐也放下碗筷站起来,“我已经吃好了,你慢慢吃。”说完急急忙忙的向内室走去。

朔无月看着她慌张的步子,让人撤了桌子,起身跟在她后面进去。

柳岚汐看见他进来,忽然低头垂下眼帘,想了想略微苦涩的开口道:“朔无月,我……我想起以前的事了。如果我不是秋瞑国的公主了,你还会娶我吗?”

她知道不应该问这个问题,朔无月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是,她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朔无月堂堂一国王爷又怎能轻言娶她!

“汐儿,你……”朔无月有些生气却又无奈,走进伸手将她低垂着的头抬起来,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将成为我的王妃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再者,你认为我又是为何娶你,难道是因为你是公主?!”

“可是,你明明是要和秋瞑国的公主联姻,我……”

“你认为我需要联姻,我会妥协吗?”朔无月开口打断柳岚汐的话,“我朔无月想要娶谁,还能由别人来决定吗?汐儿,我娶你是喜欢你,恰恰你又刚好是秋瞑的公主而已。”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咬咬嘴唇,有些不安的说道:“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我……”

“你有我。”朔无月将略微激动的柳岚汐紧紧的抱在怀中,轻轻的在她额头温柔一吻。“没关系,你还有我,就算你是乞儿我也照样娶你,谁都不能阻止。”

低沉轻柔的话语慢慢的将柳岚汐心中的不安驱走,她逐渐安静下来。昨晚她又梦魇了,可这一次她醒来后却记起了以前的事。从那一刻她就整个人都在害怕,她似乎又一次回到了失去记忆时那种可怕的时光,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害怕朔无月会离开,害怕被人再次的遗弃,就算当初宠她如斯的三哥哥不也照样说放就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