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二十四 左氏一族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590 2016-08-23 20:02:02

  左氏一族历代以守护红莲为己任,长久居住于云浮山,外人甚少知之。现如今几个长老接到璟王要来的消息,站在门外面面相觑,不知他为何会在这时候来到。

不一会儿便见左原领着几个人向着他们走来,其中南棠萧他们是认识的。而在南棠萧左边便是一个身穿墨紫色锦衣的男子,不仅容颜俊美十分显眼,尤一双丹凤眼内幽华深邃令人难以捉摸,整个人身上散发出王者霸气。在他身旁的女子则穿着冰蓝色云形千水裙,外披一件软毛月白色织锦披风,容颜极佳,目若星子黑白分明,犹如空谷幽兰淡雅出尘,光华丝毫不逊于身边的男子。

几个长老对视一眼,想来那二位必是璟王及璟王妃了,不由心下感叹好一对璧人,尤其是那璟王妃在璟王如此强势霸气之下也难掩其光华,令人不能忽视。

“见过王爷,王妃……”几个长老迎上前去微躬身行礼。

“不必多礼。”朔无月快速的扫视了几位长老一眼,眼中光华一闪而过。“本王和王妃不过是到此游玩,那些繁琐礼节则都免了罢。”

“是……”几位长老点头应声,其中一位灰衣老者站出来说道:“里面已备下饭菜,还请王爷王妃移步,请……”

主屋大堂内,朔无月坐在上座,悠悠的喝着茶水,也不说话就那么无声的打量着堂中众人。柳岚汐坐在他身旁,不明白他意欲何为,也没说话,一时间大堂内气氛岑寂压抑。

“为何不见你们族长?”在众人快要承受不住时,朔无月放下杯子终于开口了。淡淡的话语却透着一股子危险,“难道本王还没资格见上他一面?!”

“王爷恕罪……”先前的灰衣老者起身开口道:“族长他绝无冒犯王爷之意,只因族长昨夜被人重伤,至今还在昏睡……是以未能亲自迎接王爷,还望王爷见谅。”

“哦……”朔无月看来老者一眼,“本王今天刚到,他便在昨夜受伤,世上真有如此巧合之事?”

“绝不敢欺瞒王爷。”老者抬头看了朔无月一眼,只见他面色如常,一时间也猜不透他的真实用意。

其实他也未曾想通昨夜族长被袭重伤之事,按说族长武功并不弱,想要伤他也不是易事。偏偏昨夜就被人打成重伤至今昏睡着,而这璟王又恰巧在今天到临……想到此处老者面色微变神色难看了几分,如若这一切和璟王有关,那他们左氏一族岂不是危矣。

“大长老说的是真的,我爹昨夜确实是被人打伤了。”左原这时也开口了,面上神色有些担忧。

“那便罢了。”朔无月看了左原一眼,又转向大长老,“你即是族中大长老,想必这族中大小事务也还是能做主的。本王今日就是想知道你一族占山禁止外人进入,是想占山为王造反吗?”

朔无月淡淡的一句话犹如夏季惊雷,几位长老纷纷起身,“王爷明鉴,我们绝无此意。”

“绝无此意?”朔无月眼神锐利的扫向几位长老,最后停留在左原脸上。“本王若没记错,刚刚你还带人阻止本王与王妃上山,还抓住了本王的侍从,没错吧?”

“这……”左原被朔无月看的一阵心惊,扑面而来的气势压得他几乎难以呼吸。

“王爷息怒。”这时候南棠萧倒是站出来,依旧笑容温和,“王爷言重了,这左氏一族代代居于云浮山,甚少与外人交流。他们今天之所以阻止人们进入山中,想必是为了昨夜族长被袭一事才做出如此冒犯之事,哪里就是王爷所说的占山为王了。”说完,看向一旁面色不好的大长老,“我说的对吧,大长老。”

“是,是……”大长老见南棠萧帮他们,立马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道:“之所这样都是为了族中众人安全,还望王爷恕罪。至于王爷的侍从,我们马上放他们出来。”

说完立马让人去放人,就怕晚了或再出什么岔子。自古民不与官斗,这璟王手握重兵,朝野上下莫不顺从。今天如若被他给左氏一族扣上蔑视皇家,作乱造反的罪名,这可是要灭族的。

朔无月听后深深的看了南棠萧一眼,“南棠公子对这云浮山倒是熟悉的很。”

“萧只是闲人一个,无事最喜欢到处游耍,对这云浮山倒是比王爷熟上一点。”南棠萧好似不懂朔无月的言外之意,只顺着他的话说。

“熟悉到都可以为他们说话做主……”朔无月说着看向其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他们族长。”

“王爷说笑了。”南棠萧轻笑,不慌不忙镇定的说道:“萧刚才说过了,与左原不过是有缘相识,一来二去对这族中之人也认识罢了。”

朔无月倒没在说话,大长老见状吩咐下去摆饭,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饭后,朔无月和柳岚汐自然是留了下来。

房内,柳岚汐一脸疑惑的看向朔无月,她没有忘记他们是来找寻红莲的,而且朔无月今天的一系列举动让她感到奇怪。

“汐儿你对南棠萧这人有什么看法?”朔无月看向柳岚汐,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南棠萧?!柳岚汐对这人还真是不了解,只听说他是经商奇才,名下产业多不胜数,犹可称的上是富可敌国。

“我看他并无恶意……”她能感到南棠萧对他们并无恶意,也许是自己与他母亲有几分相像,所以他才对她有几分关怀之情。

“嗯。”朔无月点点头,这点他也是能感受到,南棠萧似乎对他的王妃尤为关心。可就是这样才不同寻常,望月公子是什么人,他是十分清楚。远远不像表面所看到的温文尔雅无害,他骨子里却是十分强势的,不然年纪轻轻怎能掌管得了南棠家族!

“他和这左氏一族的渊源,绝不像他所说的只是泛泛之交。”朔无月眼眸微眯,他至今也无法看透这南棠萧的意图。“今天出现的那几个长老武功在江湖上也能算是数一数二,这左氏一族可谓是卧虎藏龙,隐于此处还好,若如……”

“你怀疑他们是南棠萧的人?”柳岚汐看向朔无月,知道他的担忧。南棠萧望月公子在江湖之中本已出众,若单单只是个商人还好,自古商是斗不过官,再怎么也翻不出天。要是在加上这稍显神秘的左氏一族,恐怕就不简单了,没有那个皇族会放任这样的一个势力继续自由发展下去。

“不是怀疑,是确信。”朔无月说着手指停止敲击,“今天那南棠萧虽然没怎么和他们说话,可是那几个长老的眼睛时不时的就向他看去,俨然是等他的指示做事。还有左原一见他就毕恭毕敬,哪像是朋友间的相处。最重要的是他们对南棠萧的一切提议安排毫无排斥,全然听之。”他可不相信泛泛之交会让你对族中大小事务指手划脚,全无怨言。

柳岚汐听他这么一说,确是想起来,今天几位长老对南棠萧几乎是听之任之,按理说留下他们住宿,应该是主人家才有的行为才对,偏偏今天又是南棠萧开口提议的。就因为感觉他没有恶意,所以把本应很容易发现的东西全给忽略了?!

“那他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的?”柳岚汐皱眉看向朔无月,这红莲还未找到又来了个望月公子,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

“嗯,估计十有八九是猜到了。”朔无月点点头,不过他也暂时不明白这南棠萧留下他们的意图。看柳岚汐似乎有些担忧,宽慰的笑笑,“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朔无月说完眼中一道利光闪过,这红莲他是志在必得,谁也阻挡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