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十四章 狩猎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3334 2016-08-18 15:08:24

  从吉州城回到璃城璟王府后没几天,苍郁国的使者也慢慢的到来,正好赶上翎玥国的今年秋季狩猎节。

一大早柳岚汐就和朔无月乘坐马车前往狩猎场,距离璃城约摸两个时辰的路途。据说这个狩猎场乃是开国皇帝起兵胜利之始,建国后就把它作为每年秋季狩猎节之场地。

“路途稍远,公主早上又没吃早膳,就先吃些糕点垫垫。”朔无月把点心往柳岚汐那边推了推,“看今天这阵势没有三个时辰是到不了的。”

柳岚汐拿起一块糕点咬了口,掀开车窗一角的帘子看着外面。街道两旁围满了人群,车队一辆接着一辆行驶的很慢,她坐在朔无月的马车上,位置相当靠前了,往后几乎看不到尾。

“这狩猎都有哪些人去,文武百官都要参加吗?”柳岚汐转回头看向朔无月,“你们每年的狩猎都是这么大的阵仗?”

“不是,今年苍郁国使者刚好赶上狩猎节,皇兄就下令三品官员以上可以携家属一同前往。往年也就是一品官员才有资格参加,并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

朔无月说完看向柳岚汐,“据本王所知秋瞑国的狩猎是在开春之际,也只有皇室和一品大员可以参加。”

“是吗?”柳岚汐淡淡的一笑,“王爷倒是比熙和知道的还要多。”

“据传闻说是熙和公主生了一场大病,忘记前尘往事,难不成是真的?”

“嗯,也只是忘记了一些人和事而已。”柳岚汐垂眸,对这种事情跟本就不用隐瞒,只要派人到秋瞑稍微一查就知道了。

朔无月倒是有些讶异她如此轻描淡写,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与她无关。这样坚毅的女子让人看了不禁心疼,真挚的开口道:“不用怕,本王倒认识一个医术较好的人,有时间让他来给公主看看,总是能治好想起来的。”

到这时朔无月有些懂得了她为什么总是裹着一层厚厚的壳,总是不能去相信任何人。在你突然间忘记周围的一切,所有的人和事对你来说都是异常陌生,你肯定会变得害怕,不能全心的去信任,到那时你也只能相信你自己。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此时认真的表情,心下柔软之处被击中,多久了,自她醒来就没有人问过她是否害怕这个问题。她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发现她对失去记忆的惶恐不安,就连三皇兄和沅湘都未发现。

其实她在刚醒来的时候夜间根本就不能入睡,哪怕是现在她依旧是不安彷徨的,午夜梦回间都是零零碎碎的片段,醒来后却全都记不起来,留下来的只是满身的大汗漓漓与心悸。

马车缓缓徐行终是在三个时辰后行驶到目的地,柳岚汐跟随朔无月从车上下来的一瞬间就收到来自各方的视线打量及小声议论。

对于一个能与璟王同乘一车的女子,大家都是十分好奇的。璟王在翎玥国的脾性人人知晓,从不喜与生人接近,女子更是从未有人与他共乘,就算是她表妹李家小姐也从未如此。

“那就是熙和公主,璟王的未婚妻?”

“和璟王站在一起倒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璟王不是和李家小姐……所以才迟迟不肯完婚?。”

对于这些议论柳岚汐听后只笑了笑不予理会,直接跟着朔无月去见皇帝。她知道对于她的出现人们是很好奇的,尤其是现在他们还未完婚更加让人猜疑。

“公主就不问问本王为何不与你成婚?”朔无月在走远后倒是开口,“那些人可都是好奇的紧,纷纷猜测原因为何。”

“嗯?”柳岚汐愣了下,没料到他会突然间问这个问题。“璟王何时在乎别人的看法了,王爷自始都是不受规矩拘束,从来都是凭心做事,哪容得下别人干涉一二。”

“公主倒是很了解本王。”朔无月低头看着柳岚汐,醇厚的嗓音在她耳边响开:“不过,公主就真的不想知道吗?”

“璟王要是想告诉熙和自是会说,熙和毕竟不是神仙能猜透王爷的想法。”柳岚汐看向朔无月淡淡的开口,“不管璟王是为了什么,熙和知道与否又有何用?”

璟王,翎玥国掌权者,心思多变难猜,就算她知道原因那又能改变什么。她可不认为璟王能为了她改变主意,该知道的时候自会知道,既然如此何必为此伤神呢。

朔无月没想到她会如此回答,挑眉道:“公主果真是聪明人。”

“王爷谬赞了。”柳岚汐垂眸,“熙和其实只是较懒而已。”

“是吗?”朔无月深深的看向她,“希望公主是懒得去想而不是公主本就没把本王放在眼里?”

“王爷说笑了,这翎玥国谁人敢不把你放在眼里,熙和只是懒些罢了。”

“如此最好。”朔无月说完率先踏步而去,不知为何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子邪火。熙和公主那淡笑的模样他看在眼里就是觉着闷气,这个女子……忽然朔无月一惊,脸上露出个奇怪的表情,最后只见他轻叹一口气,罢了罢了,既然如此,何不顺心而为!

