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三十七章 给我个故事2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675 2016-09-28 20:00:02

  陈深张了张嘴巴,一小口白气就在空中迅速雾化成了一圈白烟,看着站在不怎么明亮客厅里的安晓艺,像是外套似得黑色影子轻轻在身上从上到下罩了一层,脸上是熟悉的寡淡,一双淡漠的眸子。像是从别的地方硬塞进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和谐。

  几个月没见,这样的会面却意外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想要问为什么来了,是不是看到自己留的纸条,网上曝光的新闻解决的怎么样了,还有为什么要帮自己等等好多的问题,开了口却只有“你……。”

  安晓艺什么都没说,转了身子坐在了客厅里仅有的两张椅子,其中的一张上面,陈深低了低身子,把随手的包放在了桌子上,正对着安晓艺坐,山子看这情形,很识趣的躲回房间,关上门给他们创造一个单独的空间。

  陈深踌躇了一会,还是站起来。“我给你倒杯水吧”拎着地上的水瓶是空的,看到灶台上的热水壶,掂了一下沉甸甸的估计是山子准备烧的。

  打了两下,下面的燃气蓝色的顺了一圈,红色火星在里面点缀着跳跃了起来,陈深松了口气,他多怕在这个时候,灶台又和平时一样不灵光,这样他就需要猛拍几下,被安晓艺看着一身的狼狈不堪。

  他转身又重新坐在了她的对面,安晓艺的眼神没有什么焦距,但是他知道她在看着自己“为什么帮我?”他的声音不低,却有些许的轻微。

  安晓艺轻抬了抬头,“怎么知道是我?”

  陈深浅浅惆怅一句“这不难,我知道真正的东西并没有丢,而有这个能力帮我的就只有你”他双手搁在桌上,两只手指交握着,轻轻摩挲着大拇指。

  “没什么,只是相信你不会做那些事情而已”

  陈深心里某个地方颤了一下,一直自己纠结想要却又一直问不出口的问题,原来在她心里早有了答案。

  “谢谢”陈深的声音低了低,随后从包里掏出一个蓝色的小本子,拿着黑色签字笔刷刷写下几行“欠你二十万的我会还,虽然现在没有,但我会一直还到还清为止”他撕下来一页,递给安晓艺“这是欠条”

  安晓艺看着他推过来的纸条,并没有伸手去接,轻抿了抿嘴唇“比起二十万,不如给我一个故事吧”

  “呃?”陈深抬起头看她。

  “新闻应该看了吧,最近关于我的那些”

  陈深想到网上最近攻击安晓艺作品的新闻,点了一下头。

  “简单来说,就是我要写一部普通人的故事,最好是那种脚踏实地奋斗的故事。以此来减少现在民众里面对我作品抵制的声音,让大众改观。而你,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

  陈深愣了愣,炉子上的水咕噜噜的翻滚着冒着泡,长长的烟从壶嘴里跑出来,发出鸣笛般的叫声,急忙去拧灭了开关,才长长舒口气。

  左右找找才从灶台的下面的小柜子找到一只玻璃杯,打开水龙头冷水下来,刺激的温度把手浇的通红,细洗了两遍,伸手准备拧灭水龙头的时候,顿了顿还是又重新洗了一遍,从壶里接了水放在桌子上,顺便补了一句“这个杯子没人用过,平时没什么客人来,就一直放在那”

  看着陈深伸过来的手,通红有些发胀,略带骨感的手,经络越发明显的凸着,她没做声,桌上的被子冒着热气,袅袅往上升,越来越浅。

  陈深轻握了握拳,把桌上的欠条推过去“我可以讲我的故事,不过,二十万我还是会还的”

  安晓艺努努嘴,嘴角扬了一个弧度“人情也还,钱也算的清楚,看来你是真的喜欢撇的很干净,一点不想欠我”调子里有些自嘲的成分。

  她从包里掏出一本和电话记录薄差不多厚度的硬皮的黑色皮质笔记本,十分男性化刚性的外观,上面别着一只金色冒头的钢笔,她随意翻开了一页,在上面流利的划了两个字,“记录”很漂亮的字,陈深在心里默赞。

