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二十六章 兄妹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3052 2016-08-25 10:32:01

  轻轻的一句话在柳岚汐耳边炸开,她定定的看向朔无月,只见他眼中神色是无比认真坚定。她垂首静默了一小会儿,终是抬头看向朔无月的眼睛,轻轻点头应答,“好……”

就一个字让朔无月瞬间心花怒放,脸上笑容止也止不住,伸手轻轻拥抱住柳岚汐。“汐儿,我很欢喜……”这是他人生二十载中从未有过的感觉,已然找不出什么话语能形容此时的心情。

柳岚汐也伸手回抱住他,是从什么时候这个人便悄悄走进她的心里?也许是在他第一次从郊外救了她,还有毫不犹豫的跳下崖找她,又或者只是陪她静静看日出……总之现在是再也放不下了,何不跟着心走,她相信他会是一个好的夫君。

下午,丁尧便发现二人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王爷脸上是挡也挡不住的愉悦,而王妃虽还是脸上一片淡然却也多了些娇羞。直到王爷通知他让他准备大婚事宜,他才明白过来,王爷这是修成正果要大婚了。

“恭喜王爷王妃……”丁尧一反时常的冷峻,脸上也跟着露出些欣喜。他家王爷终于要大婚了,他要赶紧的将消息传回去让玄飞找钦天监查查好日子。

屋内柳岚汐看向朔无月,看着看着便笑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静睿智的璟王吗?朔无月听见她的笑声,不明所以的看过去。

“你还是璟王吗?看你脸上都快笑出花儿了……”

对于柳岚汐的调笑朔无月也不恼,伸手将她拥往怀里,“汐儿,我真的是很欢喜。”

柳岚汐抬头看着他,这句话他已经说了一下午了,“嗯,我也是……”很欢喜能遇上你,很欢喜能与你在一起。

在云浮山呆了两天,关于红莲的事一直没有进展,直到丁尧带来一个消息。

“你去请南棠萧,就说本王有事相商。”朔无月放下手里得到的消息对着丁尧吩咐着,“传令下去查查离幽宫最近的动向,还有柳韶宣。”

“是。”丁尧有些讶异于朔无月要查柳韶宣的事,不过他也知道哪些是该问与不该问的。

“不知王爷找萧有何吩咐?”南棠萧不一会便来到朔无月房内。

“本王就是想知道南棠公子真的复姓南棠?”朔无月看向南棠萧,语气淡淡的。

“王爷这是何意?萧不明白。”南棠萧听后有一瞬的怔愣,不过很快的就恢复过来,嘴角似笑非笑的弯起一个弧度。

“南棠家主一生未娶,却在十六年前从秋瞑国带回一个男孩,对外宣称是他遗落在外的儿子。”朔无月低沉的声音慢慢的将刚得到的消息说出来,最后定定的看向南棠萧肯定的说道:“这个孩子就是你对吧。”

“这事在南棠家并不是什么秘密,我是四岁时才被家父认领,有什么问题?”南棠萧笑着看向朔无月,“家父早年春风一夜便有了我,当时他并不知情,直到家母去世之前派人通知他,他才知晓有我这么个儿子。”

“是吗?你确定那个孩子就是你?”朔无月反问。

“为何不是我?要是王爷有疑问的话,大可找家父问问。”南棠萧嘲讽的开口道:“还是王爷认为南棠家会糊涂到随便认个陌生人做他们的继承人。”

“这就是本王不解的地方。”朔无月看向南棠萧,眼神凌厉,“富可敌国的南棠家继承人居然不是南棠家主的亲生子!”

“王爷这话从何说起?”南棠萧脸上的笑意不再,眼神也瞬间变得犀利。

“十六年前南棠家主确实是接到消息知道他还有一个孩子流落在外,但是那是一个女孩,不知为何后来领回家中的便成了你?”朔无月目光如炬,语气突然冷厉“你到底是谁,和汐儿有什么关系?”

“璟王不愧是翎玥的第一人,萧佩服。”南棠萧没有一点被揭露秘密的害怕,反而为朔无月鼓起掌来。“你怎么就认定我和王妃有什么关系呢?还是你认为那个女孩就是王妃?”

