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二十章 你信我吗?2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325 2016-09-02 20:00:02

  陈深做完自己的事情,在所有人收工之后,又重新回到了拍摄的地方,回想今天拿了戒指之后所遇到的事情。

  整个过程大概只有十几分钟,刚开始他去取赞助商送来的戒指,当时也打开过确认戒指是在里面,然后走了一会就遇到了沈曼曼的经纪人催自己送过去,之后也就到了沈曼曼的休息室,对了!当时好像是撞了他一下,会不会是那时候弄丢的。

  想着,陈深立马走到当时的地点,打开手机照明,在草丛里搜索,找了一会回想起来,也不对啊,盒子在,但是里面的戒指没了,照理说,如果要丢,应该是连盒子一起丢了才对,怎么会戒指没了呢,这中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陈深来回踱了两圈,从一个帐篷转过去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射了过来,陈深本能的用手遮住了眼睛,还没定神,对面就轻声叫了一声“阿深”

  陈深放下手,看到对面是抓着手电筒的刘叔。“刘叔,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

  “我知道晚间的事情,也想帮你找找,怎么样,找到了吗?”

  陈深摇摇头,挑了一块草坪坐下。“之前戒指丢的时候附近就找过几遍了,没找到”

  刘叔关了手电,也在他旁边坐下“哎,怎么就让你摊上这事了,就算真丢在外面,让别人捡了去,也不可能会还回来,让你背这个黑锅,现在的人心是真黑”

  “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被人捡走了呢,刘叔你就开始怪别人了,说不定真的是我拿了?”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这个玩笑,刘叔才不相信你会做这种事情,如果找不到,这二十万真的要你赔,二十万啊可不是小数目,你有法子吗?”

  “真找不到,那就只能赔”

  “哎……。真是的,怎么会出这个事情,我总觉的这事没这么简单”说着,刘叔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叔,这些年没有多大用,但这边还有点钱,虽然只有两三万,但是有总比没有好,你先应个急,别让他们指着你脸再去欺负你”

  陈深连忙拒绝“刘叔,这钱我不能要,这是你养老的钱”

  刘叔叹口气“你就别拒绝了,你在叔的眼里就看见我亲儿子一样,人都说养儿防老,我的那个儿子早不要我了。阿深你是个好孩子,叔一直知道的,这些年在剧组你没少照顾我这个老头子,叔就怕因为没钱,磨了你的志气”把手里的卡塞到陈深手里。

  陈深看了一眼手里的卡,怔了怔,塞回了刘叔的手里“刘叔,如果你真把我当亲儿子看待,这钱我真不能要”他拍了拍刘叔的手,站起来。“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旅馆”

  两个人走回去的时候,刘叔走在前面用手电照着,在乡间的小路上,圈了一小块的光明,照着坑坑洼洼的地,陈深看着他的肩膀因为走路的幅度,上下抖动着,灰色的软布衫子,晚风迎着面吹过来。轻轻笼在瘦小的身躯上,一点都不合身。

  他忽然想起,远在家乡的爸爸,从自己来到晴川上大学,到现在当群演三年,回家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不是他不愿意回家,只是他不想他们分担他过多的忧愁,大城市的生活实在艰辛,每次打电话回家却还要假装开心地面对,表示自己真的也还好。

  二十万?其实他也没想好要怎么去解决,只是不能连累他人罢了,他怕欠人,知道钱财好还,只是这背后的感情,却是怎么也还不了的。

  陈深打算在薪资里面扣,预备着多打两份工,想着一年多应该可以还完的时候,没料到事情在第三天的时候却突然有了转机。

  刘叔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一路小跑,一路嘴里不停念着“找到了”“找到了”

  “怎么了?”沈曼曼经纪人插着腰,正准备对陈深兴师问罪之际。

  “找到了”刘叔停下来,匀了口气,摊开手掌,一枚戒指横在手心,迎着太阳光折射着刺人五彩光芒。

  陈深觉得有些疑惑,之前已经找了很多遍都没找到,怎么突然找到了“你在哪找到的?”

  刘叔指指帐篷那边“我刚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边有什么东西闪啊,闪的,我一看真是戒指!”

  沈曼曼这时化完妆也从帐篷里走过来,看到刘叔手里的戒指,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地神色,随即撇撇嘴,环抱着双手,慢慢踱过来“找到了?”

  沈曼曼经纪人把戒指从刘叔,左右翻来翻去,看了几遍,郑重地像沈曼曼点了个头。

  沈曼曼什么也没说,转过身子就回了自己帐篷。

  经纪人向上翻了个白眼,捏着手里的戒指,指了指陈深“小子,算你运气好,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扭着屁股去追沈曼曼。

  周围围了不少的好事者,看见这个情况,也无趣的散了,陈深还有点懵的时候,看见安晓艺正经过这里,拿着剧本边走,边跟导演说什么。

  陈深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一幕,有种被无罪释放了的感觉,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他希望她看见。

  沈曼曼走了几步路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急匆匆地小跑到帐篷里面,把随身的手提包全部倒在了桌上,一个红色盒子掉了出来,她着急慌忙地打开,看见戒指还在里面的时候,松了口气,无力地坐在了凳子上。

  经纪人也慌张的跑进来,看见她桌子上的东西赶紧把帐篷拉了起来,小声地抱怨“我的姑奶奶,你怎么把这东西拿出来了,待会要是给别人看见,怎么办”

  “我真是搞不懂了,那个戒指明明就被你掉了包,而且也在这里,你手里的是哪来的?”

  经纪人把手里的戒指放进了口袋,揣了两下才肯把手拿出来“我也纳闷,但是这个戒指也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说不定真的是谁掉了”

  “我又不是傻子,真这么巧有人掉了一模一样的戒指,而且这戒指价值不菲,要是真丢了会没人找,居然帮这小子解了围真是可恶!”沈曼曼生气地用力捶了一下桌面。

  “现在也别纠结是谁帮了他,只要那个人不知道是我们做的就行,我说你也是,干嘛给那小子三天时间,夜长梦多,当时就应该给他定罪,把他赶走”

  “我哪知道会横生枝节,反正,他只是个小群演,肯定拿不出这个钱,我最后还能在大众面前装的深明大义,帮他付了。就算拿出了,也不怕,别人经过这事一定不会再相信他。就算他把那天的事情说出去,别人也会觉得他是和我有过节,我就要他说的话,没人信!”

  经纪人翘着手指,不耐烦地轻触着桌面“本来都算好了的,现在可好,只能静观其变,反正,后天就要杀青了,我们离开这里,到时再想办法对付他”

  “也就只能这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