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二十九章 解毒反噬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821 2016-08-28 10:32:02

  柳岚汐与宁思绮二人一见如故,直到宴会散后柳岚汐嘴角都还有着丝丝笑容。

在宫门口和宁思绮不舍的道别后,上马车掀开车帘,便见着朔无月正坐在那儿看书。

“你怎么来了?”看着来人柳岚汐有些惊讶,她记得朔无月没说要进宫的事。

“突然进宫有点事儿,出来看你马车还在便上来了。”朔无月说着放下手中的书,“今天一切可好,看你似乎很欣喜?”

“嗯,今天在宫里遇到个有趣的人。”柳岚汐笑着将宁思绮的事讲给他听,末了笑道:“你当她为何突然要与我交朋友,竟是因为你那个表妹!”

柳岚汐犹记得当时宁思绮用双眼发亮的眼睛看着她,“你真的很厉害,我还是第一次见着李洢雪那个臭丫头给人当众道歉的,想想我就欢喜。那时我就想一定要与你交朋友,不然会后悔的。”

紧接着又一脸鄙夷的说道:“李洢雪平时仗着璟王的名声作威作福,完全不把我们这些个官家小姐放在眼里,尤其还喜欢动不动就对人甩鞭子。要不是我娘叫我不要和她起冲突,早就想和她打一架了……”

“嗯,洢雪那个丫头确实是被宠坏了。”朔无月听后也觉得有些好笑,因着璟王府的关系大家平时对她的刁蛮跋扈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些官家小姐大多都躲着让着她,不想这次她会主动向汐儿道歉,误打误撞的闹了这么一出给汐儿送来个好友。

“那个宁小姐应是西都将军宁昊峰之女。”朔无月微微一想便知道宁思绮的身份,“她爹倒是个正直之人且常年不在家中,外面都传这宁小姐极为像其父善武学,不喜文墨,无闺中女子之态。”

“传言从不可尽信,我看思绮倒是个十分聪慧的。”经过刚刚的一小会儿相处,柳岚汐便喜欢上了那个开朗大方、聪明风趣的女子。

“唔……你倒是挺维护她的。”朔无月到没想到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柳岚汐便与之交好了,在他看来柳岚汐就是那种外冷内热需要时间慢慢打磨的人,从不轻易的付出相信任何人。这一下他倒是有些好奇那个宁小姐是何方圣神了?!

柳岚汐淡笑着没有回答他,有的人就是这样不需要太多理由便能成为好友,她和思绮应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使然。

寒梅宴过后的第五天柳岚汐又一次见到了君子钰,那时她和幼梓正在院中玩雪。昨夜下了一场很大的雪似在祭奠着什么,一早起来望去入眼皆是一片雪白,刺的人眼生疼。

“啧啧……想不到你还真的找到火焰草了!”君子钰看着桌上的盒子不住的喟叹。

“你也知道它叫火焰草?!”朔无月眼神怪异的看向君子钰,语气渐沉暗含一丝危险,“这么说来你早就见过红莲知道其还有另外一个名称。”

“额……”君子钰见自己说漏嘴,有些羞赧且又故作硬气的说道“你……你又没问我。”

“行啊,君子钰。”朔无月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他,“什么时候你也给我来这一招了?我没问,你是不是就想着我找不到这红莲啊?”

“哈哈……”君子钰干笑着,一见他神色不对立马道歉,“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嘛。”

朔无月斜了他一眼,目光锐利沉声道:“记住,没有下次。”

他知道子钰不告诉他的原因都是为了他,可是子钰似乎忘了,他从来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嗯。”君子钰慎重的点点头,他其实也知道朔无月一旦决定的事很难更改,可他就是想搏一把。如果找不到红莲,朔无月也就不会再冒险去救那个女人,可终究他还是低估了那个女人在他心里的分量。

“你准备好了什么时候给汐儿解毒?”朔无月也不再追究他的欺瞒,转而换了个问题。

“就今晚吧,我一会儿就去准备药材,省的夜长梦多。”一提到这个话题君子钰神色就凝重起来,“再说马上就到年关,相对来说太平些,那些个牛鬼蛇神应该会消停些。”

