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六章 再遇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520 2016-08-18 15:08:24

  聚宝斋,璃城最大的一个竞价交易地,每五年举行一次宝物竞价,进行交易的物品都是难得的一些珍品。每次一到时间,璃城就会聚集很多人,大家都想看看平时难见的珍品,尤以今年来人最是多,因为竞价的物品中有从天山获取的冰蝉。

冰蝉生长于天山之巅极寒之地,每十年蜕一次皮,需要蜕皮6次才会破冰而出,也就是一甲子才会有一只冰蝉成熟,且在极寒之地,捕捉更是不易。

冰蝉药用价值很高,传说可解百毒,避百蛊,食之可功力大增,强健身体,疑难杂症尽除之。世人竞相争之,可是冰蝉不仅捕捉不易,就连捕捉后保存也是不易的,需要寒玉盒子才能使它经久不坏,否则一旦离开天山立马腐烂毁之。

柳岚汐带着沅湘刚一踏进聚宝斋,就听的一个软糯的声音,“柳忆,沅湘……”

柳岚汐循声望去,只见幼梓在二楼一厢房内正使劲儿的向她们招手。“公子,是幼梓。”沅湘看到后有些激动,杏眼里满是欣喜,从那天灯会幼梓离开后就再也未见,她其实也很想念幼梓。

这时丁尧从楼上来到柳岚汐跟前,微弯腰拱手低声道:“我家爷有请公子厢房一聚。”

柳岚汐抬头看着正趴在窗户沿上的幼梓,微沉吟了下,还是随着丁尧上了二楼厢房。刚一进的房内,一个红影扑了上来。

“柳忆我好想你啊,小叔叔说也许你会来这儿,果然我又看见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幼梓今天依旧一身红色锦袍神采奕奕,紧紧地把柳岚汐抱住不撒手。

柳岚汐低头看着幼梓,故作冷淡的回道:“没有。”

“啊!”幼梓听后愣住了,随即小脸皱成一团放开柳岚汐,气鼓鼓的走到另一边背对着她坐下。“坏柳忆,臭柳忆,一点儿都不想我,不要理你了,哼……”

柳岚汐看着幼梓孩子气的动作,不由得笑了,还是沅湘看不下去了,“幼梓,公子他骗你的,我们其实很想念你的。”

“真的?”幼梓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深海之中洗涤过的玉石一般剔透。“坏柳忆,就知道骗我,还是沅湘最好了……”

柳岚汐听着他孩子气的话无奈了,现在自己到成坏人了,早先是谁说她最好了。

“幼梓,不得胡闹。”正当幼梓喜滋滋的拉着沅湘说话时,一个醇厚且低沉的声音轻轻的苛斥着,“还不快坐好。”

幼梓听后,放开沅湘乖乖的走到一旁坐下。柳岚汐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男子坐在房中,脸部轮廓棱角分明清晰俊美,一双丹凤眼内光华四转,深邃幽暗,再配合上一身的墨紫锦袍,一身王者气势尊贵不凡,霸气逼人。

柳岚汐看着此人,眼神闪了闪,拱手问道:“在下柳忆,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我家爷乃翎玥国璟王……”丁尧冷淡的报出男子身份,到令柳岚汐心下一惊,早知幼梓身份不凡,不成想却是和皇家有关,而璟王朔无月不正是她要嫁之人么。

那边沅湘听后差点叫出声来,璟王……这下完了,公主这莫不是自己撞到刀口上去?

“草民柳忆见过璟王殿下……”柳岚汐稳住心思,低眉垂首问安。

“不用多礼,幼梓年幼胡闹离家,幸得你出手收留照顾,本王甚是感激。”朔无月说着眼神锐利的看向柳岚汐,“念你照顾幼梓辛劳,本王可许你一事作为答谢,只要是在本王能力范围之内……”

“柳忆不敢,能照顾小公子是柳忆之幸,不敢居功。”柳岚汐眼帘轻敛,好一个璟王,许下这个诺言无非是在试探她的心思,果真是心思深沉之人。

“是么?你要知道璟王一诺意味着什么,你就这样放弃?”朔无月盯着柳岚汐,似要把她看个透彻,对于此人他接近幼梓是无心还是有意?

