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十章 解惑进宫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742 2016-08-18 15:08:24

  “公主你的确很聪明,装作男子也是让人难以辨认雌雄,就是本王第一眼见你也难以认出。”朔无月淡淡的嗓音在亭台内散开,“是幼梓后来的一句话引起了本王的注意,这才顺着公主的侍女查出来。”

“幼梓?”柳岚汐蹙眉,不解的看向朔无月,想不出自己哪里惹了幼梓的怀疑。

“幼梓不知你是女儿身。”朔无月看出柳岚汐误会了,慢慢的开口,“他总归还是个孩子,年幼失去母妃,对于母亲的渴望依赖如此强烈。他说跟在你身边就像是在母妃身边一样,能感觉到那种被爱护的温暖。”

柳岚汐怔住了,她想了许多的猜测,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又听得朔无月说道:“男子与女子终是不同,再怎么温文儒雅的男子也不会让幼梓生出那样的感觉,唯独是女子……”

“然后我的出现在时间上又是如此巧合,璟王起了疑心却顺着沅湘查了出来。”柳岚汐接着朔无月的话往下说,本以为沅湘一个侍女没有人会想要查她,不想着璟王倒是反着常理的查了沅湘。果然是如传闻般说的惊才绝艳,睿智无双……

“那璟王为何会答应此桩婚事?一道圣旨恐怕还不能让璟王为此而折腰。”众所周知璟王手握重兵权倾朝野,在这翎玥国内她不相信圣旨会对他有任何的影响。

“公主是认为本王可以抗旨不尊?”朔无月犀利的反问道,转过头懒懒的看着柳岚汐,“想不到本王在公主心中是如此的一个存在,到让本王有些受宠若惊。”

柳岚汐听着朔无月略微调侃的话语,不动声色的反讥。“可以不可以,那还不是璟王你的一句话,世间千万女子,我不过是其中平凡一人,为何是我?”

“世间女子千万,本王却只愿取公主一瓢……”朔无月此时认真的看着柳岚汐,眼中神色晦暗不明,让她无从读懂。随即朔无月挑挑眉,“这个理由公主认为怎么样?”

“熙和谢过王爷,只熙和福薄当不得王爷如此厚爱。”柳岚汐自是不信朔无月所说的,他究竟是为何,今天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

“公主将会是本王的王妃,又怎会是福薄,必定是福泽深厚。”朔无月好似心情不错,一再的调侃,这熙和公主果真是个趣人。

柳岚汐正想回他几句时,突然听到幼梓的声音远远传来。循声看去只见幼梓飞快从远处跑过来,来到她跟前拉着她上下打量,“柳忆,你真的是女的,玄飞说了我还不相信,没想到是真的。”

“幼梓,不得无礼。”朔无月低沉醇厚的声音轻轻的斥责着,“你的功课已经习完了么,谁准你出来的?”

“小叔叔……”幼梓停下对柳岚汐的围观,撅着嘴向朔无月看去,表达他的不满。“你可不可以饶过我,那么多的课业怎么能习完。再说,我还没有见过柳……小婶婶美美的样子,我不要回去。”幼梓迎着朔无月那锐利似剑的目光,很是识相的改口叫小婶婶。

“你出来宫里可有人知晓?”朔无月总算是松口了,不再追究他的功课。

“没有,我偷溜出来的,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幼梓说道这儿,突然间情绪失落下去。

柳岚汐看着他就像一个渴望着被关爱却找不到归属的孩子,想起朔无月说过他年幼失母,恐怕他在宫中的日子并不开心吧。想起那晚丁尧带他离开,他就一直叫喊着不要回那儿去,他是不喜皇宫的吧。

皇宫,失去母亲的皇子多是可怜的,他们没有母妃及其背后强大的母族为其遮风挡雨,拦住阴谋算计,只能凭借自己在里边抹黑瞎撞头破血流,只为能平安长大。

柳岚汐摸了摸幼梓的小脑袋,笑着对他说:“幼梓,你要乖乖的听话,只有小孩子才不习课业,你说你已经长大了是不是应该跟着璟王好好学习,这样你才能成为像璟王一样聪明的人,对么?”

