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十二章 游湖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495 2016-08-18 15:08:24

  “公主,王爷有请……”柳岚汐刚收拾好出了小院门,就见丁尧在门口候着。

柳岚汐跟着丁尧来到别院外就见到一辆马车停在那儿,“公主请……”丁尧弯腰恭敬的做了个上车的手势。

柳岚汐看了看丁尧,上车后果然见到朔无月坐在那儿。“王爷,这是去哪儿?”柳岚汐尽量不去看朔无月,昨晚的事她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你昨晚不是说让我带你出去游玩吗?怎么,公主莫非忘了?”朔无月倒是轻声的开口,“我可是守信之人,既然答应了就必当做到。”

这下柳岚汐无话说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压根儿就不记得了。马车平稳的行驶着,柳岚汐却咬唇纠结着,也未注意到刚才朔无月说话时的自称。朔无月看着她埋头装鸵鸟,无声的笑了,熙和公主果真有趣的紧。

“你昨夜醉酒想必今晨也没用餐,还是用些糕点垫垫的好。”

柳岚汐听后抬头看向朔无月,“昨晚,是熙和失态,劳烦王爷了。”

朔无月听后瞬间变了脸色,刚才还如沐春风一般,这下立马又回到冷漠疏离的态度。“公主还是醉了的好……”

“嗯?”柳岚汐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哪儿惹他突然不快了。

“公主就一定要对本王如此客气,形同陌路?”朔无月冷冷的开口,“公主与本王现在也算婚约在身,公主就打算如此相处下去,本王倒是怀念醉酒后肆意真实的你。”

柳岚汐哑口,真实的自己!你又何尝不是戴着面具,她作为邻国和亲的公主能真实自在的活着吗,他们之间有可能和平相处吗?

柳岚汐不知该如何开口,刚想说些,什么马车却停了下来,外面传来丁尧的声音,“王爷,红枫湖到了。”

朔无月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下马车,柳岚汐看向他的背影,黛眉轻蹙,这璟王是什么意思?

深秋微凉,红枫湖边枫叶飒飒,入目即是一片火红,宛若火焰让人完全感不到深秋应有的萧瑟寂凉。

秋风扫过,枫叶片片飘落,柳岚汐不禁伸手接住,轻声念着:“秋霜尽寒,枫若流丹,叶落不知谁怜……”

朔无月站在不远处看着,“公主倒是好才华,不负这深秋之景,只这意境却是悲伤了些。”

“王爷见笑了。”柳岚汐立马收起脸上的落寞,往前看去,红枫湖中已有许多的游船。“王爷今天是要游湖吗?”

“这红枫湖的秋景最是美丽,也是吉州城特有之景,公主莫要错过的好。”

柳岚汐跟着登上游船,放眼望去湖堤两岸俱是火红的枫树,染红了一片天际。蔚蓝的天空,清澈的碧波,似火的枫叶却是勾勒出一幅美丽画卷。

游船慢慢划行,水波荡漾出一圈圈水晕,偶尔还可见湖中鱼儿自在嬉戏。柳岚汐感受着这美好的景色,心情无比放松,脸上也不禁露出开怀的笑容。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笛音,柳岚汐循声看去却是朔无月。

“你怎么会?”柳岚汐一脸惊讶的看着朔无月,他怎么会这首曲子?这曲子是她出嫁前一晚作的,从未在人前示演过,他是如何得知的?

“公主怕是忘了昨夜之事。”朔无月放下笛子,“这可是公主教给本王的。”

不由得想起昨夜她因为贪杯喝的醉了,迷迷糊糊的煞是可爱。

“咦,你怎么变成两个了。”不一会儿柳岚汐就有些迷糊了,指着对面饮酒的朔无月,娇嗔道:“唉,你……你别动!一动就数不清了,怎么这么多朔无月啊。”

朔无月放下酒杯,抬眼看去,柳岚汐已经醉了。喝醉的她歪歪扭扭的坐在凳子上,脸上红霞一片,配着白白的肌肤,看起来倒是比白日冷凝的模样多了份娇气。

只见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对面的朔无月,嘟嘟嘴。“朔无月,你又不喜欢我,作甚非要娶我呢?你还要对我那么凶……”

“本王何时凶过你了?”朔无月轻声开口,他倒是不知这个熙和公主居然不像表面一般镇定淡然,实际心里还是怕他的。

“为什么没凶,整天冷着脸,还老是猜忌我。”柳岚汐说着摇晃着慢慢的走到他面前,“我也不想要嫁给你的,我只想要一个简单的生活,怎么就如此的难呢?!要不,你去跟皇上说不想娶我了,放我走好不好。”

“不好。”朔无月冷声说道,看着她突然亮起来眼睛,心中像是被什么击中。从未被人如此的嫌弃过,这心里还真的不是滋味。“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嫁给本王呢?”

“为什么?”柳岚汐愣愣的说着,然后傻傻的笑了,“我又不喜欢你啊,老是端着架子,一点都不好。你肯定还在心里想我是坏人,是奸细……呵呵,告诉你啊,我是个好人,不是奸细,都是他们让我嫁过来的。”

“他们都是坏人,有事都瞒着我,所以我才想要逃出来……”

“我没有怀疑你。”朔无月没成想到她喝醉了会是如此,就像一个孩子般数落着他们的罪状。在一开始他是怀疑她的用意,可经过这些天的调查相处,发现她其实也只是个无辜人而已。

只不过她身上似乎藏着什么秘密,就似一个谜团,还有柳韶宣和离幽宫……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略带宠溺的话脱口而出,就连朔无月自己也惊到了。看着面前喝的醉醺醺的女子,心里好似有什么被种下了,正在慢慢发芽等待着开花结果。

“呵呵……”柳岚汐傻傻的笑着,摇摇晃晃的一脚没站稳,朝着朔无月倒去。

朔无月眼疾手快伸手抱住她,清甜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让他心神微微一晃。到不知这平日看起来冷静自持的熙和公主喝醉了会是这样的娇气可爱,又也许这才是她本来的真性情。

“你说我是好人,那你也是好人,我吹曲子给你听好不好。这是我自己想的,还没有人听过哦……”柳岚汐斜靠在朔无月怀里,说着也不管他答不答应,自顾的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巧的短笛吹奏起来。

笛音悠扬略带忧伤,在这静谧的夜空上盘旋,突然间她的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来,打湿在他的衣服上,氤氲开来。

朔无月看着她吹着笛子突然间就落泪了,不由一惊,“你……”

柳岚汐停止吹奏,看向朔无月,轻轻的吸了下鼻子,“我……我心里好难受,是不是快死了呀?”

“瞎说,什么死不死的。”朔无月喝止住她的话,“你只是喝多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可是,我真的好难受啊,就像有人在扯它……”

“乖,你没事的,就算你不行了,我也会从阎王手中把你抢回来。”朔无月轻声的哄着她,看着她傻乎乎的模样,心里一片柔软。

他不会想到在以后,他这句话会成真,险些就失去她。

送着迷糊的柳岚汐回房,又被她闹着要听他吹笛子,朔无月无法都依她,倒是看得一旁的沅湘傻愣愣的。璟王和公主关系啥时候这么好了?!

柳岚汐郁结,她昨晚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是……是吗?”

朔无月看着柳岚汐纠结傻愣的模样,笑出了声,“公主真是有趣,和公主相处的每一天本王都甚是高兴开怀。”

柳岚汐傻傻的看着朔无月,虽然早知他长得俊美,没想到笑起来却是风华绝代,俊美无双,摄人心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