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二十五章 最美的风景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710 2016-08-24 10:52:02

  “叩叩叩……”几声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丁尧的声音。

“进来……”朔无月慵懒低沉的声音传出,丁尧和沅湘二人便推门入内。沅湘看见柳岚汐后快速的走到她身边,“公主……”

“吓着了,就让你不要跟来了。”柳岚汐看着沅湘有些发白的脸色,深知她是吓坏了。沅湘这丫头看着大咧咧,实则是胆小的很。“快些回房歇息去,我这儿不用你伺候了。”

“没有吓着……”沅湘逞强的摇摇头,她只是被那个什么阵法给惊着了。想起当时一片白茫,什么都看不见的就被人给打晕了,实在是太无用了。就这样以后还怎么保护公主呢!

柳岚汐见她这样也不再多说,她性子也是个倔的。

“可有查到什么?”朔无月看向丁尧,低沉的声音淡淡的。

丁尧摇摇头,有些困惑的开口道:“这儿的人似乎都不知道红莲是什么。”

“果真如此。”朔无月对于这样的结果就像早就知晓一般,一点也不惊讶。

“你是故意的?!”柳岚汐看向朔无月,算是知晓为何丁尧会如此轻易的被抓了。

“嗯。”朔无月轻声应道,“我是故意让丁尧被抓的,不这样怎么能知道他们的秘密呢。”朔无月眼眸微眯,这左氏一族果然是不简单。“原本我还在怀疑,如今已然肯定这红莲绝对不似外面传言一般,它应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另外一个名字?”柳岚汐倒是有些不懂了,不仅她,丁尧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朔无月。

“红莲只在传说,世间无人见过,但是只要有影的东西绝不是空穴来风。”朔无月淡淡的给解释道:“早前便查到这云浮山有红莲,却从未发生有人抢夺之事,你认为这合理吗?”

柳岚汐想了想,是有些奇怪。当初即有人争夺冰蝉,那必有人来争夺红莲才是。“不会是那些阵法使得外人无法上山?”

“不会,阵法再厉害也有破解的时候,再说这云浮山的人也是与外界有联系的,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会走漏。”朔无月否决了柳岚汐的猜想,“早在以前我便怀疑红莲是否另外有叫法,这次让丁尧假装被抓查探,果然不出我所料,云浮山的人居然不知道红莲。”

“你认为他们知晓的是红莲的另外一个名称?”柳岚汐不敢想朔无月居然有这种大胆假设,“也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红莲存在呢?红莲也许只在族长一脉才知晓呢?”

“那你认为他们会让外人随便住宿在云浮山,据我所知以前经常有人上山寻找红莲而不得,并且他们都在这儿住宿了一晚,这都是巧合吗?”朔无月淡淡的反驳,“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倒是好一招瞒天过海。”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不仅睿智心细且善兵书谋略,试问天下有几人能是对手。

另一边,南棠萧坐在上位,底下大长老恭敬的报告着族长被打伤之事。

“族长的伤怎么样了?”南棠萧看向大长老,“这江湖中能打伤族长的人可不多,有什么线索吗?”

“族长性命已经无碍,只一时还不能醒过来。”大长老摇摇头,“至今也毫无线索可循,昨夜我们并未听见什么打斗声。”

南棠萧沉吟了一会儿,“这事儿还得等族长醒来才知道个中缘由,让人好好照看着。”

大长老听后点点头,这事儿如今也只能这样办。抬起头,一脸担忧的看向南棠萧,“宗主看璟王这次是有何目的?族长的事会不会与他有关?”

“不会是璟王。”南棠萧否认,转而反问道:“你以为璟王是什么人?着了他的道还不知,他身边的近卫是那么无用,说抓住就能抓住的。”

“公子是说他故意的。”大长老惊讶的睁大眼,“他为何要这样做?”

