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三十二章 身世隐情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3220 2016-08-31 20:22:02

  “从小我就明白父皇不喜欢我,所以我一直努力的跟着三哥哥学习。就想着有一天,他也许会喜欢我,会转过头来来看我一眼。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那么可笑,原来我根本就不是他女儿。”柳岚汐嗤笑一声缓缓地开口,“还有三哥哥是对我最好的,曾说过会照顾我,不会骗我,犹言在耳却不复往昔。他也还是逃不出权利的枷锁,就连我也是轻易就能舍去。”

“我从小被父母遗弃父皇放弃,后来连三哥哥也将我舍去,你说我存于世间还有何用,左不过是被人丢来丢去。”

“不是,你还有我,还有……”朔无月看着柳岚汐眼里一片伤痛,犹豫了片刻说道:“还有以后,我们还会有孩子,会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家,我们都会一直在你身边。”

“孩子,家。”柳岚汐轻声喃呢,将朔无月抱的更紧了。是了,她现在有他,以后她会有家有家人,再也不是孤伶伶的一个人。

“对,我们以后会有一个幸福的家。”朔无月伸手轻拍着她的背,声音低沉悦耳的悄声在她耳旁说道:“我们都会陪着你,永远!”

时光静静的从两人身上淌过,情深不减岁月静好。

翎玥国的年节也慢慢过去,在这中间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让众人议论纷纷。璟王一怒冲冠为红颜,祁王府因谋害未来的璟王妃被抄家灭门,祁王极其妻女全被关进大牢。一夜间,曾富贵耀眼的祁王府就此落败,让人不由唏嘘感慨世事无常。

“公主,现在整个璃城的小姐们可是羡慕死你了,有璟王这么一个夫婿。”沅湘笑着将柳岚汐昏迷期间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她。“听说璟王为了这件事在大殿上不惜与圣上对上,就是为了替你报仇。”

柳岚汐听了沅湘的话,一笑而过后低头沉思起来。祁王府三番五次的想要杀了她,究竟是为何?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还有那个青衣女子……细细的将她从慕城开始遇到的事情在脑中过了一遍,突然间微眯的双眸睁大,精光从中一闪而过。

要杀她的不是祁王府,而是离幽宫!

柳岚汐想通其中关节后,立马回房修书一封。“沅湘,你立即去找丁尧让人将这封信快马送到三皇兄那里。”

“是。”沅湘见柳岚汐一脸严肃郑重,知道事情重要,没有多问就下去了。只留下柳岚汐站在房内,目光看向窗外久久未曾移动。

第二天,璟王府倒是迎来一位故人。柳岚汐再次见到南棠萧是有些讶异!自从云浮山一别已有两月,未曾想再见会是这番景象。南棠萧看上去风尘仆仆,一脸的憔悴。总是含笑盈盈的桃花眼内布满红丝,英俊如玉的脸上则挂满了担忧。

“南棠公子,你这是?”柳岚汐不明白他是发生了何事以至于看起来如此的狼狈。

南棠萧看了柳岚汐一眼,笑着便往地上倒去。他在听说柳岚汐中毒昏迷不醒后,便快马加鞭从秋瞑国赶过来,一路上不停地赶路少有休息。能撑到现在靠的是他强大的意志,现在见到她完好无损,脑中那根一直绷紧了的弦总算松了下来,人也随即晕了过去。

“他这是怎么了?”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了,柳岚汐一惊,这人怎么见着她后就倒下了?!

朔无月眼捷手快的将人接住,看向一脸担忧的柳岚汐,安慰道:“他无事,看样子只是太累晕过去了,休息下就好了。”随即吩咐让人带去客房,他倒是能理解南棠萧如此不要命的做法,换做是他也会如此。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柳岚汐觉得十分奇怪不解的看向朔无月,他和南棠萧什么时候如此熟识,而且南棠萧刚刚那明显担忧再见到她后又如释重负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

“有些事你等他醒来自己问吧,毕竟我知道的也不多。”朔无月淡笑着开口,伸手将她拉到椅子上坐下。“好了,你也别想太多,说不定是件高兴的事。”

柳岚汐见他神神秘秘却不愿多说,压下心中的好奇也没在追问下去。

到第二天傍晚,南棠萧终是清醒了。

“你感觉怎么样?”朔无月淡淡的开口,语气中透露出一份关怀之情。

南棠萧笑着摇摇头,看了一眼他身旁的柳岚汐,见她面带担忧眼中神色复杂,遂开口道:“你都告诉她了?”

