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十一章 吉州对饮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639 2016-08-18 15:08:24

  柳岚汐跟着朔无月身后没有开口说话,璟王和皇上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虽然知道璟王手握兵权权倾朝野,但也未料到他竟如此对皇帝说话。

心中不由想起坊间传闻,先帝当年最是喜爱十三子朔无月,一心想要传位与他,但到最后不知为何继承大统登上皇位的却是五子朔烨宁,而十三子则是被封为璟王,手掌兵权。

莫不是这中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看璟王对皇上的态度无喜无悲,倒是皇上对璟王却和颜悦色。

“公主莫不是又被景色迷了眼?”朔无月略含讽刺的声音响起。

柳岚汐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出了宫门,没有理会璟王似嘲讽的话语,问出心中的疑虑“璟王刚刚为何要拒绝皇上?”

“怎么,公主就那么想要嫁给本王?”朔无月倒是淡淡的反问。

柳岚汐嘴角微扯,嘲讽的说着:“璟王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为何抗旨?这婚以后不都得成,推脱到不像是璟王的作风。”

“本王想如何还没有人可以左右。”朔无月看着柳岚汐,倒是有些嘲讽的开口,“况且这婚事公主不也是不喜吗,如今这婚事暂停,不正好合了公主心意?”

柳岚汐听他如此说,也只得作罢,对于璟王的心思她是一直都未看透过。

“公主回去后收拾一下,明日和本王一起去吉州城。或者……”朔无月说道这儿故意顿了顿,“公主也可以留在此处,每天没事进宫和皇上的后宫嫔妃喝茶聊天。”

朔无月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就如他人一般喜怒皆不形于色。柳岚汐未做思考直接回道:“我会去吉州城。”

笑话,让她留在此处和后妃聊天周旋,对皇帝和璟王关系都不明白的情况下,这无疑是自讨苦吃自寻死路。

虽然跟着璟王也好不到哪儿去……但总比一个人呆在这儿的强。

一大早天还未明柳岚汐就被叫起身,洗簌过后由人领着上了早已备好的马车。撩开帘子才发现朔无月早已坐在那儿等着,她上车的身影顿了顿,只听到朔无月开口:“公主不上车是忘了什么没拿么?”

柳岚汐听后确定没走错才进了车内,她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环顾四下发现这马车不仅坐着舒适而且空间还不小,朔无月斜倚靠坐着看书,而中间的小桌上则放着糕点茶水一点也没有晃动的迹象。

柳岚汐看了看朔无月,不在意的撇撇嘴,靠着闭目休息。昨晚没有休息好,梦魇了一晚上,这下正好当作补眠。

就在柳岚汐迷迷糊糊睡着后,朔无月放下手中书本,转头看向她。精致的五官,小巧玲珑,睡着了倒是少了醒着的那一份疏离感,看起来要可爱些。

想着手下传来的消息,朔无月嘴角轻弯,这熙和公主倒是个谜一般……事情看来是越来越好玩了。

在柳岚汐醒来之际,马车也刚好停在一座别院门口。看了看身上盖着的软毛织锦披风,应该是她睡着了朔无月给她的。

“醒了,刚好也到了,下车吧。”朔无月也放下手中的书,转头看着她。

“嗯。”柳岚汐轻点头,轻轻的说了句,“谢谢……”

说完就急急忙忙的离开,而朔无月在一瞬间怔愣过后莞尔一笑。

柳岚汐下车之后才发现外面已是夜色初上,因着车里有明珠照明倒没有发现她这一睡竟睡了一天。

“走吧,愣着作甚?”朔无月也下来了,就见着傻愣在一旁的柳岚汐,他倒是发现了她总是爱走神,不管在什么时候。

“这里是?”柳岚汐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别院,疑惑的目光看向朔无月。

“这是本王在吉州城的一座别院。”

朔无月说完后率先走进别院,柳岚汐则紧跟其后。这别院样式风格倒是和璟王府不一样,亭台楼阁没有王府的奢侈贵气,却独有匠心十分精致。

“王爷、公主……”丁尧和沅湘从一旁迎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老者。

“奴才见过王爷……”年老者看到朔无月很是高兴,笑眯眯的行礼问安。

“风老不必多礼。”朔无月此刻也露出了微笑,转头看向柳岚汐道:“这是熙和公主,这是别院的管家风老。”

