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十九章 你信我吗?

浮金年代 蓝小司 1991 2016-09-01 20:00:02

  拍摄的日子还是紧锣喧天的进行,拍摄后期,压力在所有人的脖子上面都勒了道绳子,小心翼翼,人人自危,在这最后关头,大家的耐心毅力也几乎到了极限,天气也慢慢坏了起来,接连着几天大沙尘,阴风阵阵。

  陈深拍完替身的戏份,又被道具师父安排到去布景。“怎么少了个灯笼,快去后面车里面拿一个”道具师父着急地喊。

  陈深立马绕道后面,打开货车后面的门,跳上去在一堆小道具里找灯笼,隐隐地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好像是打电话听起来很激动。

  摸索了一会,终于找着了灯笼,顾不得拍身上的灰尘利索地从车上跳下去,没走两步就迎面碰见了人。

  “你怎么在这里?在这里多久了?”沈曼曼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一连声的问。

  陈深觉得她有些奇怪,提了提手上的灯笼“我来拿道具”

  “快点!”道具师父又在远处扯着嗓子喊起来,

  陈深提着灯笼,急忙跑了过去。

  沈曼曼紧皱着眉头,捏着手机还站在原地。

  “曼曼,你站在这里干什么?”经纪人看到她呆站在那里。

  “怎么办,我刚刚打电话好像被人听到了”沈曼曼六神无主的说。

  经纪人也低额“你觉的他听到了多少?”

  “我不知道”

  经纪人左右看看,“是刚刚跑过去的那个群演吗?”

  “恩……”

  安晓艺趁着休息的时候,在和男主角秦楠讨论接下来的感情戏的表现,闹哄哄地就听见外面嚷了起来。

  一出去就看见沈曼曼的帐篷外面挤满了好事者,一个个像个长颈鹿一样,伸长了脖子,兴致勃勃地往里面看,看见安晓艺来了,所有人自动让了条道。

  里面的场景让她大跌眼镜,沈曼曼愁容满面,经纪人脸红脖子粗,居然第三个人是陈深站在那里一脸的漠然。

  “把帘子拉下来”安晓艺对跟着进来的导演说“其余人该干嘛干嘛去”

  导演挥着像赶苍蝇一样把好事者,赶得远远的“做自己的事情去!快点”

  “哎呀,安编你看看这事闹的?”安晓艺还没开口问,沈曼曼经纪人就开始先发制人了。

  “到底又是什么事啊”导演也有点心塞,怎么自从这戏开拍,大事小麻烦的一直没停过。

  经纪人拿了桌子上的一个方形红色的皮质盒子,打了开来“我让这个群演去拿一下曼曼带的戒指,左右的距离就隔着几个帐篷的距离,回来就变成了空壳子了,这可是赞助商赞助的呀,你说这下没了,该不会是戒指自己插着翅膀飞走了吧”

  他话虽没明说,但话里的意思是陈深拿了里面的东西。

  安晓艺在一来二往的只言片语里也知道了事情大概,“你的意思是说他拿了?”

  “我也没说谁拿了啊,但是东西丢了是真的,周围也都全都找遍了,我们曼曼这么大个明星难道还能诬赖谁不成”

  “那有证据吗?”导演插了一句。

  “那倒是没有,不过经手的就他一个人,总要有人为这件事情负责任吧”经纪人翘着手指,下了最后通牒。

  “算了,算了”一直没说话的沈曼曼插了话“何必这么难为人家,他可赔不起,我也就吃了这哑巴亏,赔给赞助商吧”

  “我没拿这个钻戒,但既然是在我手上弄丢的,我会赔”陈深从头至尾辩解过一句,这么一出口,在场的人愣了一下。

  “你赔?!”经纪人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这可是卡地亚的最新款,一克拉白金六钻的戒指,市场价可要20万!”

  沈曼曼悠悠地站起了身,做了拦情“好了,也别这么逼人,既然人家想还就给人一个机会”

  “行吧,就三天要么交钻戒,要么就现金喽,可别说我们欺负你”

  他们你一言无语我一语的就像演猴戏似得,说完就麻利地出去了

  导演觉得这事跟自己也没啥关系,也跟着出去准备接下来的拍摄。

  整个帐篷里就只有陈深和安晓艺两个人,外面还是哄哄的一片嘈杂声,闷闷的帐篷里却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陈深觉得从来没有像现在,想要逃离一个地方,他没做过的事情从来都不会低头,一路以来努力奋斗的他,也从未觉得因为自己没有一个高贵的出生,而低人一等。

  以前面对安晓艺的时候,他一直觉得他们两个是平等的。而在这一刻,他却深深的有种抬不起来头的感觉,这是一种卑微的姿态,当沈曼曼经纪人摆出二十万这个问题的时候,那种无能为力的现实,激的他保留不了他的自尊。

  一句“你相信我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介意的不是安晓艺会看不起他没钱,他怕的是她会觉得他是个为了钱灭了尊严,成为一个彻彻底底下作的人。

  时间在这一刻显得异常的慢,慢到似乎可以看到它流动的轨迹,帐篷顶上玻璃灯泡的灯丝交叉着成为一个闪电的形状,桌子上散落着玻璃的瓶瓶罐罐折射出异样地光芒,两排的戏服的架子,因为使用频繁有的衣服掉在地上,有的随意担在架子上面,上面勾着,下摆拖到了水泥地上。

  整个空间并不狭小,安晓艺却只能把注意力放在这些平常压根不会注意到的地方上去,也不能够去看眼前的陈深,她不知道该用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去看他,生怕错了眼神,乱了话语,那便是无穷的错误了,永远不能够补起来。

  然后他看见陈深站在黄色的光线下面,抬起头来站在高大的阴影里,他的眼睛里有东西抖动了一下,露出了一点白光,之后便用沉沉的落了下去,黑黑的。他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掀开了帐篷的帘子,慢慢走了出去。

  他没说,安晓艺却在心里回复了那个答案。

  出了帐篷,安晓艺拿出手机给艾米打了个电话“艾米,你帮我做件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