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荣华

第四章 路遇麻烦

独宠荣华 今夏流年 2652 2016-08-18 15:08:24

  “哎哟,你们是不知道,当时酒楼里面那情况,刀光火影,打得可热闹了。”璃城落月酒楼内,一个年轻小伙子正绘声绘色的向同桌的人讲述着那晚的慕城刺杀。

  “你们说,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慕城动手而且还是在望月酒楼内?”一个人又好奇的说道:“这下可有得热闹看喽……”

  “熙和公主被劫?”不同于楼下的吵闹,楼上厢房内静静的,只听得一个慵懒的声音慢慢响起。“丁尧,这事儿你怎么看?”

  “王爷,据下面人来报,打斗痕迹明显,现场还遗落有一块祁王府的令牌。”丁尧面无表情的报告着下面传上来的话,“属下认为,此事应该是真的。”

  只是他不知道此事为何会和祁王府有关系,熙和公主如今又是生是死?

  “呵,你认为她是被祁王府的人劫去的?”男子斜倚在窗边,只恍惚的看到一个侧面,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窗沿。“祁王那老狐狸还没那么蠢,在慕城动一个无关紧要的熙和公主他犯不着,倒是你见过劫人还顺带着劫钱财的吗?”

  “这……”丁尧瞬间哑言,那些刺客都是训练过的杀手,按理杀人是不会劫财的。“王爷是认为熙和公主是自己走的?”

  “她是走是劫现在还不好说,这事你好好下去查查。”

  “是,属下这就去查。”丁尧说完就离开了,只留下男子斜倚窗边看着楼下的热闹,眼眸微眯,轻声喃呢着:“熙和公主,望月酒楼……”

  任这酒楼内热闹如何,柳岚汐却是不知晓,从慕城领着沅湘一路快马赶到此地。不过现在似乎也遇上了一点小麻烦。

  “我说,你到底地还要跟着我多久?”柳岚汐现在一身男子装扮,看着眼前这个黏上了就甩都甩不掉的小孩,事情还得从她们刚到璃城不久说起。

  进入璃城刚过街道拐角处,突然间跑出一个小孩就和沅湘撞上,事情发生的很快,等柳岚汐反应过来时,孩子已经晕倒在她面前。

  “哎哟,疼死了。”沅湘急忙从地上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跑过去抱起地上的孩子,轻轻的拍了拍“喂,醒醒……”

  只见孩子毫无反应,沅湘有些急了,苦着长脸,“公子,他不会有事吧?”

  柳岚汐低头扫了一眼,只见孩子一身红色锦袍华服,模样倒是长得很讨喜,看穿着也知其身份不凡,双眼紧闭但双眼内的眼珠子微微却动了一下。

  柳岚汐心下了然勾了勾嘴角,对着沅湘喊道“放心,他无大碍,我们还是走吧……”

  “啊……”沅湘倒是一愣,还未有所反应,但见怀中刚还晕着的孩子突然窜起,其灵活程度堪比林中野猴。

  “喂,你这人撞了人就想一走了之么?”孩子伸手紧紧拉住柳岚汐的一只衣袖,仰起头透亮的大眼睛看着柳岚汐“看你穿着倒像个读书人,圣人之书你读哪儿去了?”

  孩子奶声奶气的话语毫无霸气,只是这后边这句怎么听起来好像父亲教训儿子常说的。

  柳岚汐低头看着孩子,不成想便见着一双晶莹如明珠般的眼睛,不染尘埃。略微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很 快就收回视线淡淡的回道:“你不晕了吗?”稍稍用力抽回她的衣袖,在顺手掸了掸。

  “……”孩子瞬间无言以对,知道了柳岚汐早已看穿他是装晕,撇撇嘴角,还真是白白浪费了他的表演。

  “即然你已经醒了,沅湘我们走。”柳岚汐不打算和他多做纠缠,直觉告诉她这个孩子会是个麻烦。

  “唉,你等等……”孩子看柳岚汐真的丢下他就走,急忙上前跟着,“你就这样走了,我怎么办啊?”