“奴才见过公主。”风老向着柳岚汐行了一礼。

柳岚汐伸手微扶了下,笑着轻声说道:“风老不必多礼,是熙和叨扰了……”

“行了,那些虚礼在此处就不用讲究了。”朔无月出声说道:“风老,公主这几天就住在此处,你让人把璟枫院收拾出来。”

“奴才知道了,马上下去准备,饭菜早已备好,王爷和公主请……”风老说着领着二人向前走去。

柳岚汐跟着朔无月吃了顿饭,嗯,这饭菜真的很不错,怪不得朔无月如此欢喜。回到自己暂居的小院,因着路上休息了到了晚上反而无心睡眠。

随意的在这园中走着,不想却在一个凉亭中发现了对月饮酒的朔无月。

“熙和公主?”朔无月略带疑惑的开口。

柳岚汐本想装作未看见就此转身离开,不成想被他发现,只得迎上前去。

“璟王真是好兴致,晚间在此对月饮酒。”

朔无月没有理会柳岚汐略有调侃的话语,轻声开口询问:“漫漫长夜公主即无心睡眠,何不来饮上一杯?”

柳岚汐略微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去,拿起酒杯轻轻一饮。

“果然是好酒,甘甜香醇。”喝完轻赞一句,“怪不得璟王要夜间再此偷饮,要是我有这种好酒也是舍不得在人前拿出。”

“公主真是有趣之人,如若本王真想藏起来,又何故让公主浅尝?”朔无月这时倒是少了白天的那份冷厉疏离,温和的笑着。

“这酒是本王以前在此酿造的桃花酒,如今想起来了挖出来倒是让公主给赶上。”朔无月说着又给柳岚汐倒了一杯。

柳岚汐也不推脱,跟着又喝了一杯,这酒喝起来真的香甜可口,喝下后在嘴里还会余有淡淡的桃花香让人回味无穷。

夜色正好,月光蒙蒙,白色光华渐撒在亭中畅怀对饮的二人身上,氤氲出淡淡的温馨。一阵微风飘过,吹起了园中花草摇摆,恰一道清脆笛声慢慢响起飘散在天际,勾勒描绘出一幅安静美好的画卷。

天色大亮,柳岚汐蒙蒙的睁开眼,意识还有些不是很清晰。轻轻的叫了声:“沅湘……”

“公主你醒了。”沅湘端着东西正好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已经醒来的柳岚汐。

“我这是怎么了,头晕乎乎的?”柳岚汐半坐着靠在床上,揉着脑袋,显然已经忘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不知为何你和王爷饮酒,喝的大醉。”沅湘说着转身端过一碗汤水,递给柳岚汐。“公主赶快把这汤喝了,这是王爷特意命人做的,说是可以醒酒解头疼。”

“我记得我没有喝多少啊?”柳岚汐接过汤碗,皱皱眉头,好像是有那么回事,昨晚睡不着遇到璟王和他喝了几杯。

“王爷说了,这酒醉人……”沅湘接过空碗放在一旁,“公主昨日喝的大醉被璟王送回来倒是吓了沅湘一跳,还不知道公主喝醉了原是这番模样。”

“嗯?”柳岚汐不明所以的看向沅湘,“我昨晚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拉着璟王不让走,还一个劲儿的让他吹笛子给你听。”沅湘笑着说道:“不成想璟王居然都依了公主的要求,折腾了好大宿才睡下。走时还嘱咐沅湘好好照顾公主,今天一大早就命人送来醒酒汤。”

柳岚汐这厢是听得是目瞪口呆,她最晚真的这么失态,这让她日后怎么面对璟王。深吸一口气,吩咐沅湘,“这事儿以后不许再提,我要起来洗簌……。”

“是,沅湘知道了。”沅湘也知柳岚汐脸皮薄,也不再说了,笑着伺候柳岚汐起身洗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