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十八章 李洢雪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3060 2016-08-19 17:16:02

  “你是说幼梓在去年以前都未曾见过他父皇?”柳岚汐听到这些后有些惊讶的开口,“那他是怎么生活的?”柳岚汐不明白为何一个皇子会在冷宫生活了四年却无人知晓。

“他一直被他母妃藏在冷宫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那天遇见他,也是他饿的受不住了才会跑出冷宫捉鱼。”朔无月看着幼梓熟睡的面容,淡淡的说道:“他母妃去世后他就靠着那些残羹冷炙过活。”

“他母妃……你是认识的,并且还是你帮的她。”冷宫,一个葬送了多少女子年华的地方,虽然那里很少有人会去关注,但也不可能一个皇子降生甚至生活了四年却无人发现,除非有人帮她掩饰一切,而目前有这个能力的也就朔无月了。

朔无月笑笑,果然是他选中的人,如此聪慧,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就能猜出是他。

“我和她也算自幼相识,在她被陷害进入冷宫时想要救她出来,是她不肯只求我帮她做一件事,现在想来她是早就算计好的,独居冷宫生下孩子,想要好好的把他抚养长大。”

“我答应帮她把冷宫周围监视的暗桩都除去,从此过后再也没关注过,没想到她却生下了幼梓。”朔无月倒了杯茶,轻啄一口,突然问道:“还记得你曾问过我为何只单单的对幼梓好吗?”

柳岚汐想了下开口,“是因为他母妃……”

朔无月摇摇头笑了,“并不完全是,当时看到幼梓只觉得和她有几分相似而已。最主要的是他那双眼睛,干净透彻如明珠般,而且这孩子也是个聪明的,所以我才会把他带在身边教导。”

柳岚汐听完想起第一次见幼梓也是被他那双眼睛吸引,再加上后来几天的相处渐渐喜欢上他,没想到这么个孩子生活却是如此艰辛。

“所以他是害怕我们会像他母妃一样丢下他一人。”柳岚汐算是明白了幼梓为何那么喜欢黏着她,从失去到得到再到失去,这样的过程还真不是一个孩子现在所能承受的。

对这次的刺杀事件朔无月没提,柳岚汐也没问,就这样慢慢的淡下去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柳岚汐和朔无月之间的相处也越来越融恰。

一天柳岚汐吃过午膳正在花园中散步,突然就冲进来一个小姑娘,迎面向着她喊道:“你就是熙和公主,无月哥哥要娶的人就是你?”

柳岚汐看着这个满脸都是对她鄙夷的小姑娘,大约十一二岁,身着水蜜色的彩绣绫裙,外披一件织锦斗篷,应该是哪家千金小姐。

“哼,不要以为你能和无月哥哥共乘一骑,那根本不能代表什么。我告诉你死心吧,就算为了无月哥哥掉下山崖,无月哥哥也不会喜欢你的。”小姑娘见柳岚汐只看着她不答话,更加有底气以为对方不敢反驳。“就凭你一个邻国的细作也想嫁给无月哥哥,休想!”

柳岚汐挑眉,正好这两天闲的慌,眼前这姑娘自己撞上来给她解闷,不好好把握岂不是对不起自己。“那你说凭谁可以嫁给璟王,你吗?”

柳岚汐上下扫视了小姑娘一番,摇摇头,“璟王会喜欢你这样的?那还真是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有特殊癖好。”

“你……你什么意思?”小姑娘看着柳岚汐满眼里的挑剔与嫌弃,瞬时急了。“你不要胡说,无月哥哥是姐姐的,他喜欢的是我姐姐。”

“嗯?”柳岚汐看着小姑娘,不确定的问道:“你姐姐?我弄错了,你难道不喜欢璟王,你是替你姐姐出头?”随即摇摇头,“你姐姐都不敢来找我,却要你一个小孩子来,这璟王的品味还真不怎么样,要不我让给你们二位姐妹争去?”

“你,你……”小姑娘被柳岚汐说的不知如何是好,她是喜欢无月哥哥,这事就连家里人都不知晓,今天却被这个什么公主揭露出来,气的她失去理智的对着柳岚汐就是一鞭子。

柳岚汐险险躲过,要不是她反应快就被打伤了,没看出来这么个小姑娘鞭子倒是使得好。“我说现在的姑娘都爱使鞭子的吗?”她突然想到在秋瞑的时候,七公主也是这样一言不合就对着她挥鞭子的。

“你脾气也太急躁了些,这样璟王会喜欢吗?”柳岚汐一边躲着鞭子,一边还不忘的继续撩拨。“你姐姐肯定就不像你一样,她应该是温柔如水的大家闺秀,对吗?”

