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二十章 再遇南棠萧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911 2016-08-21 11:12:40

  直到傍晚柳岚汐才带着幼梓从外面回来。

“回来了,刚好赶上晚膳时间。”朔无月笑着看向柳岚汐,“今天都去哪儿玩了?”

“去了好多地方…”幼梓高兴的回答,还有些意犹未尽。一个劲儿的向朔无月说着今天都去哪儿了,都有什么好玩的。

柳岚汐只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看着幼梓的笑脸好似什么烦恼都没了。饭后将幼梓送走后,朔无月就把事情对柳岚汐说了,也只是说了红莲和冰蝉的事,其它的都略过没提。

“我们明天就去云浮山寻红莲,子钰说如果有红莲和冰蝉也许可以去除你体内的毒。”

“红莲?”柳岚汐不解的看向朔无月,“这不是传说中的东西吗?”

红莲,传说生长在这片大地的最南端。红似火焰,三年发芽三十年开花,花期却只有短短一个时辰。此花香味独特,有解百毒之效,女子食之可驻颜美容,男子可强其筋骨。习武之人食之内力大增,病弱之人食之身强体健,与冰蝉并称南北二宝。

“这并不是传说,红莲是存在的,只是并未像冰蝉一样出现在世间,所以人们才会以为那是传说中的东西。”朔无月说着给自己和柳岚汐倒了杯茶。

“就算有,可也是三十年才开一次,更何况现在还是冬季。”柳岚汐不解的看向朔无月,红莲哪怕今年就是到三十年的开花时期,那也不会在寒冬时节呀。

“红莲可不一定夏季才会有。”朔无月笑了笑,也不明说,“有没有到时候就知道了。”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不再继续追问,是个什么情况去了也就知道了。

马车在官道上行驶了大半月,最后终于来到最后一个城镇,乌城。朔无月一行人在此落脚,看着望月酒楼的大招牌,柳岚汐不禁感叹,这望月公子果真名不虚传。

“赶了好几天,汐儿先歇息,今天晚上我再带你出来看看乌城。”朔无月把柳岚汐送到房门,看着她面色不太好,知道自己是累着她了。

“嗯。”柳岚汐点点头,连着赶了几天路,她确实有些累了。

回房倒头就睡,这一睡就睡到傍晚,直到沅湘叫她起来用晚膳。待她收拾好后下楼,就见到已经坐在那儿等着的朔无月,旁边还多了个相识的人。

“璟王妃……”南棠萧看见柳岚汐走近,起身作揖。

“南棠公子不必如此多礼。”柳岚汐轻声一笑,走到朔无月一旁坐下。

“在外就不必多礼了,南棠公子也坐吧。”朔无月淡淡的开口。

南棠萧也不多加推辞,坐下后叫人送上饭菜。“今天萧按例到酒楼巡视,没想会遇到王爷及王妃在此。上次一别匆匆,这次就让萧做东,好生招待二位一番,还望王爷王妃不要嫌弃。”

“南棠公子言重了,本王带王妃到此游玩,不想再次遇上倒是有缘的很。”朔无月似笑非笑的看向南棠萧。

“萧也觉得与王爷王妃甚是有缘。”南棠萧依旧笑的一脸无害,就似听不懂朔无月话中深意。“不知王爷和王妃需在此游玩几天,萧对这一带很熟,倒是可以为二位引路。”

“是吗?那就有劳南棠公子了。”朔无月也不推辞,一口应下。

柳岚汐看向朔无月,不知他为何会答应南棠萧的提议。朔无月对上她疑问的双眼,也只是笑笑,顺道给她夹了一道菜,“汐儿,这逍遥鱼可是只有乌城才能吃到,不妨多吃些。”

柳岚汐低头看着碗里的鱼肉,只听南棠萧说道:“璟王说的是,这鱼只乌城特有,王妃可不要错过了。”

柳岚汐闻言,吃了一口,鱼肉鲜嫩清香入口即化,果真和其它的不一样。一顿晚膳慢慢就过去,夜晚的乌城依旧热闹非凡。

柳岚汐和朔无月跟着南棠萧慢慢游走在热闹的人群中,南棠萧不时的给他们讲解乌城的地方特色与风俗习惯。

“那是在干什么?”朔无月突然开口问道。

柳岚汐抬眼看去,只见前方有许多人围在一起,不断起哄喊着些什么。

“那是招亲擂台。”南棠萧开口解释,“在乌城女子是可以上擂台招亲自己选夫的。”