  “你?该回哪儿回哪,恕不远送。”柳岚汐离开的脚步一刻不停。

  “不行,我要跟着你……是你的人撞到我,你要负责的。”

  看着双手张开拦路的孩子,再看看四周人群逐渐聚集靠拢看向她们。柳岚汐拧眉,为了不引人注意,无法只得让这孩子暂时的跟着。不成想就像粘上黏糖,甩都甩不掉……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你不能这样一直跟着我,家里人会担心的。”柳岚汐再次开口问道,这孩子一路跟着她们来到望月酒楼住下,怎么赶都不走。

  “不要,我不要回去。”小男孩摇摇头,顺手再拿了一块糕点吃了起来。“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叫幼梓,很乖的哦。”

  不是坏人?!

  柳岚汐语塞,这是谁家教出来的孩子如此的不认生,不怕遇到的是坏人,反而安慰起她来了。

  夜晚,华灯初上,灯会人群密集,甚是热闹。

  天灯会,翎玥国传统的活动,大家晚上放天灯为亲人祈福,愿他们一生安好……

  “柳忆、沅湘,你们快点……”远远的就听见幼梓软糯糯的声音,鉴于孩子无赖的不肯走,柳岚汐只好暂时带着他,而柳忆则是她随手取的化名。

  “幼梓,你慢点……”沅湘一脸担忧的跟在后面追着小跑,幼梓这孩子跟着她们好几天了,对于他的活泼好动沅湘真是没有办法。

  自她跟着公主后还是第一次照看这小孩子,稍一个不留意他就跑不见了,沅湘恨不得拿个绳索套在他身上才好……

  柳岚汐看着前方的沅湘和幼梓穿梭在人群中,肆意玩耍,开怀大笑,就连她也被感染了,唇边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失忆初醒,对一切人和事都是陌生的,心中的害怕担忧又哪是别人所能体会的。在秋瞑国的每一天都活得战战兢兢,好不自在。如今,也让自己任性一回,不管前方等着她的会是什么,只求如今的自在逍遥。

  几人走走停停,最后来到了璃城最大的一个灯台,只见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制作相当精美的天灯,而每个天灯都有一个谜面,只要你猜对了上面的谜题,就可以取走天灯放飞祈福。

  “柳忆,那个天灯好看,上面的人就像你一样。”幼梓拉了拉柳岚汐的衣袖,迫不及待的指向其中一盏天灯。灯上面画的是一个翩翩少年郎,手执纸扇,闲庭漫步于花间,好生肆意潇洒。

  随即幼梓脸上皱成一团,“可是谜面好难,我不会……”

  柳岚汐抬眼望去,谜面为:湖光水影月当空,猜一字。谜面不算太难,但对于幼梓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就难了些。“谜底是古字。”

  “嗯?”幼梓听得柳岚汐的话,仔细思考了一番,突然恍悟,大叫道:“柳忆,你好聪明,就像小叔叔一样。”

  “小叔叔?”柳岚汐是第一次听得幼梓提起家人,微微有些讶异。

  “嗯嗯,我十三叔呀,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有时对我太凶了点,老是骂我笨,这点很讨厌。”

  柳岚汐看着幼梓脸颊鼓鼓的数落着,微微笑道:“其实幼梓也是很聪明的……”

  “嗯,我也这样认为的。”幼梓笑着点头,一点也不谦虚的附和着,柳岚汐顿觉无奈。

  最后幼梓得了天灯后很是欢喜,点燃后看着天灯冉冉上升,闭上眼认真的祈福。柳岚汐看着幼梓如此虔诚,很多年后回想起来这一幕不由感叹人生无常,世事难料。

  放完天灯后,幼梓又拉着沅湘在人群中乱转,看看这摸摸那,两人就像刚放出笼子的鸟,欢乐地在这天地间自由飞翔。

  柳岚汐没有再跟着他们,而是远离繁华,独自一人慢慢走到湖边,看着水中明月倒影,心里是如此的平静。现在这样的生活她很喜欢,随性自在,只是这也犹如水中月一般,终究还是会有结束的一天。

  逃离至今已有十天,她知道翎玥国主没有放出她被劫走的消息,如今肯定也是秘密下令搜寻她的下落。毕竟一个和亲公主在他领土上被劫,不仅要对秋瞑有所交代,就是他自己也会觉得至高皇权受到了危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