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三十章 就是钱的事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422 2016-09-21 20:00:03

  偌大的别墅里,安晓艺穿着软质的修身棉麻裙,光溜溜的露着两条细长的腿,赤着脚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摊上,外面的空气已经零下温度,隔着玻璃,樟树的叶子完全落光了,伸出的几根枝桠,黑寥寥的戳着那路灯带来的一小片光明。

  室内的温度却还是温暖如春,碰到冰冷的玻璃,连锁反应一层层的起了雾。艾米坐在沙发上,在客厅的茶几上看网上的新闻,就像是一个随时嗅到信号的风向标,一刻也不敢怠慢。

  茶几的一角放着一个黄色的文件夹,封口没封,口半开着,露出一叠照片的一角,露出一双窥探外界恶魔的眼睛。

  安晓艺觉得她太紧张了,艾米有很好的管理自己的表情,那上下翻动的手速和迅速追随的眼球,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艾米料不到安晓艺的下一步动作,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又有了证据为什么什么都不做,这么干看着事件变得原来越大条,她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您有了证据问什么不就找她,是否想要放她一码”她试着把她揣测的众多可能性的一种摊开来问。

  安晓艺低着头,睑着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我们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就行了”有种十分自信的神气。

  她走到客厅的拐角处,上了一层台阶,上面是一台白色的三角钢琴,抬起右手轻轻按了一个键,清脆的“咚”在那棺材似的身体里面发出来,安晓艺,抿着嘴揪了一下,顺势两只手在黑白键上熟练的切换起来,是肖邦的小夜曲。

  艾米抬起头看安晓艺,她闭着眼睛神情是舒缓的,钢琴曲她不太懂,充其量听过几场音乐会,但是这首曲子本是安宁美好的,变化的调子,却让她有种暴风雨前夕的征兆。

  一曲完毕,门上的铃响起来,艾米愣了一下,理了理因为坐着褶皱的裙子,步履沉稳的去开门,像是迎接某种庄严地仪式。

  晚间门上的壁灯已经亮了,她看见裹着一件蓝灰色的棉袄,带着白色围巾,带着大帽檐的女人,身形消瘦的站在门前,半个人隐在了黑暗的阴影里面,像是个圣诞夜沿街乞讨的女子,苍白的脸上神情近乎卑微。

  艾米略微低了低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在这样的场景里面,她也觉得是个高人一等的主人,即便是安晓艺身边一件物品般的存在,那也是尊贵的,便有点趾高气昂的神气了。

  神情漠然的叫了一声“陈编”

  陈洛没了平日里的自尊高傲的样子,讪讪然的问“安编在吗?”她低着头,语气却是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

  艾米垂了垂眼睛,弓着身子侧着把她领进去,小声的说了声“她在等你”

  陈洛愣了一下,恭顺的跟着她进去,安晓艺还坐在钢琴旁边,看见来人摆了摆手示意艾米先下去。

  陈洛站在那里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四下张望着希望找到一个可以落住视线的地方,语气里是有点死心的意思“你早就知道是我了,是不是”尾音慢慢低了下去。

  安晓艺走下台阶,还是光着脚,晃到了茶几边,捏住尾部,倒吊着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一张张像是飘絮,纷纷扬扬洒下来,全是陈洛和一个带着帽子的男人在停车场交易的照片。

  陈洛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轻轻捏了腿部,鼓了勇气问“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之前我就查到那个“黑箱”真实身份了,不过是个黑客罢了,我想一定有幕后的人,支使他做这件事,不过我真正怀疑你,是几天前去公司开会的时候”

  “什么?!”

  “以你跟我一向不合的程度,我被人暗算了,你就算不大做文章,也会明里暗里嘲讽几句,这么反常冷静的坐在那,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所以后来,我递给李副总资料的时候,故意跟他说我有了“黑箱”资料,就是看你有什么反应”

  “你告诉李副总了?”陈洛声音紧着,像是呜咽一般。

  “其实……”安晓艺转过身子,狡黠一笑“我给他看的东西,不过是普通的资料文件,做戏罢了”

  陈洛惊讶的抬起头“我以为你会捅出去”

  安晓艺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习惯摸了摸烟嘴,翘着脚仰在椅背上吸起来“我说不说出去也没什么要紧,你现在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网民人肉闹的那么凶,各大经纪公司要联合控告,吃官司,赔钱坐牢。不知道你给的那点钱,够不够堵住那个黑客的嘴呢”

  陈洛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激动的说“是你做的,是不是,只有最初的那条新闻是我爆的,之后那些全是你找人做的”

  安晓艺没否认,算是回答。

  “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如果真的吃了官司,上面就会派人调查,两个“黑箱”的事情迟早会爆出来,你也是吃不了兜着走”陈洛以为跟安晓艺一条船上,有了点底气。

  安晓艺嗤笑一声“真是天真的可以,你以为那些经纪公司真会告吗,沈曼曼的招牌已经砸了,谁还想跟她沾上点关系,他们第一时间发声明,撇清关系,说要控告不过是他们表明立场的手段罢了,要是真的上诉,早就上诉了,还用等到现在。自身有没有问题,他们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她撇了陈洛一眼“何况,就算出了什么事,你觉得我会摆不平。你被逼到这个境地,归根到底也就是钱的问题,那个黑客觉得可能会背上官司,你不给钱,就准备跟你鱼死网破,所以你才会被我抓到小辫子,拍到你那些照片”

  陈洛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你把事情闹到这么大,就是想逼我现身,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把我逼到这个境地”

  安晓艺挑了挑眉毛,没有正面回答“你今天不是来求我的吗?是想跟我认个错,求我不要抖出去,还是想我帮你解决呢”她随即又摇摇头,弹了弹烟灰“奥~你应该是觉得这件事迟早会被那个黑客给抖出去,所以你先过来跟我认错,觉得我会大发善心,原谅的你过失,并帮你解决是吗,因为除了我,你想不到别人能够帮你”

  陈洛身子猛的震了一震,慢慢又软了下来“你说的没错,我,我是想……。”

  安晓艺打断了她,在水晶的烟灰缸里捻灭了烟,留下黑压压的污渍“你有胆子跟我作对,就应该想好下场,还是回去想想怎么收场,是辞职还是开记者招待会公开道歉,从此别在这个圈里混了”她晃晃脖子,准备让艾米送客,她实在懒怠看陈洛这副丧家犬的样子。

  怦的一声,安晓艺转过身子,看见陈洛双腿跪在地上,双手撑在两边,用力撑着腿部以上的部分,头部向下趿拉着,平时梳的整整齐齐的鬏,落了几缕下来垂在地上。“我求你,我好不容易才能走到今天,求……”

  安晓艺对她的示弱没什么感觉,冷冷回道“你对我来说没什么价值,凭什么帮你”准备回过身子上楼。

  “如果,我说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做的呢”陈洛像是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轻呼了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