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十九章 君子钰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621 2016-08-20 14:42:00

  秋季慢慢走过,冬天渐渐来临。这天一早起来外面已是寒风冷冽,枯枝黄叶被吹的飒飒作响,有些经受不住打着旋儿的飘落在地。

柳岚汐和朔无月正在屋内下棋,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朔无月我说你是不是快翘辫子了,丁尧那个家伙居然敢把我给绑着带下山来,肯定是你授意的,下次要……咦?”

说着一个面容俊俏的蓝衣男子大咧咧的走进来,看见正在和朔无月对棋的柳岚汐顿住了。好奇的打量着柳岚汐,肌肤白若雪,容颜绝色。一身白色纱裙,头发只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用一根白玉簪固定,整个人看起来是气质高雅,出尘脱俗。

“朔无月你转性了,哪里找来这么个美人啊?”蓝衣男子大咧咧走近柳岚汐,笑着说道:“在下君子钰,不知姑娘芳名,可有许配人家,如若没有姑娘看我……”

话未说完一颗棋子朝着他面门飞过去,君子钰移步险险躲过,怒骂道:“朔无月,你是想杀了我啊?我又有哪里招惹你了,我告诉你,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

朔无月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下次要在这样口无遮拦的,给你的就不是一颗棋子了。”

“诶,我哪里说错啦……”君子钰倒是纳闷了,以前说他也没见得他这样啊。

“公子……那是我们王妃。”丁尧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他。当着王爷的面敢调戏王妃,你不是找死嘛。

“啊?”君子钰傻眼了,倒是没想到是这样,再次转眸看向柳岚汐。

“汐儿,这是君子钰。”朔无月没理会君子钰,温和的对着柳岚汐说道:“上次我对你说的朋友就是他。”

“君公子……”柳岚汐对着君子钰淡淡一笑。

君子钰是听过说皇上下旨赐婚熙和公主之事,没想到朔无月对她竟如此和颜悦色,心里对柳岚汐更加好奇了。“原来姑娘就是熙和公主,刚才是子钰唐突了。”

柳岚汐倒是笑笑没说什么,朔无月朝君子钰丢去一个东西,“你看看这个。”

“什么?”君子钰伸手接住,柳岚汐定睛一看那不是她掉的药瓶,不想却被他给拾到了。

“你这是哪来的?”君子钰打开倒出一粒嗅了嗅,眼睛瞬间冒出精光。“这是那个高人配的药丸,朔无月你太不够兄弟了,认识医术这么好的人也不告诉我。”

“废话少说,你知道这药丸是干什么的么?”朔无月懒得听他瞎扯,出声打断他的话。

“朔无月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吗?”君子钰不满的瞪了朔无月一眼,“这天下就没有我不认识的药丸,这不就是……”

君子钰说到这儿突然停顿下来,转头看向朔无月,“是谁中毒了?”

朔无月没说话,只看向柳岚汐。

“那个药丸是我的。”柳岚汐看着君子钰,“公子能解此毒吗?”

柳岚汐心中轻叹,她知道自己中的毒无解,没告诉朔无月就是不想他为此担心,没想到他倒是把神医君子钰给找来了。

“可否让我把把脉。”君子钰在得到柳岚汐同意后,静静的替她把脉。好一会儿才说道:“这毒应是从娘胎里给带出来的,否则就凭着这药丸也活不到今日。”

“那你可有解法?”朔无月听他这么一说,担忧的开口。

“此毒……无解。”君子钰看了朔无月一眼,摇头沉声说道:“这毒在江湖上早已失传,至今无人知道其解法。”

朔无月抬头看向君子钰,眼里幽深暗沉,淡淡的问道:“就连你也没法子?”