“柳忆不过一白身,最是喜欢四处游玩,能遇到小公子也许是缘分,不敢奢求功劳。”可不是缘分么,自己想法子要躲的人,就那么给撞上了。“再者,柳忆和小公子在一起还是很投缘,照顾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朔无月听后倒是没有再问什么,眼神示意丁尧,很快捧了个盒子出来。“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强求,看你衣着气质如尘,钱财俗物恐怕你也不谑,这个你就收下吧。”

“柳忆谢过王爷,谢过小公子,只是这礼……柳忆不敢收。”

“柳忆……”幼梓听她拒绝有些不高心了,不顾他小叔叔的规矩,噌的从椅子上跳下来,一把抢过丁尧手中的盒子使劲儿往柳岚汐怀中塞去。“不许叫我小公子,叫我幼梓,这东西你一定要收下,不可以说不。”

柳岚汐看着幼梓瞪着她,在看看一旁对此不发一言的璟王,不知如何才好,对于璟王实在不想有过多接触,难道这就是宿命,该来的总也逃不过?

“这是幼梓亲自给你挑的谢礼,和本王无关,你可以收下。”朔无月像是看出柳岚汐心中不愿和他扯上关系,倒是开口给了个解释。

柳岚汐垂首,低低道了句:“是……谢谢幼梓。”

翎玥国璟王传闻聪明睿智心思缜密多谋善断,果真名不虚传,就这么一会儿能看出她的心思,这样的人实在是危险之极。

幼梓见柳岚汐收下礼物很是开心,高兴的拉着她一起坐下说着这几天分开过后的事,在此期间朔无月倒是一句话也没有,对她们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无。

楼下会场叫卖也已开始,幼梓拉了拉柳岚汐,“柳忆,你今天来聚宝斋是要买什么东西吗?”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啊!你是不是也和小叔叔一样想买那个冰蝉?”

柳岚汐听幼梓这么一说,下意识的朝朔无月那儿看去,不想却对上他那深邃无波的眸子,随即无意识的咬了下嘴唇很快收回目光。

“我只是好奇这个传说中的冰蝉是什么样的,竟引得大家趋之若鹜竞相争之。”

“唉,不就是只虫子嘛,有什么了不得的。”幼梓倒是不在意不满的撅撅嘴。

虫子?柳岚汐听着幼梓孩子气的话,莞尔一笑,天下人都争着抢着要的冰蝉倒在他眼里成了不值一文的虫子。

她脑中突然有什么闪过,心中突然明了豁然,摇头轻笑。孩子果真是想的最简单却也最是真实的。

冰蝉不管它传说如何,终究也只是一只虫子,它的价值自始都不会超过此,世人却为它散尽千金不算还争先抢着大打出手,多的是闹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唉,要不是她,小叔叔才不可能来这儿买这个臭虫子。”幼梓说着有些不高兴的看了看下面漫天喊价的人们,“柳忆你说一只虫子值得他们如此吗?”

“值与不值,这得看拿它作何用,又或者拿什么代价去得到它。”柳岚汐淡淡的少了一眼台下,“就像你所说的,它再怎么珍贵也不过是只虫子,一个死物如若用性命相搏之,这值得吗?”

“我就说嘛,柳忆是和小叔叔一般聪明的,小叔叔你说呢?”幼梓高兴的转过头看向朔无月,柳忆说的就和小叔叔告诉他的一样嘛。

朔无月挑挑眉没有答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柳岚汐一眼,倒是没有想到他看的如此透彻。世人皆因传说而对冰蝉趋之若鹜,一直都忘记了它的作用几何?并且传说本就不可全然信之,可还是有那么多人命丧与此,只因人性贪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