“没有,我认为你告诉她比我告知她更为恰当。”朔无月心里清楚,依着汐儿的聪慧恐怕事情已经被她猜的十有八九,只不过那也只是些皮毛而已。更深的也只有南棠萧才知道了。

“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柳岚汐双眼紧盯着南棠萧,丝毫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表情。她把遇到南棠萧后的事件重新梳理了一遍,得出的结果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你大概都猜出来了吧。”南棠萧看着柳岚汐,深吸一口气坚定的开口,“没错,我就是你哥哥,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

哪怕先前有过这样的猜测,柳岚汐听后还是有些动容,心中更是五味陈杂。这两天她发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刚记起自己是个弃婴没两天,现在又多了个哥哥出来。她现在有许多事情想要知道,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从何问起。

“汐儿,莫急。”朔无月一直在一旁看着柳岚汐,见她面带急色不安,随即开口安抚道:“你先静下心来听他怎么说,到时候你在问你想要知道的。”

柳岚汐听他如此一说,心中的急躁立马降了下来,对着朔无月点点头。刚刚是她心乱了,既然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急也急不来,何不静心听听在做打算。

南棠萧见此特意看了朔无月一眼,这个璟王对汐儿倒是真心,就连她情绪上的波动也都注意到了,倒不失为一个好夫君的人选。随即移开目光继续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个中缘由也要追溯到十六年前,那时你刚刚出生。”

他永远记得,那天汐儿的降生让父亲欢喜极了,盼了多年终于有个女儿了。当即赏了府中众人,那夜全府上下都沉浸在欢乐中,殊不知厄运即将到来。

半夜突然一伙蒙面人闯入府中如入无人之地大开杀戒,父亲母亲因为保护他们兄妹而丧命。他与妹妹也在混乱中失散,他则由老管家拼死带出府外躲藏起来,记忆的最后是一把大火烧毁了萧府,漫天的火光照亮了夜空。

“后来我被父亲的好友南棠家主收养,取父姓为名南棠萧。这一晃就过去了十六年,在这期间我查到你被秋瞑国皇室所收养,柳韶宣对你也是不错,因着其他原因,为保证你的安全所以才没有来找你。”

南棠萧缓缓地将往事说出,看向柳岚汐有些怔愣的神色,心下一叹。“本不想这么快就让你知道这些,谁知……”

“为什么不让我知道?”柳岚汐听了事情的始末后心中是百感交集,原还在想着是不是被父母不喜所抛弃,不曾想竟是这么个令人伤心的原因。“若不是这次我突然昏迷了,你担心我才露出破绽,还想着要瞒我多久?”

“汐儿,我是为你好,知道的越多就多一分危险。我不能冒险,我希望你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就好。”南棠萧拧眉,不赞同的说道:“到现在我也只查到一星半点的线索,背后的人只要没找到就是一个危险的存在,我就剩下你这么个妹妹,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事。”

“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柳岚汐摇摇头,反驳道:“我并非是躲在强者后背的弱者,而且我不喜欢你以一切为我好作为借口,把我排除在事实之外。我有权利知晓一切,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这些不需要你教我。”

柳岚汐突然间想到了柳韶宣他也是如此,什么都瞒着她就真的是为她好了吗?

南棠萧看着突然间生气的柳岚汐,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以后不再瞒着你。”

柳岚汐见他如此轻易的应下,一时间到不知该如何反应。朔无月见状,站出来开口道:“汐儿,我们先出去让他好好休息,也是时候该用晚膳了。”

柳岚汐先看了一眼明显憔悴的南棠萧,再看向朔无月点点头应道:“好。”

就如今她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突然间多出来的哥哥,以前对于父皇的爱是求而不得,现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后对此已经不再奢求。至于对那已经去世的父母也没有什么太大感情,可是……

“小心……”朔无月伸手将柳岚汐拉住,从出门后就一直走神,这会儿到回廊转角处了,更是差点一头撞上去。无奈道:“你这走路出神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总是这样让人怎么放心得下。”

“朔无月。”柳岚汐轻咬嘴唇,手放在胸口,眉头轻蹙看向朔无月,“这里好难受,明明都没见过,明明就不认识,可还是会难受。我现在该怎么办?”

朔无月看着双眼无措的柳岚汐,心里轻叹,这个傻丫头。“血脉之情生而存在,融于我们的血肉,是谁都舍不掉的。”

柳岚汐眨眨眼,喃喃曰:“血脉之情?”

“传说,子女皆为父母精血所化,骨肉亲情血脉连之。”朔无月看向迷蒙的柳岚汐,“人皆血肉之躯,又岂能随意舍去。再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汐儿,你不是不懂,只是在逃避而已。”

伤得深了,也就怕了,所以才不愿意去面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