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三十八章 相不相配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272 2016-09-29 20:00:02

  晚上的空气,像是结了冰在空中低低的沉着,冬天的夜空有些苍茫,星星也像是最后坚守岗位的小哨兵,偶尔眨两下提提神。

  小巷两边斑驳旧迹的墙边也在午夜给了最大的宽容,藏起了平时肮脏的垢腻,嘈杂的喧嚣,大家都进悄悄的进去那个所向往的梦里面,那里面有我们所有想要的东西,没有现实的无力感和那种小心翼翼的惶恐。

  安晓艺走在身边,陈深侧脸看她,她的身高在一般女孩子中间算是高的,在陈深的身边是正好在脖子的高度,偏瘦的身形裹着长风衣有种单薄的直立感,长长条条的。

  披着长卷发,露着白皙的长脖子,一阵风吹过安晓艺轻轻有些战栗,拉了拉衣服,轻咧了咧嘴,陈深觉得她的这个动作有些普通的人窘迫,有种贴近生活的亲切,更像个需要照顾的小女生。

  没有深想,下意识的把脖子上的围巾上下绕了两圈解了下来,直接挂在了安晓艺的脖子上,安晓艺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愣了一下,仰着头侧着脸看了他一眼,像是一个不明事理的孩子。

  陈深突然有些后悔干嘛做这么亲近的举动,有些发窘摸摸头“不好意思,我是看你穿的太少了,没想太多,这个是我用过的,这个不太好”犹豫是不是要拿回来。

  安晓艺偏了偏脸,略低了低头伸手扯着一头绕了两圈“就这样吧”说实话她好像从来没戴过围巾,也不知道戴起来好不好看。“还行吗?”语气有些不确定的羞气。

  “啊?”陈深看着她,呆呆地说了句“好看”以安晓艺的条件戴什么都好看的,只是那条围巾实在太廉价了,又是很土的那种大街上到处都有的黑白条纹简单款,在她的一身行头上像个标新立异的标签“不过,跟你的全身不是很相配”

  看着安晓艺略瞟了瞟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陈深突然觉得自己说的是不是太直白了,她有钱又不是她的错,自己这么说倒有些酸溜溜的气味。

  不过她什么也没说,从包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不远处的车灯闪了一下,即便在转角昏暗的灯光下,那辆扁长的跑车还是炫目的让他移不开眼,这要是在白天,停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回来的时候是不是还能这样就很难说了。

  “再见”安晓艺,简单的告别。

  “恩,再见”陈深轻摆了一下手,看见她上车车灯闪了两下,转了一个弯,就迅速的消失在了拐角。再见?只怕他们不会有什么机会再见了。

  陈深还盯着拐角的那片漆黑,似乎刚刚的亮光不曾一闪而过。“哇塞!”后面突然冒了个人,从后面伸过头来叫了一声,吓了陈深一跳,看到是山子不满地抱怨起来“你搞什么吓死我了,你从哪冒出来的,这大半夜的还不睡”

  山子痞痞坏坏地抖着腿“我们家来了个大人物,我还能睡的着觉”他摸了摸了下巴“啧,啧,你看到了没,她那辆车,少说也得上百万吧,可能上千万也说不定”

  陈深不理他,转身往回走“人家车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山子一只手搭着陈深,摇头晃脑道“真是没看出来,阿深你可以啊能跟这么大来头的人搭上关系,难怪你看不上那个房东的女儿了,原来有了更大的靠山啊”

  “我跟她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哎呀,你就别谦虚了,我刚刚可是躲在房间听的一清二楚,上次你在剧组被人冤枉的事情,也是这个安晓艺帮你摆平的吧,二十万啊说给就给了。我看你小子真是要走大运了,那个安晓艺那么有钱又有人脉,要是她捧你,你以后成为大明星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二十万我会还给她的,何况人家凭什么要帮我,你就别在这跟我扯了,我要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陈深说着眼看就到了门口。

  “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得变通,整天跑龙套有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山子还是不依不挠地跟在后面*******你这么关心干嘛,你都不准备干这行了”陈深给他泼冷水”

  “哎,你要是跟着安晓艺混了,老子才不会回去,我肯定要粘着你的,我是当不了大明星了,但我可以当你的经纪人啊,一样吃香喝辣的”

  “你的算盘倒是打的挺好的,就是打错在我身上了”陈深嫌他烦,直接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山子还在外面嚎“我也没让你干什么丧尽天良,违背良心的事,再说了,我看你对有关于安晓艺的新闻也挺上心的”

  他侧着耳朵,听听房间里面没了动静,摇摇头,“让你说点真话有那么难吗,真是,真是”一副无可救药的样子,扫兴的进了自己房间。

  陈深仰着脸躺在床上,衣服也没脱,一张桌子,一只凳子,望着房间里熟悉的场景,这才是他的生活,至于安晓艺就像是午夜的一个梦,无论怎么胡思乱想总归要回到现实,隔着一条长河的两个人,遥远的在风中连看也看不清。

  午夜的雾越发的浓重了,一栋栋的房子深埋在这静谧中,隐隐的低矮,安晓艺回到了别墅,屋子里的暖气自动开启,嗡嗡地呼吸,像是喃喃地低语。

  走到衣帽间里面白色的感应灯明晃晃的像两条刚从水里钻出来闪闪发光的水蛇,一路忸怩着顺到了头,一个个精致的小东西就在一排排的架子上,露出昂贵的头颅,高傲的瞟一眼,然后继续假正经的端着。

  整个空间发白的和梦想的天堂一样纯净高贵。

  安晓艺踩在松软的地毯上,准备脱了大衣,脸上的神情有些轻微的严肃,手触在脖子上的那片柔软,在暖和的室内,脖子上的皮肤有点虚痒痒的,这种是她不熟悉的温暖。

  在两排衣架中间一整面的落地镜子,很多时候那都像是一个照妖镜在如此敞亮的环境里,任何垢腻肮脏都无所遁形,她轻轻直了直背,似乎那是在照镜子前正确的姿势。

  脖子上的围巾两边拖到了胸前,上面的两个圈松松的累在一起,很简单的条纹男性款式,并不很好的毛料,起了很多的毛球,但是却很干净,像是洗过很多次,有着淡淡的洗衣粉的清香味道。

  她轻轻拉了一下,整理的更整齐了一些,歪了歪头,把围巾压着的头发都揽到外面,披着肩的垂直,忽而想起了他的那句话“真的不配吗?”有些自问的疑惑。

  看着镜子里面自己清丽的脸庞,却有些淡淡的傻气,后面的白亮的光线静静的刺破,极致的明亮,一切真实的陌生起来,眼睛,鼻子,脸那个消瘦的人儿好像都不是自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