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三十六章 给我个故事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084 2016-09-27 20:00:03

  艾米倒了咖啡回来的时候,安晓艺正站在窗口,抽烟。

  也说不清一个下午这是第几根了,她也不好拦,知道安晓艺最近写作不顺,今也是架不住李副总的狂轰滥炸好不容易弄到公司来上班了,但是,来来去去也不就是那几句老话,让安晓艺快点写出剧本,好好做慈善,挽回公众形象之类的。

  艾米转过身,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转身坐在了大班椅上,两只胳膊撑架在椅子两边,手指交握着,抬了抬眼皮“艾米,你去帮我查个人”

  艾米转过身看她,怎么都觉得她这句话有点做决定时的口气。

  “他叫陈深,是个群众眼演员”安晓艺还想提供一些信息,转过身子看艾米一副略有所思的样子,反问“怎么了?”

  艾米摇头,“不是,就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忽然掷了一下手“对了,前端时间,前台说有个叫陈深的来找过你”说着连忙就去外面的工作间,从抽屉里掏出一张纸条,解释道“因为那段时间忙于电影宣传,你又不在公司,所以就忘记这件事情了”

  安晓艺愣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上面的字迹,像是小孩子刚练字一样,写的规矩工整,上面有一串电话号码,下面则是详细的住址。

  尖尖的指甲在纸上留下了弯弯的像月牙一样的印记,把纸搁在了桌子上。射进窗户的光线,慢慢暗了下来,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低着头光着脚板,从光滑的地板上唯诺的缩回去。

  晚间温度又慢慢降了下来,山子裹着棉袄,像只烦躁的蚂蚁,团团转着,踱着小碎步,在客厅找开水,准备泡杯泡面。

  “一天都没进食饿死老子了”他嘟囔着,晃了两下水瓶“我靠,怎么连水都没有”才想起来,一般早上都是陈深烧水的,今天早上他一大早就去赶工了,自己也是窝在床上打了一天游戏,肯定没水。

  他看看墙上的钟“都九点了,陈深怎么还没回来,估计又是哪个剧组拖时间了,真是的加班也从来不给钱,就陈深这种烂好人,喜欢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拎了水壶,放在水池里,打开水龙头水一时怔住了,他连忙握住露在外面的水管,晃了两下,水才像是不满的噗嗤了两下,喷出来。

  山子龇了龇嘴“真是的,天气冷了,这坏水管也不灵了”

  刚放到灶台上,外面的铁门就轰轰的响了两声,力道不大,但是金属的门面有些松动,刮个风都能哗哗乱响,像个奏鸣曲似得。

  山子看了看水壶,一面紧了紧身上的棉袄,一副急速的往外院子里跑,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你怎么又不带钥匙,这种天开门想冻死我啊”

  扭了一下门上的搭扣,刚闷着头,想要说陈深两句,就愣住了,眼前是……一个女人?

  不太明亮的前门白炽灯泡下,一个女人裹着一件深褐色的长风衣,中间束着腰带,高高瘦瘦,白色的圆领毛衣,衬着修长的脖子,像是美丽的天鹅,长卷发半揽在身后,遮了半边侧脸,修着好看弧度,露出半只清冷的眸子。

  山子略愣了愣,虽然他不懂什么牌子,但是眼前女人通身上下的绝对不便宜,一身的贵气,最重要的是,这个美女怎么有点眼熟啊。

  低头看了看自己,只穿了条灰色棉毛裤,如此的不雅观,缩了缩脚,弓着身子问“你找谁?”

  “我找陈深”

  山子有点泄气,怎么一个两个都找陈深,果然在这个世界脸比较重要。“他还没回来,要不你进来等吧”看着她有些犹豫,又邀请到“平时他差不多这个点就要回来了,你还是进来吧,外面太冷了”

  看着她进了门,山子在后面屁颠颠把门合了起来,半夜美女登门真是好事,看着背影又琢磨,这个女人真的有点眼熟,到底在哪看过,是不是看过照片什么的。

  突然愣住了脚“这,这不是”把手机上的照片又翻出来“安晓艺!”他连忙迎上去的时候,安晓艺已经到了屋子里面,四下看看,只有两个椅子,一个客厅还连带着一个黑乎乎的灶台,对着上面的墙壁部分已经熏得油腻发黄。

  整个客厅的东西一览无余,只怕再来个人都不知道往哪呆。陈深就住在这个地方吗?

  刚刚车都开不进来这条狭窄,落拓的小巷。以前开车路过这片区域的时候,一直以为是什么废弃的工厂,杂物区之类的。没想到真的会有人住在这里。

  山子觉得自己这个形象着实不雅观,赶忙招呼安晓艺坐下,自己麻不溜秋的滚回房间穿戴整齐,顺便赶紧叫陈深回来接驾。

  安晓艺看他进了那个房间,整个房子就两个房间,那隔壁这间就是陈深住的,她走过去,门上的把手是那种像是宿舍里弯曲的铁把手,螺丝的地方生了锈迹。

  她轻轻推了一下,门便开了。好小的房间,这是安晓艺的第一印象,左边侧放着一张单人床,腊月的天气,只有一只床垫,薄薄的被子叠的方正。正对着的是一张小方木桌子,下面放着一只大号黑色的旅行箱桌子的侧边放了一只正方形的纸盒,估计就是全部家当,房间里再也塞不下其他东西了。

  安晓艺拧开了桌子上的台灯,淡淡的在桌上投了一块椭圆形的光圈。她看见了桌子上的一本小台历,每过的一天都被画了叉叉,翻到最前面的一页,也是清爽不带笔画的字迹,黑色签字笔在右下角的边边,写着,新的一年,陈深,加油!

  安晓艺拿着手里的台历,轻扬了扬嘴角“加油?在这样的地方还要继续加油”门外的铁门哐啷响了一下,陈深拉了拉肩上背包的袋子,试图给肩膀缓解一下压力,“山子,你火急火燎的喊什么,到底谁来了”声音有种漫长的疲惫。

  安晓艺听见声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陈深在院子里面立住了脚。一个站在客厅里,一个在院子里隔了一段距离。院子里的红棕落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树枝在风里轻声的碰撞,发出沙沙的响声,飞向更遥远的苍穹,消失在黑夜点点中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