朔无月没在说话着算是默认了,他也要好好准备下不能在此期间出任何差错。

夜晚很快的就来到,整个璟王府静默无声,到处弥漫出一股紧张的气息。沅湘丁尧和玄飞一干人等,警戒的守在房门口。王爷他们进去已经一个时辰了,至今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让他们很是担忧。

“汐儿……”突然房内传出朔无月略带慌乱的惊呼声,紧接着君子钰就打开房门冲丁尧等人吼道:“赶快去准备两桶热水,将我下午准备的药材放入里边,丁尧进来帮忙。”

说完又飞快的回到房间内,丁尧紧跟着进去就见着柳岚汐一身是血,软绵绵的躺在朔无月怀中,而朔无月也好不到哪里去,面色惨白嘴角也有血液流出。

“朔无月你赶紧的将她放下,你还想不想要她活了?!”丁尧还未从刚刚那一幕中缓过神来就又听见君子钰气急败坏声音传来。

从刚才起朔无月就紧紧的抱住柳岚汐不撒手,被他这么一吼后总算回神,将柳岚汐慢慢放平。转头看向君子钰,气息紊乱声音微弱的开口,“你一定要救她……”说完便晕了过去。

看着晕倒的朔无月,丁尧赶紧上前一步,“君公子这是发生了什么?王爷他……”

君子钰看向丁尧说道:“他无甚大碍还死不了,待会儿你将他放进桶内,再把这药丸给他吃了。”刚说完玄飞也将热水备好抬了进来,后面也跟着沅湘。

沅湘从刚才听见朔无月那声“汐儿”之时心里就感到不妙,因着要去准备热水才没在第一时间冲进来。现在进来便看见柳岚汐满身是血的躺在那儿,心中一惊,快步走上前去发现她气息也非常微弱,不由哭出声来。“公主……公主这是怎么啦?”

君子钰也没时间理会沅湘,抱起柳岚汐放入热水桶中,手中金针便向她身上各大穴位扎去。丁尧也将朔无月放入了另一个热水桶中将药丸喂给他吃下,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他便慢慢清醒过来。

“……汐儿,她怎么样了?”朔无月看向一边正在施针的君子钰,只见他眉头紧皱额上汗液成珠顺着脸颊往下滑落,足以可见情况不容乐观。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君子钰才慢慢收针,也喂下她一颗药丸后,斜斜的看了眼朔无月才开口道:“她命算是暂时保住了,只不过……什么时候会醒来就不好说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朔无月瞳孔猛地一缩,看向一旁正在净手的君子钰,挣扎着就想要从木桶中出来。

“什么意思?就是她有可能会一睡不醒。”君子钰看他不管不顾的样子也是有些怒了,指着一旁的柳岚汐,“你今天要是跨出这个木桶一步,就休要想我会再救她。”

朔无月将要跨出木桶的脚步立时顿住,最后还是颓败的坐回木桶内。“子钰,你……”

“唉……”君子钰看他那样儿深深的叹口气,“她在这数月内可曾吃过天竺粉?”

“天竺粉?”朔无月轻声的喃呢,想了想说道:“汐儿每日的吃食都与我一样,并没有什么天竺粉。”

“你敢确定除了王府就未在其它地方进食?”想起刚刚他给柳岚汐解毒到关键时,她突然间丹田气息紊乱经脉逆转而喷出一口鲜血,连带着给她运功助解毒的朔无月也受了严重内伤。再结合着刚刚给她金针刺穴来看,必是天竺粉无疑。

“天竺粉乃苍郁国乞灵山特有,可通络活血消寒祛瘀,本是上品良药。但它偏偏与冰蝉血相克,二者绝不能相合。”说到这儿君子钰停下来看向朔无月,眼内神色难辩。“而且冰蝉与它的药性在体内皆可持续月余……”

“……月余。”朔无月眉头轻触,努力回想着最近所发生的事。突然想起上次的寒梅宴,转头看向一旁的沅湘问道:“汐儿上次去皇宫可有吃过什么?”

“公主在皇宫内并未吃过任何东西。”沅湘摇摇头,公主很谨慎是不会吃宫内准备的食物,也嘱咐过她不要吃。突然想起什么惊呼一声,“啊,那天公主喝过一杯酒。”

朔无月也记起来汐儿同他说过洢雪向她道歉的事,立马吩咐下去:“丁尧去给我好好查查那天寒梅宴的酒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