等柳岚汐赶上朔无月之时,他脸上奇怪的表情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意。柳岚汐不禁暗叹,这璟王果真是心思多变,喜怒无常,刚才还满脸青色,这一会子就雨过天晴了?!

二人来到狩猎场远远的就看到皇上朔烨宁坐在高台之上,旁边还坐着一位貌美的女子,一身玫红宫装言笑晏晏,温柔华贵。

“那是柔妃……”朔无月似发现柳岚汐的视线,轻声为其讲解。“当朝宰相之女,进宫五年无子,却依旧恩宠不断。”

柳岚汐默言,后宫女子进宫多年无子依旧得宠,只能说明此女子聪明善计,绝非一般人。“那个男子呢?”柳岚汐又看向下首一方坐着的男子,只见其容貌俊逸,五官棱角分明,一身墨色锦袍显得刚毅冷峻。

“那是苍郁国的六皇子苍乾……也是这次苍郁国最有可能继任的皇子。”朔无月眼眸微眯的看向苍乾,眼中有一丝光华很快的闪过掩湮没。

高台上的朔烨宁似看到了不远处的二人,对着身边的单公公耳语一番。

“王爷,公主……”单公公不一会儿就来到二位跟前,“皇上问王爷和公主是否前去看台一同观看,一会儿一起狩猎。”

“不必了。”朔无月一口回绝,“你回去告诉皇兄就说本王带着公主在四周参观,打猎就不参与了。”

“是,奴才告退。”单公公领命后退去。

单公公走后朔无月对着柳岚汐建议道:“跟着他们狩猎最是无趣,本王带你去一个地方。”

丁尧牵来一匹枣红马儿,马头高昂四蹄有力稳健,鬃毛浓密整齐,柔顺亮丽,额间一缕却是黑色软毛垂下。朔无月翻身上了枣红马,对着柳岚汐说道:“这是本王的坐骑赤炎,上来……”

柳岚汐看着朔无月伸过来的手,没有接一个翻身同样矫健的上马。朔无月看后,笑了,“没想到公主还会骑马,等回头本王给公主找一匹良驹,我们何时来比一比如何?”

柳岚汐扬扬头,“比就比,熙和不一定会输给璟王你。”

朔无月听后笑的更欢,连着语气称呼都变了。“你倒是第一个敢和我比骑术的,坐好了,我们走。”手一扬鞭,赤炎就如流火一般飞奔而走。

风声呼啸,扑面而来的尽是山间树木清香,二人共乘一骑奔跑在林中,心中的距离在无形中被一点点的拉进。

狩猎场中的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两人共乘一骑呼啸而去,璟王居然会让熙和公主和他共乘一骑,坐骑还是那匹据说就连先皇都没碰过的赤炎?

丁尧是亲眼见证王爷和熙和公主从相见如冰到现在和睦相处的,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见过王爷对那个女子如此上心,笑的如此开怀。

就算是那个他们以为会是王妃的女子也没有让王爷如此开心,难道这次……

谁也没有发现远处一双满含嫉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远远离去的身影。

一路奔跑最后来到狩猎地的一深处。柳岚汐下马后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深秋树林金黄一片,地上铺着厚厚的落叶,踩在上面发出脆脆的声音。

向前走去却是一处断崖,四周山峰层峦叠嶂苍翠开阔,气势磅礴,让人心旷神怡。往崖下看去烟雾氤氲,崖深千丈。

“璟王是如何发现这么个地方的?”柳岚汐实在好奇,因是狩猎场这种林中腹地很少会有人进来,他是如何发现的。

“早前狩猎追着猎物无意间发现此地,以后就每年都会来此转一转。”朔无月淡淡的笑着,“这里远离尘世喧嚣,最是让人能放松肆意。”

柳岚汐笑了笑,不知是因为策马狂奔还是这景**人的缘故,她在不知不觉间放松下来,说话也多了份真性。“都说璟王傲视无双,肆意洒脱不尊世俗,没想到你也会寻此一个地方放松,看来传言并不可信。”

“尘世多烦恼,就算是我也会有着许多身不由己,我也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活的更快活。”朔无月抬头遥望远方,淡淡的开口。“人活一世,自随本心……”

“好个自随本心,熙和今天算是受教了。”柳岚汐听了心中好似打开一个缺口,瞬间豁然开朗。一直以来是她想的太多,做事总是缚手缚脚,反让自己陷入两难之地。

他说的没错,活在尘世就有许多生不由己,没得选择,我们遵从本心却是最好的选择。不管以后结局会如何,都不会后悔如此,因为那才是心底最真实的感觉。

朔无月看向柳岚汐,两人相视一笑。今天不枉他带着她来到此处,她的心中藏事甚多,长此已久必将不堪重负。而自己既然知道了自己的心,又怎会放任此事不管,只希望过了今天她会慢慢放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