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十六章 毒发明意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468 2016-08-18 18:18:00

  朔无月带着已经昏过去的柳岚汐掉落到崖底的一个水潭中,深秋之际潭水并无凉意相反还暖暖的使人全身都舒畅无比。他抱着她游到岸边,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势。

左肩中了一掌伤势不轻,还好他也跟着下来,不然以她这样的伤根本就无法顺利的下到崖底。朔无月抱着她又回到潭水中运功替她疗伤。好在他们运气好,这潭水是温泉潭水对治疗内伤也有一定效用。

不知不觉间天色暗了下来,朔无月看了看四周,发现不远处就有一个山洞,带着柳岚汐进去发现里面有些许被人住过的痕迹。仔细查看了下确定无任何危险才放松下来,把一直昏迷的柳岚汐放到一旁的草铺上。

等柳岚汐悠悠转醒时,四周黑暗寂静,试着叫了声:“璟王……”没有人回答。起身慢慢的摸索着,发现自己是躺在草铺上,四周尽是石壁,估计应该在一个山洞里。

这时从外面传来些微脚步声,柳岚汐立马屏息静听,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响。

待听到朔无月开口询问了一句,“汐儿?”

“嗯?”柳岚汐听见他此时的称谓有些愣住,很快便反应过来回了一声,直到此刻她才完全放松下来,全身不再紧绷着。

朔无月把柴火点燃就发现柳岚汐靠在石壁之上,刚一进来发现没有人的呼吸声,猜想应是她醒了屏住呼吸,果不其然。

“我刚在外面不远处摘了些野果,你吃些充饥吧。”朔无月拿出一些果子递给柳岚汐,“如今天色已晚,我们恐怕得在这里呆上一夜了。”

“嗯。”柳岚汐点头坐到柴火旁边,边吃着野果边看着朔无月,就算此刻他的衣衫有些破损,依旧还是挡不住那一身的优雅贵气,不见一丝狼狈。

“你为什么会给我挡那一掌?”朔无月看向柳岚汐沉声的问道:“要知道就算是那一掌也不会要我命的,你却反而险些丧命。”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望过来的深邃双眸,光华流转,里面是她看不懂得神色。为什么会为他挡那一掌?柳岚汐扯扯嘴角,她自己也没料到会在那一瞬间替他挡下,完全是下意识就做了。

“王爷认为是为什么?”柳岚汐撇开头,淡淡的开口,“当初在郊外王爷救过我一命,现在熙和不过是还了王爷的恩情罢。”

朔无月听后摇摇头,认真的看着她,“你说谎,不然你为何不看着我。”

“哦,那不然王爷认为是为什么?”柳岚汐看向朔无月,嘲讽的说道:“难不成王爷认为熙和喜欢上了王爷,所以甘愿去替王爷受这一掌?王爷不觉得这样很可笑吗?”

“为何不可以是这样?”朔无月淡淡的开口,“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否认,喜欢上我就很可笑吗。那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

柳岚汐听后愣住了,嗤笑一声,刚想反驳他的话突然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朔无月就看到她手中野果全掉落在地,整个人似虾子一般弓着身子倒在地上。

“汐儿……”朔无月立马上前把她抱在怀中,看着她脸色瞬时变得惨白,汗水如豆子般一颗颗落下,为克制着叫声,嘴唇被她用力死咬着。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朔无月有些慌神了,刚刚还好着的人突然间疼成这样,那野果他刚刚先吃过了,看样子也并不像是中毒。

“没……没事,应该是体内……毒发了。”柳岚汐疼得在他怀中打滚,全身上下都像是被千虫万蚁撕咬拉扯着一般。

“毒?”朔无月拧眉心疼的看着她,“什么时候中的毒,我怎么没发现?”

“呵……”柳岚汐这时候还笑了,忍着疼痛说道:“这是以前就有的,只不过一直用药压制着,没想到发作会这么疼。啊……”

听着柳岚汐的惨叫声,朔无月眉头皱的更深了,心里就像是被什么扯了一下闷疼。“那你的药呢,还不赶快吃了。”

“药不知道掉哪儿了……”柳岚汐看着朔无月着急,想要笑一下却疼得压根笑不出来。“没事,只要……忍过了就好了。”

朔无月看她死死咬牙挺着,嘴唇已经被她咬破了口,血迹慢慢渗出。想也不想的便伸手将她唇齿分开,食指抵在她嘴边,“你若疼的实在受不住,那便咬着我吧。”

柳岚汐此时早已疼的失去理智,将朔无月的食指紧紧咬住,血迹不一会儿便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朔无月却是哼也未曾哼过,看着她疼的苍白扭曲的面容,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道白光,忆起多年前那老头子说的话,“你这臭小子,这能解毒的功法别人是求都求不来的,你偏偏弃若敝屣,总有一天你会感谢老头子我的!”不再迟疑,立马运功手中内力也慢慢输入她的体内。

慢慢的柳岚汐牙关松了下来,整个人也安静了许多。朔无月抬起头来看着她,就算昏过去了眉头也是紧锁,鬓发也被汗水浸透。低下头轻轻吻上她的唇角,就像是对待一件世间难求的珍宝一般小心翼翼。

黑夜慢慢褪去,天空渐渐泛白,当一缕阳光照耀在山洞口时,柳岚汐才慢慢醒来。

“你醒了……”柳岚汐眼还未完全睁开就听到上方朔无月的声音传来,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

柳岚汐发现自己在他怀中睡了一夜,起身抬眼看去只见朔无月正笑着看着她。“你……这是?”尽管朔无月笑着想要掩饰些什么,柳岚汐还是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才一个晚上他怎么就像熬了几夜未睡的人,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嘴唇干燥,脸上神色没有以往的红润,显得十分苍白。

突然间忆起昨晚自己在半昏半睡间,身体内有一股暖暖的气体游走在筋脉里,使得疼痛减轻了许多。难不成……倏地伸手扣住朔无月的手腕,震惊的看着他,“你的内力竟耗损了如此之多,你这又是何必?我……”

“内力耗损殆尽又如何,我是心甘情愿的,你不用为此内疚。”朔无月淡淡的开口,“你既然可以为我挡下那一掌,我又为何不可以为你耗损内力?”

朔无月反手将她手掌握于掌中,食指上的伤痕便显露在柳岚汐眼前。看着上面深深的齿痕,并着早已干涸的血迹,柳岚汐心下震惊不已。

“你毋庸在意,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也只不过是追随本心而已!”朔无月轻声的说着,不希望她为此自责难过,经过昨晚他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她掉下山崖的那一刻他突然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害怕,昨晚看着她痛苦却无力且心疼,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被动的一天。

柳岚汐低头看着被他握住的手,暖暖的温度顺着手心一直传到心口,她突然笑了。抬头看着朔无月,一字一字的说道:“朔无月,我不否认是喜欢你。可现在我没有以前的记忆,对于以后我不知道会如何,这样你还要坚持吗?”

朔无月看着她如星子般明亮的眼睛,沉着坚定的缓缓开口。“不管以后如何,我会都陪着你……”

柳岚汐闻言笑了,是那种发自肺腑的笑意。她懂,这一刻他们二人不过都是遵循本心而为之,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至少在此刻的作为将来就不会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