“不会是汐儿。”朔无月摇摇头,“年龄时间都不符合,你曾说过汐儿与你亡母有六七分相似,开始我还以为是巧合,现在看来并不是。若我没猜错,汐儿应是你的妹妹!”这样就能解释先前南棠萧对汐儿的各种殷勤与不同了。

“不错,我确实不是南棠家的人,同王妃更是亲生兄妹。”南棠萧笑了笑,“至于我是谁,王爷没有必要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皇室中人,王爷大可放心。”

富可敌国的南棠家继承人若是秋瞑国皇室中人,想必在翎玥国会随时掀起一场风浪。没有哪个皇家会让本国的经济掌握在敌国手中,那就像喉咙被人紧握,随时会灭亡。

“你的事本王不会管,找你来也只是确定此事罢了。”朔无月才不在乎他是谁,是什么身份,有什么秘密,他在乎的只有柳岚汐这个人。

“还有,本王想知道红莲到底在哪儿?”

“总算是到正题了,我还以为你能找到,看来是我高估王爷了。”南棠萧说着疑惑的问道:“不过我倒好奇,王爷怎会不查红莲的下落反而来查我了。”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不错。”朔无月淡淡的开口,“若如不是时间紧迫再加上你对汐儿的各种不同,我也不会想到这个法子。”

“王爷怎么就认为我会交出红莲?”南棠萧挑眉反问。

“就凭你对汐儿的态度。”朔无月是看出来南棠萧对柳岚汐非常关怀,十分喜爱这个妹妹,所以才敢如此赌上一把。“你要是还想让汐儿好好活下去,红莲就非交不可,她中了浮生梦,时间不多了。”

“你说什么?”南棠萧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双眼凌厉的看向朔无月。“她怎么会中毒的。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明明他查探过柳韶宣把她照顾的很好,怎么会……

“她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毒。”

朔无月一句话瞬间就让南棠萧冷静下来,低着头不知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许久他才涩涩的开口,“你确定红莲可以救她?”浮生梦他是知道的,当今世上还没有谁能解。

“本王不会让她有事的。”朔无月没有正面的回答南棠萧,只说了这么一句。

南棠萧看向朔无月,只见他眼中神色异常坚定,心里总算是有些安慰。“好,我会把红莲交给你,还有我们今天说的话先不要告诉她。”目前的格局还不适合让她知道这些,他的妹妹应该是被他呵护着,没有烦心事才对。

朔无月点点头算是应下,如今汐儿没有记忆,知道这些也只是徒添烦恼罢了。

“还真给你说对了,这红莲原来被他们叫做火焰草啊?”柳岚汐看着眼前的花,就像一团火焰一般被放置在盒子里。

“它在未成熟之前其实像睡莲,所以才会有红莲一说。”朔无月也是听南棠萧说了才知道原来这所谓的红莲就是生长在云浮山顶一温热之地。三十年一株,开花之时像睡莲,经过一个时辰的花期,最后变成现在如火焰一般。

“怪不得有人上山也遍寻不着,想必都以为这红莲应是长于水中才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向朔无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红莲并不是长于水中?”柳岚汐不由得想起当初听见红莲时,自己还以为是夏季才会有,那时候朔无月就曾说过不一定夏季才有。

“没有,我并不知道。”朔无月否认道:“我又不是神仙,事事都知晓。当时也只查到云浮山上有一族人世代守着红莲,想来他们手中是有的。”

红莲三十年便可得一株,世间又没有出现过,那红莲必定是在他们手中。又不若寻常药物易得,轻易是不会随意服用,走这一遭也是赌上一赌,好在他赌赢了。

柳岚汐哑言,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原由。

“南棠萧怎么会突然之间把这个交个你?”柳岚汐有些疑惑南棠萧为何会突然间就把红莲给交出来。

“现在不好说,以后你就会知道了。”朔无月将红莲收起来,看着柳岚汐说道:“现在红莲即得,我们明日就回去。我已让人通知子钰,尽快将你的毒给解了,然后我们再大婚。”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咬咬唇说道:“大婚……你可想好了?”

朔无月听后愣了愣,然后笑了,“汐儿,这话不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嫁给我可愿意?”

“朔无月,我并不是在说笑。”

看着柳岚汐突然间严肃冷凝的面容,朔无月也收起笑容,“汐儿,我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三妻四妾我并不感兴趣,不然为何至今未娶,就是想找一个与自己心意相通之人白头一生。”顿了顿,接着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我今后会如何,但是我朔无月绝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柳岚汐听着朔无月坚定有力的话语,心中某处似被什么击中缓缓裂开。她知道,不管以后会如何,但至少此时的他是认真的,将来如何她也是不悔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