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五十九章 几根菜叶子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230 2017-03-30 19:00:00

  山子和陈深拉着行李,公交地铁轮换着来,兜兜转转。在这一个看起来很高档的小区,确认了几遍小区的名字,才定住了脚“这是嘉明小区吧”

  山子左右看看也有些不确定“应该没有第二个叫这个名字了吧”

  门口的保安穿着整齐的服装在门口,看见两个犹豫不定的人在门口晃荡,主动过来询问“你好,请问是来找人的吗?”保安一看两个也不像能在这里有房子的人。

  山子递了递手里的条子,不确定的问“这个地址是这里的吧”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保安一看钥匙,脸上的肌肉松了松“你等一下”跑着去了值班室,过了一会,和颜悦色的跑过来“您好,原来是这里的业主,地址就是这里没错”

  陈深和山子愣了愣,等保安恭恭敬敬的开了门,山子才迅速的掏了手机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小区,大呼小叫起来“哇!这里的房子五万一平,你刚刚听到没,说我们是业主哎,这个安晓艺真是一言不合就买房啊。我本来以为他们会给我随便租个小区,这个,这个你看好的小区真是不一样啊”

  山子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绿化,喷泉,开阔的道路。

  等到他们刷了卡啊,叮咚一声的电梯声,山子听着这声一身的痛快“听听,这声音多悦耳,这个大堂,这个电梯简直跟酒店不相上下啊”

  陈深没怎么发表意见,只是心里彭咚彭咚的。一开始不会弄,用电子在外面捣鼓了几下,门才打开,山子彻底疯魔了,扔了行李,跑到屋子乱转了一圈,怪叫怪笑着“陈,陈深你快来看,好大啊,这,这有吧台,还有好大的衣帽间呢”

  满屋子的高档家具,精装布置,陈深也傻眼了。

  山子横躺在沙发上“你说,我这是不是来到天堂了,会不会是做梦啊,如果是梦,请老天爷别让我醒来了,让我做一辈子的梦”

  陈深把山子的行李一并拖进来,关上门“这个房子会不会太好了点,经纪公司宿舍都有这么好吗”

  “你傻啊,这摆明就是安晓艺给我们的特殊福利,你没看电视上啊只有最当红的明星,才能住这样的地方,我简直要幸福死了”

  口袋里的小东西震动起来,陈深忙腾出手来接,“房子还满意吗?”里面是安晓艺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

  陈深顿了顿才说道“这个…….”

  “怎么了,不满意?”

  “不是,只是这个太好了,我们现在毕竟也没给公司创造什么效益”

  “你也不必要多心,住着就是了,“星艺”对艺人不会苛刻”

  陈深想了会,瞅了一眼旁边的开放式厨房“按新房子的规矩,第一餐要在家里吃你晚上有空吗?我来煮”

  安晓艺愣了愣,嘴角不自觉地流露出微笑“可以,晚上六点”挂了电话艾米的电话插了进来,“安总,公司这边的程序都走完,平凡之路的演员的行程也已经安排好,就准备开机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安晓艺的心里定了个捶捶,艾米那头等着她惯性的挂电话,却半响没动静,默默的像是话筒哑巴了,幽幽的一声,像是远处传来,好不真切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对于陈深的事情,谢谢你一直站在我这边,晚上一起去陈深的新住处吃个饭吧”

  艾米手里的电话像是变成了一条,活蹦乱跳的电鲶,震得手麻直溜溜的窜到心里去,安总是真的当她是自己人了,离开MC,创立“星艺”这些日子的患难与共,也瞧得出来,她并非如外表般的冷漠。

  艾米自觉心里宽慰,这些日子对于陈深的事,安晓艺种种的决定的埋怨,现在竟被几句话一股脑子的都消散了,死心塌地的心又生了出来。

  山子在小区周边的超市,推着车从这头,窜到那头,又从另一排架子窜回来。“行啦,别转了,都转几圈了,就挑了这几根烂菜叶子”山子不满意的指了指框里的发白的大白菜,和几颗小青菜。

  “我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主菜不好选”

  “我说你这人就是心思太重,容易想太多,那安晓艺什么没吃过啊,我看啊,像他平时吃惯鲍参翅肚的,你做几个家常菜,说不定她新鲜的不得了呢”

  “要不我还是弄个鸡汤吧”陈深完全没听进去山子的唧唧歪歪,推着就去结账“我们还是去菜场买吧,那里比较新鲜”

  “不是,你怎么就脱离不了这种低级趣味呢,你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你没看电视里,那些有钱人都是逛超市的,这么高级的超市,还买不到你想买的东西了,偏要去菜场那种接地气的地方”

  “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腿也动动,我查过了最近的菜场还有些距离,我们得抓紧点了”

  “哎,真是的,算了算了,看在是接待咱金主的份上,我就受受累,跟你跑跑腿,不过说好了,菜我不会做啊”

  “也没指望你”

  安晓艺办完事,直接回了家,在偌大的衣帽间里,兜兜转转好几圈,随形的保姆阿姨都跟着后面捡丢掉的衣服,换了一条,白色的修身条纹裙,尖头高跟漆皮鞋“这个行吗”带着点询问的语气。

  家里的保姆看她今天心情不错,也大着胆子说了几句话“小姐你穿什么都好看”

  听着这说了跟没说一样的话,安晓艺看着她们手里一堆的衣服,抬头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脸上朦朦胧胧的是温和的神色,心理也有些不定,想想有点滑稽,几十岁的人,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

  脑袋里晃得一过,想起去吃饭是不是要带这些东西,这些人情交际的东西,她一向不怎么费心,都由助理办置,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的人物,送什么东西,一一置好,只不过今天的东西,她想自己选。

  突然想起,之前季总送了几只酒给他还存在底下的酒窖里,本来安家的酒窖里,倒是满满当当的好酒,都是老爷子珍藏多年的,只是这一来一回,又要费不少时间,可能还要和家里人撞见,这么一想来,最近安家倒是有些不像话的太平,安潜那边没动作,自己单干开经纪公司那么大的事情,安老爷子也没过问,确实有点奇怪。

  “我们打个车回去得了,这么多东西,重死了”山子搓了搓被带子勒红的手,嚷嚷喊。

  “你个大男人,拿点东西,话那么多”

  山子回过身子,刚想反驳几句,被从旁边的车子一下子刮到,惯性摔在了地上。几个番茄,鸡蛋都摔在了地上,变成了稀巴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