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三十五章 私人派对3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201 2016-09-26 19:00:02

  迎着风走的时候,吹乱了她的头发,灌了一口冷风从领口里面,安晓艺裹了裹衣服,沉吟着眼睛里是冰冷的神气,安潜一定在酝酿什么,隐藏了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迟早会查出来。

  孙媛还坐在地上,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在呼啸的风声里瑟瑟发抖,用力抱紧了怀里的外套,似乎那是唯一可以给她带来温暖的东西,苦苦一笑,用手虎口的关节轻轻擦了擦眼角那晶莹的泪水,生怕弄花了妆。

  安晓艺有句话说错了,什么名分,什么地位,她想要的不过是呆在安潜身边而已,即便他的心里并没有自己。

  安晓艺走回别墅大厅的时候,舞池已经开了场,一个个穿着精致的男女,抱成一个团,在场地里绕圈圈,像极了八音盒上的跳舞人偶。

  她看见了穿着露背V字长裙的安晓晴,扭动着腰姿,优雅的起舞,亚麻色的头发松松挽了个鬏,满面的娇羞离这么远,安晓艺也能看的见,当然了,她那头牵着的另一个男人就是向明城。

  这么小女人的模样,似乎只有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才会展露的柔软模样,安晓艺突然饶有兴致的观看这个好戏,即便对方一个是自己的未婚夫,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

  她就喜欢这么给安晓晴一点甜头,然后再告诉她这不是属于她的东西,这么一想,自己真是坏透了。

  转回来的时候,向明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盯着他们的安晓艺,安晓艺轻抿了抿嘴,招呼侍者拿了外套,提了包,就要往门外走。

  她其实真的想要走了,只不过在这个情景下她好像真的有点不满,吃醋的样子,向明城立马丢下安晓晴,追上来的时候,安晓艺已经走在别墅的前庭院了。

  看她走的急,向明城以为安晓艺看到刚刚那一幕,心里不自在,从旁边伸出长长的手臂,一把就拉住了她,安晓艺直接转了半圈对着他。

  “今天晓晴生日,就让我和她跳个开场舞”向明城有些急促地解释着,因为走的急,微微有点喘息。

  安晓艺,手轻轻划了一下,撇开他的手臂“我又没说什么,干嘛这么紧张,何况,我们两个又不是真的情侣,如果你哪天真的喜欢上了安晓晴,就提前告诉我一声”

  向明城不知她这是真心话,还是因为那一幕的气话,他的身子微微向前倾着,眉头紧蹙,棕色的瞳仁轻轻跳动了一下,直接伸出右手圈住安晓艺的脖子,拉到了跟前,用自己的嘴巴压了上去。

  嘴对嘴相碰的一刻,安晓艺瞪大了眼睛,他的嘴巴有些微凉,甚至有些轻微的颤抖,她感受着他温润鼻息喷到了自己的脸上,一圈一圈作画似得。

  向明城压着她脖颈处蓬松柔软的头发,轻轻探下身子,把安晓艺圈在自己的怀里,喃喃细碎的像个孩子“我今天说的话,希望你每一句都能记住,无论什么事,什么时候,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会帮你”“还有……。”他又紧了紧怀里的人“我要娶你,这句话是,真心的”

  天空蒙蒙的起了层雾,一点点凝结硬化,最后在最高的地方纷纷洒洒起来,在空中一层层的转着圈,就像风的孩子跟着方向抖瑟起来,像是急匆匆要去赶着什么宴会。

  周围的风,还在见缝插针的灌着,唯一温暖的是向明城紧贴的胸口,不管周围的空气开始大肆疾驰,安晓艺伸了手,触碰那到手的微弱晶莹,下雪了……。

  白色别墅像是童话里森林深处的避雪的屋子,安潜一手端着红酒杯,一手揣在裤兜里,站在窗口边,轻抿了口酒杯里的酒,淡淡的似乎像是尝了口味道,刚刚外面发生的那一幕完全落到了他的眼睛里。“还真是幸福呢,安晓艺”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安总,衣服拿来了”孙媛笔直的站在原地,刚刚去厕所补了妆,检查两遍表情,着装毫无异样,才敢出现在安潜面前。

  安潜低了低眼皮,斜晙了一眼“你大意了”转身把手里的酒杯放到她的手里,径自去了大堂,真是个没用的女人,竟然在安晓艺面前那么毫无嫌隙的和自己表示亲密,轻轻叹口气,自己手里的一张牌又不能用了。

  雪越下越大了,向明城在主驾驶开车,安晓艺没坐副驾驶直接坐在了后排,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向明城脖颈处的发际线,从中间分开略微两边向上飞着,空间里安静流淌着钢琴曲,风居住的街道,淡淡忧伤的调子。

  安晓艺侧了侧头,望窗外,回想刚刚的事情,为什么自己犹豫了,这不是一开始自己就计划好的,她和向明城结婚,爸爸会满意,所有的人都会认为理所应当,但是为什么迟疑了,还是在期盼,等待什么。

  向明城说是会给她时间考虑,给了她一个台阶下,但从上车一句话也没说,安晓艺也深切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要不真正的在一起,要不彻底的结束,总归要有一个结果,只不过是时间而已。

  车停了,雪越下越大,大半大半的飘落下来,雨刷在挡风玻璃上忙碌的交替着,十字路口红灯的倒计时,数字一点点的倒退。像是时光倒流回到了那些古老的年代,哈了一口,窗户上结了一层雾,安晓艺伸手抹了一把,手上清凉一片。

  她看见公交站台上穿着黑色棉袄的男生,厚重的大帽子,夸张的缀在后面,他的身子略微向前弓着,手里拿着一个塑料包装面包,如狼似虎的啃着,从四面方面涌进站台的雪花,落了在了肩膀处,大帽子的边缘,毛亮亮的一圈,头上浅浅的铺了一小层,耳朵红红的缀在两边,哈了口气,又捂着耳朵。

  “陈深?”安晓艺微侧了侧身子,一辆公交停了下来周围的人都不住的涌上去,推推搡搡,陈深被挡住了,红灯的倒计时到最后几秒,一个油门又轰隆隆地开始预备滑行。

  安晓艺伸了脖子,像是在最后几秒里,要做好什么准备一样。一会看见陈深的半截身子,透过公交车的玻璃,他慢慢移动在一个个小玻璃窗里面。

  一个油门一轰,安晓艺完全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只一会陈深的身影,包括那个公交车都被压成了五彩的光带,所有的风景都在小小的空间里,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就像是行走在两个方向的人,永远都不会有交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