君子钰避开他看过来的目光,面对朔无月的疑问,迟疑了下点点头。

“罢了,三皇兄也说过这毒他也无法,朔无月你就不要为难君公子了。”柳岚汐倒是不在意的说着,“倒是劳烦公子了。”

“没……没事。”君子钰倒是不好意思的摆摆手。

“小婶婶……”幼梓这时从外面跑来了,柳岚汐答应今天带他出去玩的。

“哟,这不是小幼梓么。”君子钰看见幼梓笑着说道,“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谁知幼梓也只是懒懒的瞥了他一眼,就转身笑着对柳岚汐说道:“小婶婶,准备好了没有,我的功课习完了,现在可以出去玩了。”

君子钰嘴角抽了抽,走过去捏了下幼梓的脸,“你这个小屁孩,跟你小叔一样的让人火大,果真是近墨者黑啊。”

“君子钰……”幼梓不满的拍开君子钰的手,转身对朔无月说道:“小叔叔,他说你坏话。”

“嗯,我听见了。”朔无月淡淡的应了一声,只是在看向君子钰的时候,让他浑身抖了一下。他怎么就忘了这还有有尊大佛在,幼梓越来越坏了,竟学会告状了。

等柳岚汐带着幼梓走后,朔无月脸色一下子就沉下来。“汐儿中的是什么毒,你果真无解?”刚刚看君子钰的神色就有些不对,知道他一定是隐瞒了什么。

“她中的是浮生梦……”君子钰看向朔无月,知道自己瞒不过他。“这毒在江湖早就失传了,况且她中毒时日已久,估计……活不过明年。”

“你说什么,活不过明年?”朔无月猛的看向君子钰语气瞬间拔高,眼里满是惊疑。

“她这毒从娘胎里带出来,要不是那个药丸根本不可能活过十岁。那个药丸也只是暂时的延迟她的毒发时间,现在体内的毒快侵入心脉……”

“可我的内力可以缓解她发病时的痛苦。”朔无月目光锐利的看向君子钰,“以前那老头子也说过我的内力可以帮人解毒,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君子钰不可置信的看向朔无月,没有想到他居然知道内力的事。

君子钰知道要瞒再他是不行,轻叹口气,“这毒虽然可解,可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不说会毁了你一身功力,稍不注意还有性命危险。”

朔无月听后开口问道:“那就是说还是有办法的?”

“办法是有一个,可你有没有想过,柳韶宣在这个时候把她送过来,完全就是冲着你来的。”君子钰皱皱眉说道:“如果你为此毁了这一身功力,让他们有机可趁,到时你要怎么办?”

“我知道。”朔无月淡淡的开口,“可是我不能不救她,就算毁了这一身功力,我也非救汐儿不可。”

“无月,你是认真的?”君子钰看着朔无月,自认识朔无月以来他就是冷心寡情之人,对女子更是毫不假以辞色,没想到对那个女子却如此上心。

“汐儿的毒不管与这些有无关联,我都一定要救她。”朔无月认真的看着君子钰,慢慢的说道:“一眼成灾,一念成魔,有的人只见过一眼便此生难以放下。我已经孤寂了这么些年,现在好不容易遇到她,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

“就算这是个局,我也甘愿入了。我知道我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才是我最重要的。”朔无月说着突然间笑了,“更何况,你认为我是那等无用之人,什么人都能算计我么……”

君子钰怔怔的看着朔无月,见其一脸的坚定,也知道他决定的事很难改,叹了口气。“算了,我不管你了。反正你也是个从不会吃亏的人,相信你会做好一切准备的。要治好她需要找到冰蝉和红莲,等你找到了这两样东西再来找我吧。”

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在门口突然停下,随手丢给朔无月一个蓝色瓷瓶。“你既然为她缓解过痛苦,内力想必耗损了不少,这药可以帮你早日恢复。还有时间不多,半年内找不到那两样东西,就是大罗神仙也没法救她。”

“谢了……”朔无月接过瓷瓶,看着君子钰远远离去的背影轻声道谢。

君子钰没回头的摆了摆手,看来他这次真的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