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五十七章 我们都可怜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085 2017-03-30 19:00:00

  “我们先休息十分钟,等会再练”

  陈深俯下身子,坐在地板上,山子从旁边递了瓶水给他,靠他坐着。“你说说,这安晓艺怎么好一段时间不见人影了,这艾米也不理我们,把我们弄这公司来就这么不管不顾的”

  “我这不是一直有课程吗,演艺课程,形体课程,怎么能叫不管不顾”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是明星了,应该拍电影,拍广告啊,这样下去不是浪费时间吗”

  艾米走进来的时候,正好听着他们在嘀咕“都练好了吗,还有空坐在这里休息,听你们的话,是觉得整天练习,不耐烦了?”

  “不是,山子他不是这个意思”

  “我要提醒你们,现在公司没有一分钱的进账,每天的训练,在你们身上的所有投资,可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陈深愣愣道“我也知道现在公司的情况,我一直有这个想法,我知道这些老师都是很有名的人,请他们每天的花费肯定不少,我想让你给我安排一些工作,也给公司减轻一些压力”

  艾米眯眯眼“你是认真的?”

  “恩”

  安晓艺从晴川的安检口出来,拉着行李箱,手机响了起来,是沈瞳“晓艺,一起吃顿饭吧,你现在在哪”

  “我刚下飞机,在晴川机场”

  “那我现在来接你,我在这附近”

  “好,叫上明珠一起吧”

  “等会再说,见面聊”

  一辆奔驰稳稳停在安晓艺面前,摇下窗户,沈瞳甩甩利落地短发,眨眨丹凤眼“上来”

  “怎么又换车了,跟你们这群人在一起,街上的豪车都像你们的,识别度完全不够。这么突然想起来找我吃饭”

  “没事,到吃饭的地再聊吧”

  安晓艺觉得她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

  文鼎广场,六点多的时候,正是人来人往,车流不熄。

  沈瞳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敲着方向盘“这个时候正是堵得时候,半天都不动一下”

  “你还是把车停在路边上,反正也不是很远,我们走进去吧”

  “行,你先进去我把车好就过来,文鼎四楼,巴伦花园”

  一楼的大厅正在搞活动,本就人满为患的广场,更被人流挤得水泄不通,大喇叭里还放着热闹庸俗的流行音乐,吧啦吧啦地像是要把世界震个天翻地覆,安晓艺着急想要逃离这个大部队,刚走了几步,音响里的声音让她停住了脚步,踌躇一会,往回走,顺着来来回回的人流,推搡来去到了中央的活动台。

  许多的孩子在往台子上面爬,两个画着小丑妆的群演,站在中间,没爬上的孩子拿着水枪,对着小丑一通乱射。

  “好,好,接下来我们要来玩游戏了,输的人就要把桌子上这些辣椒都吃掉,看看我们的小朋友和小丑哪个力气更大”

  几个小孩子抓着地上的一根绳子,两个小丑拉另一边,小丑假装拉不动,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小孩子周围的大人都笑起来,孩子们一激动冲上来对着小丑捶了一通。

  “来,现在我们的小丑输了,要惩罚”主持人端上一碗辣椒“你们想不想看,小丑吃辣椒啊”

  “不是真的要吃吧”山子爬起来的时候跟着陈深嘀咕。

  “你肚子不舒服,我来吃”陈深笑着朝下面打招呼,做了个摇手的动作,滑稽的平行移动,抓着碗里的辣椒,一副嫌弃的摇摇头,主持人装腔作势地强塞,一开始是一个一个的,最后一把全塞他在嘴里,一下子喷出来,底下的人又是一阵哄笑。

  山子看不过去,装傻子,半真半假表演似的想要把陈深拉走,又被主持人拉住,往嘴里塞了一把辣椒。

  “他娘的,这个狗日的四眼是不是想害死我们,就知道讨好未来的金主,别让老子有天发达了,哎呦不行了,我肚子痛先去厕所”山子从后台丢了头套就往外撒。

  陈深急急喝了几口水漱口,辣味淡了些,才察觉嘴边的血腥味。摸了摸嘴呲咧一下,嘴巴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

  “你在这干什么”

  陈深抬起头看见安晓艺笔直的站在面前,慌乱起来“我,这里有个商演活动”

  “艾米安排你做的吗”

  陈深怕她认真赶紧解释“不是,我是主动要求的,我现在是公司的员工,也应该做点事情”

  “我说过很多次,这些不是你应该做的”安晓艺盯了眼他,转头又看了一眼台上,上蹿下跳的主持人。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堂堂正正站在舞台上,今天的事情我会算在艾米头上,你以后做事情的时候,要先考虑会不会连累别人”

  安晓艺出门的时候,发现沈瞳正站在门口,黑色的大衣领子一直立在最上面,像个枯树枝,她转了头“走吧,今天你应该没心情吃饭了”

  “你看见了?”安晓艺一坐上车就单刀直入。

  沈瞳没说话不着痕迹的轻吐一口气,从lv的大挎包里掏出几本杂志。“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话,明珠那丫头估计最近因为她哥的事情没脸来见你”

  安晓艺翻了两下,向明城各路的花边新闻占了大半个版面。

  “本来以为变心的是向明城,现在看来出事的人是你”沈瞳讪讪眼睛“晓艺,我太了解你了,你这回是有大麻烦了”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不过,我很庆幸今天是你来问我,而不是明珠”

  沈瞳往靠椅上仰了仰头“你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吗,是明知道你要做什么,而我却不能阻止你。还记得那一次,时装发布会结束后,我们在酒吧聊得那些话吗,若是真的有那一个人出现,明知会粉身碎骨,还是义无反顾”

  安晓艺觉得沈瞳的语气里有点义无反顾的悲壮“你怎么了,和张明有问题了?”

  “没有,他对我挺好的,一直都挺好的”沈瞳回头看她,牵牵嘴角。

  “他喜欢你吗?”刚要发动车子时候,沈瞳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安晓艺探探身子,缩了缩脑袋“不喜欢”声音空荡荡的,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似乎都有了回声。

  沈瞳努努嘴,苦笑一声,轰的一声车子像箭一样射了出去,留下那声短促的叹息,还有那句“我们都,好可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