柳岚汐很喜欢幼梓这个狡黠聪慧的孩子,他在面对璟王时眼里的崇敬之情,她看出来了。不知为何璟王会那么照顾他,但是如果幼梓能和璟王习得一二也是受益匪浅的。

“真的吗,我以后会像小叔叔一样聪明?”幼梓眼里瞬时充满亮光,他最喜欢小叔叔了,以后要是可以像他一样,习课业其实也可以接受。

“真的,我决不会骗你的。”

幼梓看着柳岚汐温柔且真诚无比的笑容,这一幕这句话他记得牢牢的,以至于在后来会因此而错过……

送走幼梓后,朔无月倒是开口了:“公主为何对幼梓那么好,你们相处也不过几天而已?”

柳岚汐却淡淡的反问道:“那璟王又为何对幼梓那么好,皇上的儿子又不止幼梓一人?”言下之意是和你有关系的侄子那么多,为何只对幼梓特别?

朔无月听完愣了下然后无声的笑了,这熙和公主果真是有趣。

在第二天宫里突然来人了,宣熙和公主和璟王进宫见驾。

皇宫雕梁画壁,金碧辉煌。柳岚汐跟着朔无月走在宫道上,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皇宫让人艳羡的景色。

虽然她早知会有这么一刻,却还是止不住忧心。翎玥国的朝堂可比秋瞑国危险多了,况且她一个和亲公主突然失踪,这里面不知会被做出怎样的文章。突然手被人从旁握住,抬眼看去是朔无月将她拉住。

“公主在想什么想的如此出神?”朔无月说着放开了柳岚汐的手,负手而立。

柳岚汐这才发现自己走神却没注意脚下,再往前走就到花圃中去了。“谢过璟王,只是被这景色迷了眼……”柳岚汐看着朔无月那幽深仿佛洞察一切的眼眸,咬咬唇,剩余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放心,有本王在不会有事的。”朔无月心知她在说谎,也不拆穿,只是轻轻的说了这么一句。

柳岚汐听着他似安慰的话语,怔愣了一下,抿紧嘴唇倒是没说什么跟在朔无月身后。

明宣殿内皇帝正在案前批阅奏章,就听到门外太监唱到:“璟王到……”,皇帝抬首就看到朔无月和柳岚汐一前一后的走进来。

柳岚汐走进殿内之后就看到皇帝放下手中朱笔,一身明黄袍服,年纪约三十五六,眉目俊朗,容貌之间和璟王并不相似。

“无月见过皇兄……”朔无月拱手向皇帝见礼。

“熙和拜见皇上……”柳岚汐也紧跟着朔无月向皇帝行礼。

“璟王和公主不必多礼。”皇帝朔烨宁看着二人笑着说道:“前阵子因着公主在慕城被劫,朕心有不安,好在璟王当时恰巧经过救出公主,不然朕倒是无法向秋瞑国主交待。这倒真是应了那句姻缘天定,你们可真是天作之合啊!”

“让皇上担忧是熙和之过……”柳岚汐不明白璟王是如何向皇上解释的,不过他倒是没有说出她意图逃婚之事,让她心安不少。

毕竟她一个和亲公主意欲逃婚,这要传到皇帝耳里只怕两国战事必不可少,尤其秋瞑国如今正处于弱势。

“公主言重了,朕今天找你们来就是听闻璟王救下公主,因着当时情况紧急婚礼事宜皆暂停未议,如今公主既已救回,那婚事就不能再拖下去了。”

柳岚汐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向一旁未发一言的璟王。

朔无月倒是接收到柳岚汐的目光,轻声开口:“皇兄此事不急,臣弟刚好与公主说道要去吉州城,今天正好来向皇兄辞行,明天一早出发。”

“吉州城?”朔烨宁拧眉,没想到朔无月会拒绝,“你不是刚从外回来,这又要出去?”

“皇兄知道臣弟一直是闲不住的,大婚之事等回来之后再议也不迟。”朔无月没有给皇帝反驳的时间,“臣弟还有事要办,就不打扰皇兄了。”

说完之后也不等朔烨宁还有何话要说,脸色如何难看,领着柳岚汐径直从殿内退出。

单公公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抬头瞄了眼皇上愤怒难掩的脸色,额头冷汗直冒。普天之下敢对圣上如此说话的也就是璟王了,倒是苦了他们这些御前伺候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