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九章 交锋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345 2016-08-18 15:08:24

  “你这算是威胁本王?”朔无月丹凤眼微眯,声音却更加低沉了,“要知道本王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了。”

“丁尧传令下去,以后凡是离幽宫的人不得在我翎玥国内进出,若有违背者杀无赦。”

“属下遵命。”丁尧从暗处出来,领命后又很快的离开了。

“你……”青衣女子似乎没有想到朔无月果真会和离幽宫起冲突,咬了咬牙,不甘的看了柳岚汐一眼,转身想要离开,不想却被人拦住去路。

“璟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伤了本王的王妃就想如此轻易的离开,有如此容易之事么。”朔无月的声音淡淡的传来,“这要传出去本王连王妃也护不了,会让人笑话我璟王府……”

“那你想要作什么?”

“这可就要问问本王的王妃想要怎么样了,毕竟你伤的人可是她。”朔无月一个转头就把问题丢给柳岚汐了。

柳岚汐抬头看向朔无月,刚刚她一直没有出声,就是不想参与其中,没想到这人就是见不得她好过,总是给她找一些麻烦。

“既是王爷救命之恩,当然由王爷全权处理。”柳岚汐又把问题转给朔无月,毕竟对离幽宫她不清楚是个怎样的存在,但敢和璟王谈条件的想来也不简单。

在她没有能力对抗之前,麻烦能避就避,祸事能躲则躲。

朔无月看着眼前极力想躲开麻烦的人,挑挑眉,“王妃说的也对,你的命是本王救下的,那从今后这条命就是本王的了。”

柳岚汐听了猛地抬头看向朔无月,却对上一双满含戏谑的眼睛,咬咬牙没有说出反对的话。

看着柳岚汐那不甘的眼神,朔无月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就是想看她除了那一脸淡然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神色,目的达到也就不用再去惹恼眼前人了。

“既然王妃交给本王处理,那就伤了王妃哪儿一处不落的还回去就是了,免得说本王欺负女流之辈。”朔无月淡淡的交代着,丝毫不看对面面色扭曲的青衣女子。

“属下领命。”一个欢喜的声音传来,不正是玄飞一脸兴奋的跳出来,多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事了,他都快憋死了。

“你敢,啊……”青衣女子话还未说完手臂上就已经有了一道伤痕,一把长剑擦着过去落在地上。

“你看本王敢不敢。”朔无月收回刚刚打出的长剑的手,没有人可以威胁他挑战他的一切。“还不动手。”

“是。”玄飞领命,手下毫不留情的朝青衣女子挥去。

不一会青衣女子身上已是伤痕累累,柳岚汐淡淡的看了一眼,受伤之处和她的几乎一样,十一道剑伤不多不少。

心中不由震惊了,就单单一个下属的身手都如此的好,让那女子毫无还手之力,那璟王的武功如今已是何境界了。

朔无月淡淡的扫了一眼倒地的青衣女子,低沉且略带冷冽的声音响起,“记住没有人能威胁的了本王,就算你离幽宫也不行。”

亭台楼阁,山石流水,小径通幽。柳岚汐身着水蓝色百花曳地裙坐于璟王府花园的亭台中,看着这秋季独有的景色,心下倒是赞叹道:璟王府倒是好风景。

殊不知,你在亭台看风景,亭台不远处的人却在看你……

朔无月早就发现了亭台内的柳岚汐,水蓝色衣裙淡雅却不失鲜活,琉璃般的眼睛明亮且灵活,和她着男装时的儒雅气质完全不一样,她可真是让他越加好奇了。

“公主,璟王来了。”沅湘发现不远处正朝这儿走过来的璟王,轻声的提醒着柳岚汐。

柳岚汐闻声转头看去,自那天璟王救下她后已是过了三天,她在王府中未见得璟王一面,现下看到是他到略有些讶异。只见朔无月依旧一身墨紫锦袍,白玉束冠,果然如外界传言般仪表不凡,风度翩翩。

“见过王爷。”沅湘朝着已走到亭台内的朔无月屈身行礼,然后在柳岚汐的示意下默默的退到边上。

“璟王……”柳岚汐站起来向来到眼前的人轻轻福身,“熙和谢过王爷这几天的收留照顾。”同时心中猜测他今天来是所为何事?

“熙和公主不用多礼,你我本是圣上赐婚,早已形若夫妇,王府现在公主也算是主人之一,公主不必如此客气。”朔无月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看着柳岚汐坐下后才到另一边坐下,“倒是本王因事离开几天,若有怠慢之处还望公主见谅。”

“王爷说笑了,谁不知道璟王治下严谨,璟王府里的人都是极有规矩之人,何来怠慢一说。”柳岚汐借着低头喝水的动作,微垂眼帘,好一个形若夫妇,这是在告诉她赐婚是已定之事,反悔不得么?还是说有名无实无权干涉一切?

“王爷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问的?”柳岚汐看不懂朔无月在想些什么,只好先他问出口。这个人城府之深绝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无疑是与虎谋皮,若有选择她绝对不会想要和他有任何牵扯。

“公主是想说你被劫之事?还是……公主逃婚之事?”朔无月挑挑眉,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茶杯。

看着朔无月那犀利幽深的眼神,柳岚汐心下一紧,他果然知道自己是逃走的。轻轻一笑,状似不明的说道:“璟王说笑了,熙和只是被人追杀何来逃婚一说。”

“是吗?”朔无月轻哂,“公主没有想要逃婚,为何失踪久久不出现呢?”

“凶手没抓到,璟王认为熙和会那么傻的自投罗网?”柳岚汐似没看见朔无月嘴角的讥讽,依旧不慌不忙的辩解着,没有证据就算璟王知道她逃婚又如何。

“公主的意思是你怕我璟王府还护不住你一个女子?”

“璟王当然是有此能耐,可买凶之人和你翎玥国皇室有关联,只怕……”柳岚汐停下来淡淡的扫了朔无月一眼,没有再说话。

“只怕本王徇私么。”朔无月倒是开口了说出她未出口的话。

柳岚汐只轻轻一笑,没有回答。

朔无月倒是开口笑了,“想不到公主竟是如此趣人,敢这么明着说本王的人你倒是第一个。不过你大可放心,本王可不是会徇私之人,祁王府的事一定会给公主一个满意的答案。”

“如此熙和便静候璟王佳音。”

“熙和公主果然名不虚传,兰心蕙质冰雪聪明。”朔无月看着眼前的女子,遇事沉着冷静,懂得顺势而为不骄不躁,能在他手下说谎说的如此镇静理所当然的女子倒是头一人。“刺客的事先不说,公主现在如果有什么想要问的,本王倒是可以为你解惑也说不定。”

柳岚汐轻咬嘴唇,低垂眼眸。“既然如此,熙和倒是想要知道璟王是如何认出我的?”

她听沅湘说过以前经常扮作男装和三皇兄一起出宫,对如此装扮是得心应手很难会有人认出她女儿身来,还以防万一没让沅湘变装,为何璟王就只见过一面就认出她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