这话一下子就戳中小姑娘的痛处了。是,她姐姐脾气温和,家里人人都喜欢,而她老是脾气火爆莽撞,老是挨骂。就连无月哥哥都喜欢和姐姐在一起……没有人知道她也是想要像姐姐一样。

“你住口,胡说,我要杀了你……”小姑娘被柳岚汐刺激的不轻,更加用力的挥着鞭子朝她打去。

“洢雪……还不赶快住手。”突然间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同时小姑娘手中的鞭子应声而毁,一节节的散落在地。

柳岚汐转头看去,只见朔无月正收回手,墨紫的长袖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就像蝴蝶翩翩舞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朝服的中年男子,眼睛紧盯这小姑娘。“洢雪,还不赶快过来。”

“断了……”李洢雪喃喃出声,没有看向男子,眼睛只紧盯着地上断成节儿的鞭子,伤心的哭着说着:“断了,无月哥哥送给我的鞭子断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说完突然间放声大哭了出来。柳岚汐见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李罡见到李洢雪突然间哭了,也是一时的懵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转头看向朔无月,开口说道:“王爷你看这……”

朔无月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柳岚汐身旁,轻声开口问道:“你有无伤到?”

柳岚汐抬起头看着他,摇摇头,“我没事,我只是想要逗逗她,没想到会这样。”

朔无月看着她满脸歉意眼里却是止不住的笑意,就知道她也不是个会吃亏的人。刚从宫里出来就听到管家说洢雪闯进璟王府,这丫头的性子他是了解的,就怕柳岚汐会出事,急急的赶回来。

“舅舅把洢雪带回去,好好看管,以后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得再随意进出王府。”朔无月看着李罡,声音里充满了警告。“这次的事本王就不追究,但是绝无第二次。”

李罡急忙应声,“我会严加看管她的,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况。”然后让人把李洢雪拉着出了王府。

他下朝后正和王爷说着话就听说洢雪闯进王府,吓得他直冒冷汗。这个女儿最会惹事,明明都跟她说了不要去王府惹事,这璟王是好惹的人吗?就算是他母族,惹了他一样没有好下场。

出了花园,李罡回头看去,朔无月正低头对着柳岚汐轻声说着什么,惹得柳岚汐笑意连连,就连朔无月脸上也出现了平时从未看见的笑意。

李罡心中惊讶万分,看来这次璟王对公主是相当认真,要是洢洛回来她又该怎么办?

在李罡走后,柳岚汐看了看地上碎节儿的鞭子,呶呶嘴。“璟王也太不怜香惜玉了,生生的就把这鞭子给毁了,看人家小姑娘哭的多伤心。”

“本王怜香惜玉你一个就够了,哪还有空管别的。”朔无月倒是不甚在意。

“我可不是那块美玉,听人家姑娘说,你喜欢的是她姐姐,让我离你远远的。”

“怎么,公主是吃醋了么,那要不要本王马上娶了你。”朔无月调笑着说道:“这样你就是本王名正言顺的璟王妃,这样也就无人敢再来说任何闲话。”

“我不要,你现在就是个蓝颜祸水,我怕嫁给你之后被你那些万紫千红的花丛给淹埋了……”柳岚汐摇摇头,“你看看就一个小姑娘都不放过,王爷你的品味真独特啊!”

朔无月听后,不由得大笑起来,“你还真是有趣的紧,人人都想嫁给本王,就你还一个劲儿的推脱。放心,本王不会喜欢其他女子的。我说过,弱水三千也只取一瓢……”

柳岚汐听后怔怔的看着他,这话她早听他说过,只是这次听后感觉却不再相同。心底似被什么敲击了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璟王真是好口才,怪不得闺中女子对你是趋之若鹜。”柳岚汐很快的转移了话题,“王爷似乎还未告诉我,今天那小姑娘是谁?她姐姐又是谁?”

朔无月看着柳岚汐一个劲的逃避装傻,无奈的摇摇头。“她们是我表妹,刚刚那个男子是我小舅舅。我小时候几乎是在外祖家长大的,那根鞭子是我送给洢雪十岁的生辰礼,没想到那丫头使鞭子的天赋很好,一般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这你送给人的就这样给毁了?”

“那又如何,只毁了鞭子算是轻的,谁让她竟跑到王府来胡闹,还敢对你动手,不给她个教训就永远不长性。”朔无月冷声的说道:“本王给的又如何,本王照样可以毁了。”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心中暗叹,这样的男子若是爱上,幸还是不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