  “你有没有烟灰缸”她边说着从包里摸出一个白色的烟盒,抽出一支细细长长的烟,抬头看了一眼陈深“你要不要”手往前伸了伸。

  “我不抽烟”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深觉的有些丢脸,有种孩子被大人嘲笑幼稚的感觉,他想了一下“你可以把烟灰放在这个塑料盒子里面”他从灶台下面柜子里面拿出一个装着一些小零件的盒子,他把东西都倒了出来,放在桌子上递给安晓艺。

  安晓艺摆摆头,摸了摸烟嘴,抓着火机点燃了,吸了一口夹在手上。低着头闷声道“可以开始了”

  “从哪里开始?”

  “就从你上大学开始,还有周围的一些人事物,背景行为越仔细越好,我要揣摩人物心理”

  陈深点点头“我是在晴川艺术学院念表演系的,那个时候我和宿舍里的人关系不错,从大一的时候,我们六个人就一起开始拍一些小短片……”

  “等等,六个人?你们宿舍住六个人,你们宿舍很大吗”安晓艺打断道。

  “也没有很大,只有十几坪”陈深老实的回答。

  “开什么玩笑,十几坪只够一个厕所吧,没想到现在晴川的学校条件变这么差”安晓艺表示一副很难理解的样子

  “这个……国内大学的本科院校宿舍条件一直都是这样”

  “啊~”安晓艺张了张嘴,摆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陈深有些觉得这不仅仅是讲个故事这么简单了,应该是带安晓艺进入另一个她所完全不了解的世界。

  “是睡在一个空间里面?一个宿舍一个?”

  “不是,我们是公厕”陈深已经觉得他要说不下去了,安晓艺的大学生活到底有多脱离实际,实在忍不住问一句“不好意思,我想插一句,你的大学是在哪上的?”

  “美国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安晓艺抬也不抬的回道。

  陈深吃了一惊,那个可是电影追梦人梦想的最高学府。一年的学费就要几十万,一般人没能力去不了,没钱更去不了。看来安晓艺不是混了娱乐圈才有的钱,是本来家庭条件就很好吧,果然自己跟她真是两个世界的人,最后,竟然有些惆怅的情绪。

  墙上的时钟,咔哒咔哒的转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夜半时分,整个空间略显安静,只有陈深沉静复述的调子,还有笔和纸张摩擦的沙沙声,空气里都是淡淡的烟草味道。

  陈深讲的时候,眼睛总是会不经意瞟到,安晓艺手上的烟,盒子里面已经歪七扭八的倒了好几根。整个过程里面,安晓艺的烟都没停过,眉头一直紧着,就像一根时刻绷紧了的弦认真专注的像是跟谁较劲似得。

  安晓艺看着陈深落在自己右手上的目光,抬了抬眉“怎么了?”

  “你是一直这么抽烟的吗”陈深瞟了瞟盒子里面好几根的烟蒂,直指强度有些大。

  她瞥了瞥眼睛“你……不喜欢女人抽烟?”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深连忙否认“只是抽这么多,有害身体”语气像个严肃的政治教育老师。

  安晓艺微抿了抿嘴,把手里的烟在盒子捻灭“我知道,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会这样,这个有助于我思考”

  她抬手看了看左手上精致的白色方形腕表,眸子略蹙了蹙“时间不早了,记得也差不多,我该走了”说着和了本子。

  陈深也起身,“这么晚了,我送你出去吧”

  安晓艺直了直身子,收了东西,站起来往门口走了两步,就停下了陈深以为她有什么没拿。

  她转过身子,回了桌边,伸出几根手指捏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那杯水在这种天气早就冰冷了,看着她喉头上下滚了两下,一点都没犹豫。

  陈深看在眼里,心里的某个地方软了一下,她没觉得脏,也没觉得嫌弃,在最后的时候,也一样用行动给了自己尊严,戒指的事情也是,每一次似乎她都会为他考虑的更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