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三十九章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浮金年代 蓝小司 1888 2016-09-30 20:00:02

  打印机“坑,坑,坑”一张张白净的纸,碾着黑色的墨迹,带着对世界的新奇,从那个扁扁的嘴里,狂欢的跑出来。

  安晓艺叼着烟把所有的稿子方正的叠着一叠,甩在桌上有些终于松口气的欢洒,艾米走过去把那厚厚的一叠如获至宝的抱在手里,现在可算是可以交差了。

  “我这就拿到公司去,那边已经催的火烧屁股了”艾米心想着这一个月真不是人过的,一边要维护着艺术家,一边还要顶着李副总那边的频繁施压,好在安晓艺毕竟是大神,时间短效率高,也不会出现稿子不过,一改再改的情况,总是可以给公司一个交代了。

  安晓艺按了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展现待机的页面,有一段时间脱离了实际的生活,噼里啪啦短信电话竟然上百条。手机的连环震动像是炸弹一样欢快的弹跳着,打算等它完全停下,她再伸手去拿,不然怕自己手指痉挛。

  刚准备趁着这个空隙的时间下楼倒杯水,手机的接听铃声响起来。右重新坐回椅子上,盘着腿,缩回了里面。

  里面的向明珠吼得跟个怨妇似的“喂!安晓艺你终于活过来了,你知道你有多久没参加我们的集体活动了吗,啊~”她说的上气不接下气,像是音乐课练习发声似得一声高似一声。

  安晓艺抚额“你鬼叫什么,我两个晚上没睡了,实在没精力和你比中气,还有你这个气喘吁吁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刚做过什么床上剧烈运动吧”她想到的情景无一不猥琐色qing。

  那边仰天一笑“我不会告诉你,其实我正在做,阿哈哈哈哈……”

  “你打来不会是,要和我现场直播你的纵yu现场吧,我挂了要回去补一觉”

  “哎,哎别”那边急忙招呼一声“晚上瞳新一季的时装发布会啊,虽然她发了请柬给你,但是确信你肯定看不到,就要我打电话提醒你”

  安晓艺貌似好像是收到一份邮件的,确实也没看。“那晚上再说,我先要去补个觉,现在的脸色已经跟见鬼差不多了”

  “哎,我晚上来接你啊”向明珠那边又哼唧了一声。

  “接什么接,我又不是没车”安晓艺对于她这种突然的热情,大为抵制,估计她心里盘算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怎么这么说,我都多久没见到你真人都想死你了,正好拉近一下姐妹之间的距离,多好啊”

  安晓艺哼一声“上次那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谁叫你告诉你哥我被人曝光那事的,让他大老远从美国跑回来”

  “哟,怎么了。心疼我哥啊,那感情好啊,床上的时候多疼疼他不就行了,正好我哥这几天还在处理国内公司的事情,抓紧相处相处”她那边又哼哼唧唧地叫起来。

  隔着话筒都能感觉到发腻的叫床声。安晓艺一下子丢了电话,像是丢到一个急于脱手的脏东西,看着屏幕暗了下去才轻轻舒口气,这个向明珠真分分钟都会挑断自己的神经线。

  忽想起自从上次安晓晴生日会之后就没见过向明城,他也没打电话过来,这三年好像他们还是第一次冷战,也对,像向明城这种生意场上呼风唤雨的人,第一次的拒绝,也要让他有时间去淡化自己的挫败感。

  安晓艺不是很会处理这种感情事故,听之任之,顺其自然就是她一贯的处理手段,到最后演化成有点不负责任的状态。

  长长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冬天的夜晚就是来的这么早,带着万物的枯竭,来的悄无声息,像是一场悼念死亡与逝去的宴会,装点着黑色的调子,有一种壮烈的沧桑。

  看到向明珠的时候,安晓艺觉得她直接是在漫漫冬季里慢性自杀,靠着火红的保时捷911,只穿了一条,香奈儿漏背漏胸的黑色礼裙,短到弯着腰就能看到屁股。

  “你有病啊”这是安晓艺的第一句问候。

  “怎么了?”眼前的人还是一副无辜脸。

  “今天可是零下,你连件外套都不穿,真把一年四季都当夏天过,干脆移民去新加坡算了,四季如春”安晓艺隔着一段距离,都能看到她的胳膊和腿上露着发白的青筋。

  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直接裹在了向明珠的身上把这个“妖物”打开了门推到车里面,自己则转身上楼又拿了一件皮草。

  向明珠则全程一副含情脉脉的脸,像个看到明星的小粉丝一样“晓艺,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是太感动了”

  “感动屁啊,能不能把你这神经兮兮的毛病改改,都不知道向明城怎么跟你生活二十几年的”

  “你对我是真爱,我哥对我也是真爱,看到你能当我大嫂,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你少来了”

  “我可是认真的,晓艺我太了解你,我老是说,我哥特别好,但是我真心觉得也就你能配得上他,而且看的出来,我哥真的特在乎你,我是没看过他对别的女人这么上心过啊”

  安晓艺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停一会才说“明珠,万一有一天我和你哥分开了,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你怎么了”向明珠有些不淡定“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没什么,毕竟世事无常,谁和谁也不一定会永远在一起的”

  向明珠往下探了探身子,缩了缩脑袋,低怵着“我是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永远,但是我知道,只要你不抛弃他,我哥他是永远不会做那个第一个放手的人的”

  安晓艺愣了一下,拧了车钥匙,车身震了震一下子冲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