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八章 救美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500 2016-08-18 15:08:24

  柳岚汐一回到房间就让沅湘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璃城,今天被朔无月这么一算计以后麻烦必是不少,另一方面她是怕朔无月今天会看出些什么,离开是此时最好的选择。

“你说的就是他?”二人刚出得城外就又被一队人马给拦住,一个青衣女子高傲的轻扫了一眼柳岚汐她们。

“对,就是他。小人亲眼看见他们从那个厢房内走出来,绝对不会有错。”一个男子站出来笑的极其谄媚,看向柳岚汐的眼神却是恶毒无比。

柳岚汐看到男子,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原来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被她收拾过的地痞领头男子。本想着饶他一命,看来是死性不改自找死路啊。

“哼,小子识相的就把冰蝉交出来,不然有你苦头吃的。”地痞仗着身边有人武功高强,不知死活的挑衅着,活脱脱的狐假虎威。

柳岚汐一个眼神锐利的看过去,地痞立马收声向后躲了躲,他可没忘记不久前被揍的情形。如今有人来找这个小子麻烦,还是让她们收拾去,他只要最后能出口气就好。

柳岚汐不再搭理地痞,这种人和他计较没得失了身份。目光移向一旁的青衣女子,年纪和她差不多大,长相倒是极其艳丽,一双媚眼轻挑妖娆万千。

“冰蝉在你手里?”青衣女子开口,声音也如其人般妖媚惑人。“你说吧要多少钱才会把它交给我。”

“姑娘你好像误会了,冰蝉并不在我手里,他人之言不可轻信。”柳岚汐无奈,心中此时恨死朔无月这个始作俑者,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有这些个麻烦,看对面的女子也不像是好惹之人。

“胡说,我亲眼看到那个买了冰蝉的人就是你手下,那厢房除了你就没有其他人。”地痞听得柳岚汐否认,急忙跳出来指证。

“哦,你看到他和我在一起就认为他是我手下,这理由是否太过牵强了点。”柳岚汐平静的反驳着。“这位姑娘不是在下不给,实在是那冰蝉确实不再我手上,不然就是送给姑娘那也算是宝物配美人了……”

“呵,你小子到会说话。”青衣女子似乎被此话取悦,笑了起来。随即眼都不眨的一剑挥向地痞,剑锋锐利无比的划过他脖子,血流瞬时喷涌而出,女子身上却无沾上半点。

“无用之人……”青衣女子看也不看一眼死不瞑目的地痞,语气神色间满是轻蔑。

柳岚汐看着女子谈笑间取人性命的动作心中寒意阵阵,她知道女子是在做给她看的,无非是杀鸡儆猴下马威。要是她不交出冰蝉,这就是下场。

“怎么样,冰蝉重要还是性命重要,你可要想好了。”青衣女子笑意盈盈,显然不相信柳岚汐的说辞。

“都说了冰蝉不在我们手中,你们怎么还是要缠着我们。”沅湘有些急了,这些人杀人都是不眨眼的,今天估计是个麻烦了。“那个冰蝉有本事你们自己找那个璟王要去,是被他买走的。”

“璟王?”青衣女子嘴角勾了勾,“你这个推脱之词倒是想的好,就不知你们和璟王是什么关系了。”

“你……”沅湘还想辩驳,却被柳岚汐给拦下了。

柳岚汐早就知道说出璟王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璟王从未在厢房内被人看见,而且她们之间又从无联系,这话说出来就是她也不会相信的。

“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了。”青衣女子耐心用尽,媚眼杀气尽显,飞身向前朝柳岚汐挥剑而去。

柳岚汐无法只得迎战,女子武功并不弱,而她手上并无兵器,只有手中纸扇能稍抵挡一会儿,好在她轻功还行不至于落了下乘。可长此以往,对她极其不利,再看沅湘应对女子带来的几个人也有些吃力。

两方相对,柳岚汐刚一脚踢落女子长剑,形势好转之时,沅湘却不敌对方人多败下阵来。柳岚汐为救沅湘不顾身后危险,也是生生受了女子一掌。

“公主……”沅湘看着吐出一口鲜血的柳岚汐,情急之下叫了出来。脸上神色担忧且自责无比,要不是为了救她,公主也就不会受伤了。

“我没事。”柳岚汐挥开沅湘慢慢站起身来,擦擦嘴角的血迹,眼神倔强毫不示弱的看向青衣女子。

“公主?”青衣女子眯着媚眼看向柳岚汐,“你居然是翎玥国的公主,还真是小看你了。不过就算是公主,在这儿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青衣女子说完杀气毕现,没想到惹上皇室的人,趁着现在杀了她没人会知道,不然义父那里知道自己惹了麻烦,不会轻易饶过自己的。

躲闪着女子步步紧逼的杀招,柳岚汐渐渐感到吃力起来。经过刚才的打斗加上又受了伤,撑到现在她已是强弩之末。

女子看着柳岚汐渐渐不敌,嘴角向上翘起,手中长剑快速而有力的刺向柳岚汐,“躲是没用的,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能死在我手里你也不亏了。”

眼看柳岚汐躲闪不过快要被剑刺中之时,一个墨紫身影揽住柳岚汐飞身躲开且挥出一掌打在青衣女子身上,女子瞬时一口鲜血吐出重伤倒在地上。

“王妃,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醇厚低沉的声音在柳岚汐耳边响起,让她浑身一僵,没想到救她的会是这些麻烦事的始作俑者,璟王朔无月。

“你是什么人?”青衣女子抬头恨恨地盯着来人,然看到此人相貌时却怔住了。她见过不少的俊美男子,但至今还未有人能和眼前之人相比,刀工鬼斧般雕刻出的五官精致俊美,尤其是那双丹凤眼内的光华让人移不开眼,墨紫锦衣相称之下如王者冷峻华贵,气势逼人。

朔无月没有回答她,甚至连看也没看一眼。从刚才他的眼神就一直落在揽在怀中人的身上。感到怀中之人的僵硬,嘴角不经意的微微勾起,刹那间芳华也不及此。

柳岚汐略微使劲挣扎了下,离开朔无月的怀抱,微垂下眼帘。“谢过王爷相救之恩……”

朔无月低下头看着眼前的人,一身白衣因打斗早已蒙尘凌乱,还有好几处刀剑划过的伤痕正在浸血,明明早已疲惫不堪却强撑着在他面前不露一丝软弱,这熙和公主真是让他兴趣越来越大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管我离幽宫的事?”青衣女子看着前方轻声交谈的两人有些恼怒,从前哪个男子见她不是殷勤的靠上来,今天却被人彻底的无视了。

“离幽宫……”朔无月终是看向青衣女子,低沉的声音里却带着一股子的寒意,“你离幽宫从什么时候起居然敢在翎玥国内如此放肆,光天化日下就敢劫杀本王的王妃……”

“王妃?”青衣女子不可置信的看向柳岚汐,刚刚那个丫头叫的明明是公主,怎么会……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神愤然的看向她。“你就是柳岚汐!”

柳岚汐看着青衣女子眼里突然而来的恨意,很是不解,“你认识我?”

“哼,柳岚汐你倒是命大。”青衣女子没有回答柳岚汐的问题,转头看向朔无月,“璟王,就算她是你王妃又如何,我离幽宫是不会怕的,况且你也不会为了一个和你毫无感情可言的王妃来和我离幽宫起冲突,相信王爷也清楚这对我们两边都是没有任何好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