“哦,那倒是有趣。”朔无月说着突然牵住柳岚汐的手向前走去,“汐儿,我们去看看。”

抓紧我?柳岚汐由着朔无月拉着走,不明白刚才他在她手心写的这三个字是何意。

跟着朔无月走到擂台前方,柳岚汐看见了擂台之上站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把长剑,看起来倒是英姿飒爽。

“她这是比武招亲,只要打赢她的人就可以娶她了。”不知何时南棠萧也来到她身边。

柳岚汐闻言皱皱眉,对这种招亲方式她觉得太过草率了些。正想着,一个男子跃上擂台,他年纪约摸四十来岁,足足可以当这姑娘的爹了。

果不其然下面就有人开始吼着:“你这一大把年纪都能做人家爹了,还来凑什么热闹啊。”

“是啊是啊,别白白糟蹋了这么美的一个小娘子。”

“快下来啊……”

男子闻言,不满的朝底下人群开口说道:“这小娘子都没说啥,你们吵个屁啊。再说,这招亲也没说年纪大的不可以参加。”

“这位说得对,我是没说年纪大的不行,那么请问一下你成亲了吗?”女子看向男子,笑着说道:“我可是不给人做妾的,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

男子听后,脸色突然间变得红红的,不好意思的开口,“我……我还未成亲。”

底下人群一下子沸腾了,大家哄堂大笑。

“没成亲?你骗人的吧。”

“对呀,一把年纪了,不想还是个童子吗?”

“哈哈哈哈……”

男子脸色憋得通红,说不出话来。还是女子站出来为他解围,做出开打的姿势,“不管如何,请出招……”

说完二人就在擂台上打了起来,女子没想着年纪轻轻,武功倒是不错,愣是与男子打了好几个回合不分胜负。

正当大家聚精会神观看之际,突的女子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朝着柳岚汐飞去。好在朔无月反应快,拥着柳岚汐滑到一边避开利剑。

这时从四面冲出许多蒙面人来,人群见此吓得大吼着四处奔散,只剩柳岚汐他们被团团包围住。柳岚汐大概懂得朔无月刚说的抓紧他是何意了,低声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朔无月紧紧护住她,淡淡的开口,“只知道有人跟着我们,没想到这女子也是。”

柳岚汐看向眼前挡在他们身前的护卫,眼睛扫到一旁的南棠萧,脑中一道灵光闪过。“怪不得你要南棠萧带着我们出来,你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朔无月笑笑,“不然呢,我现在内力还未完全恢复,以防万一,带着他总不会吃亏。”

二人说话间两方人马混战起来打成一片,朔无月一手持剑杀敌一手紧紧护住柳岚汐。“你可以放开我,这些人还伤不了我的。”

“我知道,你轻功不错,可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朔无月抬眸看了看四周,低沉的说道:“这四周还有人埋伏着,像是冲你来的,我不放心。”

柳岚汐听后眉头微皱,“你这一说我到想起来,在慕城那天晚上来杀我的人似是两拨人。”与她交手的武功都不弱,绝不是沅湘那晚所说武功平平,那么也就只有杀手是两拨人最为合理了。

“一拨是祁王府的,另一拨就该和眼前的差不多。”朔无月双眼微眯,“看身手倒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柳岚汐不知为何就想到上次那个要杀她的妖媚的青衣女子了,她也想不明白为何会有人来杀她,在她失忆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王爷……”没多久丁尧他们就解决了黑衣人来到朔无月跟前。

“今晚还得多谢南棠公子仗义相救。”朔无月看向南棠萧极其身后的护卫,训练有素身手不错,比一般人家的护卫倒是强上许多。

“王爷言重了。”南棠萧这次没有像以往一般笑眯眯的,变得严肃沉着,眼里神色让人看不懂,整个人瞬间变得很有威慑力。

“今天就先到这里,本王和王妃就先回去了,南棠公子自便。”说完朔无月牵着柳岚汐往回走去。转身的一刹那,朔无月手中暗器朝旁扔去,只听得“啊”一声惨叫,先前那个红衣女子从树上掉落,暗器正中眉心。

“丁尧,把他们处理了。”朔无月仍是牵着柳岚汐往前走,头也没回的吩咐着。

南棠萧站在原地看着逐渐走远的二人,嘴角突然弯了起来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