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七章 中计遇劫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349 2016-08-18 15:08:24

  看着下面的叫价已经很高了,也只有两个人还在坚持不相上下,大伙都屏着大气不敢出声就怕扰了这花火四起的场面。

朔无月看了眼丁尧,颔首示意,丁尧开口叫价是刚刚价钱的一倍,瞬时整个会场都沸腾了。这可是聚宝斋近几年叫价最高的了,就是不知楼上厢房坐的是何人,如此大气。

楼底下再无人喊价,老板一锤定音,冰蝉不一会儿就送到了朔无月他们所在的厢房。幼梓首先急匆匆的要跑去看,被朔无月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不看就不看,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破虫子么,哼……”看着丁尧手里装着冰蝉的寒玉盒子,幼梓不满的念咕着。

“丁尧,把东西带下去,好好看着。”朔无月淡淡的吩咐,他自己则始终是一眼都未看那冰蝉。

东西既已得到,朔无月自是不久留,带着不情愿的幼梓先行离开了。

柳岚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不解,看他的样子本就不在意此物,为何要花如此多的钱财去买下一个自己并不在意的东西?突然想起先前幼梓说过的,要不是她才不会来,只是这个她又是谁?

在朔无月一行离开不久后,柳岚汐也离开了聚宝斋,不想在一个胡同内被人给围堵了。

“你们就是刚刚在厢房内买了冰蝉的人,赶快把冰蝉交出来,不然……”领头的一男子见的柳岚汐她们只有两人威胁着说道:“要知道我们兄弟这么多人,要杀你们两个实在是易如反掌,赶快交出冰蝉还可以饶你们一命。”

“你们弄错了,买走冰蝉的并非我二人,我又拿什么交给你们?”柳岚汐看着眼前拦路的人,大约十几个都是些乌合之众,并不足为惧。

“你休要骗我们,我们看到那个叫价的人亲自恭敬的引你们上楼,还说不是你们的人。”领头的立即反驳,“再者说了,我们也只看到你二人和那个叫价的人带着孩子从楼上离开,除了你们之外厢房内就再无一人,还说不是你们?”

听的这话,柳岚汐立马意识到自己上当中计了。好一个璟王朔无月,祸水东引这招数倒是用的很好。

从一开始丁尧接引她们就是一个计谋,他自己倒是自始自终都未曾露面,而自己却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丁尧幼梓接触,冰蝉不在自己身上都说不过去了。

“别说冰蝉不在我们这儿,就算是在又凭什么交给你?”柳岚汐冷声的问道,被璟王如此算计是她大意出错,可眼下这些人她还看不上眼。

“哼,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上,抓住他拿到冰蝉,咱们就有好日子过了。”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大家都一涌而上朝柳岚汐她们扑过去。

柳岚汐冷笑一声,这可是你们自找的,没一会儿地上就躺倒了一片。

“大侠饶命,小的有眼无珠冒犯大侠,小的错了,再也不敢了,饶命啊……”领头的被打在地上,疼得冷汗直流,一个劲儿的求饶。

“滚,下次要是再让我遇见你,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事的了。”柳岚汐看着他们狼狈的模样,冷声训斥着。

“是是是,小的再也不敢了……”领头的人见柳岚汐不深究放他们走,立马连滚带爬的带着人离开了。本以为是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子弟,又只有这主仆二人,所以才胆大的带着弟兄想要强抢,谁知却如此厉害,差点就折在这儿。

璟王府,丁尧进得书房内就看见朔无月正斜倚靠坐在书桌后,一手撑着着下颌,另一手放在桌案上轻轻敲击着。

“王爷。”丁尧低头恭敬地行礼后回禀道:“他们离开后有一帮人拦住了去路,不过都是一帮地痞之流,柳忆身手不错没几下就解决了。”

“嗯。”朔无月手指停止了敲击,轻轻应了一声,似乎对此事兴趣不大。随即看向丁尧,“上次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丁尧不知王爷为何会突然提此事,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请王爷恕罪,属下还未查到熙和公主的行踪……”

这事说来丁尧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手下人的能力他是清楚的,查个人的下落不应该这么久了都没消息,偏偏这熙和公主却像消失了一样,毫无音讯。

朔无月听后坐直了身子,淡淡的开口问道:“本王是否月俸发的过多?手底下的人该饿上一饿,省的整天吃得太饱脑子却不够使。”

丁尧眼角抽了下,王爷这是变相的骂他们是饭桶吗?听王爷的语气虽然淡漠,但他知道王爷已经不满了。

朔无月没有再看丁尧,拿起书桌旁的一卷画轴扔了过去,“这是本王刚刚让玄飞找来的,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丁尧接住画轴,慢慢打开,整个人都愣住了,这个不是柳忆身边的那个叫沅湘的丫头么?从画卷上移开眼,不解的看向朔无月,“王爷,这是……”

“这是随着熙和公主一起消失的贴身侍女画像。”朔无月的声音淡淡的在空旷的房内响起,却惊得丁尧手中画像险些掉在地上。

沅湘是熙和公主的贴身侍女?丁尧脸色瞬间变了,怪不得王爷要骂他们饭桶了,居然犯了如此的一个错误。

他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只追查熙和公主的下落,却完全忘了这个侍女,居然让熙和公主在他们身边而不自知。

“自己去领罚且月俸每人减半。”朔无月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喜怒,依旧低沉淡如水。“这次的事就当作一个教训,要知道凡是不可只究其一,需多加思虑,越是细小而微不足道的往往会成为最致命的一击。”

“是,属下知错。”丁尧低头领命,这次的事情确是他们疏忽了,好在没有铸成大错,他都不敢想象要是这事发生在其他事情上,那将会是怎么一番景象。

正当丁尧反思之际,书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少年欢欢喜喜的踏了进来。还边走边说:“王爷,你说的真准,她们果然是准备马上离开璃城。”

“玄飞,你未经批准擅自闯进来,还不快向王爷请罪。”丁尧对着来人低声的轻斥,他这个弟弟总是这么没规矩,虽说王爷也不甚在意,但该守的礼仪还是有必要的。

“唉,大哥你也在啊。”玄飞似这才发现丁尧,不服气的辩解着,“你可是冤枉我了,是王爷吩咐的有消息不用通传速速来报。”

不用通传这几个字咬的甚是清楚,自己大哥总是一副冰冰的脸,还死板的像个小老头儿。转过头不再搭理他,乐滋滋的看向朔无月,“王爷,我已经让人悄悄的跟着她们,接下来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嗯,跟着就好,无需打草惊蛇。若有其他消息再来通知本王。”朔无月说着挥挥手,“你们就先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丁尧和玄飞双双领命离开。

书房就剩下朔无月静静站在书桌后,低着头看不清神色不知在在想些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