“为何?”南棠萧轻哂,嘴角向上邪笑道:“他目的很明显的是红莲,我倒要看看他能否有本事找到。”

第二天,天还未亮之时朔无月就来敲门将柳岚汐叫起,拉着她来到云浮山高处的一块空地上。

“你这是作甚?”柳岚汐看向朔无月,只见他脱下披风铺在空地上,拉着柳岚汐一起坐下。

她担忧的开口道:“山上霜露多,你小心风寒。”

“无碍,你如果困了就靠着我先歇息,等会儿我在叫你。”朔无月伸手将她的头轻轻的靠在自己肩上,也不说有什么事。

柳岚汐看他不愿说,而自己实在是发困,靠着他慢慢的闭上眼休息。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像这样静静的靠坐在一起还是头一次。朔无月听着柳岚汐平稳的呼吸声,感受着她的依靠,在这一刻心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宁静。

时间过了不知多久,柳岚汐被朔无月轻轻唤醒。朦胧中只见远处一条橘红色的光线横过天际,云海也渐渐变成了橘黄色。柳岚汐一个激灵,睡意也全无,坐直身子全神贯注的看向远处的风景。不多时只见云海慢慢变红,在下方还隐约可见有什么亮亮的正一点点跃出在,直到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

等着那约有些刺眼的光芒过去后,柳岚汐发现远处天际已是一片橘红,好似火海。中心那亮亮的东西正是刚升起的太阳,在一片火红之中散发着独有的亮光。好似君王指点江山睥睨天下,周边的一切皆是黯然失色不可比拟。

“汐儿可是喜欢?”朔无月淡淡的声音才让柳岚汐回过神来,从未见过如此壮丽的景色,她心中自是欢喜,更加没想到朔无月会带她来看这太阳初升之时。

“你……”柳岚汐看向朔无月,心里好似有好多话想要说而又不知说甚,欲言又止,最终只轻声的说了句,“谢谢!”

朔无月看着她的笑颜,轻声说道:“你喜欢便好……”那这一切便都值了!

山上寒风吹过,远处云海逐渐变白,柳岚汐和朔无月并肩慢慢离开此处。许多年过后,哪怕柳岚汐走过许多地方,欣赏过许多山河景色,却依然清晰的记得今天,那是她一生中看到过的最美的风景。

朔无月将柳岚汐送回房内后则回到自己房内休息,约摸一个时辰后才醒来。

刚醒来便听得丁尧来报,“王爷,苍郁国六皇子在昨日登基为帝。”

“苍乾?”朔无月低沉的嗓音暗含嘲讽,“看来我这皇兄和他联盟了,就是不知道是谁利用谁了。”

“另外皇上急召王爷回宫……”

“这事不急,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族长还未苏醒,南棠萧除了去看族长外就呆在屋子里。”丁尧想了想,继续答道:“倒是南棠萧又派人给王妃送了好些东西。”他就不明白这南棠萧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对他们王妃时不时的送些东西,是各种献殷勤。

朔无月听后略微沉吟,“嗯,我知道了。今后可以不必跟着南棠萧,就这样你先下去吧。”

“是。”丁尧行礼后便出去了。

朔无月一个人静静的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柳岚汐敲门进来。

“我看到丁尧刚出去,就猜你已经醒来,这是我做的面条,你趁热吃点吧。”柳岚汐说着将食盒里的面条端出来放到桌上。先前早饭没吃便出去了,回来也倒头就睡,她醒后便觉着饿了,想着他应该也还没吃,便也煮了一些送了过来。

“你做的?”朔无月有些意外,却也不客气的坐下开吃,吃完后还不忘赞美一句,“很不错,没想到王妃还有这等手艺。”

柳岚汐嗔了他一眼,“哪有你说的这样厉害,我会的也就这一样而已。”

说来也奇怪,她睡梦中隐约记起一些往事的片段,又不甚清晰,只记得自己好似做过一碗面条。醒来后,她便找到厨房尝试着做了一下,不想倒是得心应手。

朔无月一边吃着面条一边看着柳岚汐,心里突然涌出一阵热潮,暖暖的。

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于是不加思索的便开口道:“汐儿,这次回去之后我们大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