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十三章 别弄脏我东西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736 2016-08-27 20:00:03

  手机的来电提示音响起来“喂”

  “晓艺,在哪?”那边是向明珠兴奋的高八度。

  “我在片场”

  “晚上pub有“挑食”活动,来不来?”明珠坏坏的笑。

  “挑食”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行内话,一般这种高级俱乐部,一年会有这么一两次的拍卖活动,参加的人都是有头脸的人物,其中一部分人拿出私人藏品进行拍卖,另一部分人购买,像是进行有价交换的场所。

  到时一些明星也会到场,向明珠这个时候就会显得尤为兴奋,因为遇见帅哥变成床伴的机率也会大大增加。

  安晓艺抬抬眉,今天只有几场戏,估计也不会耽搁太久,还是答应下来“收了工,就过去”

  “那好,我跟瞳晚上先过去等你”

  “嗯”挂了电话,安晓艺抬起头看了看像黄沙一样的天空从自己的头顶上滚滚而过,连接着尽头一小片绿茵茵的树丛,一种深深的寂寞,也许有些事情真的要开始改变了。

  晚上九点收工,艾米早早来了现场接安晓艺,早上刚送去洗的跑车,让她在这片黄土地上开的胆战心惊,车上还放了一双她刚刚去安晓艺新住处取的鞋。

  新住处是季总安排的好的,位于晴川市著名的富人区,一平方十万的天价房,季总这次是下了大手笔,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投资与价值当然是成正比的。

  安晓艺的东西在她回国之前大部分都寄回来了,都是艾米帮忙运送到新家并且整理有序的,不得不说,艾米第一次看见这些东西的时候,完全可以用震惊来形容。

  她不是没看见过名牌,只不过没看过那些国内外知名大师的名字会真的印在衣服包包的内侧,小小的logo都是手工缝制上去的,件件都是没出现过的珍品。

  安晓艺每一个季度的衣服,都需要一整间房间来摆放,天知道,艾米摆放的时候是以多么崇敬的心情去布置,所以当她早上看到,安晓艺脸不红心不跳的扔掉了那双美国女鞋大师私人设计的特别款,差点当场一口老血吐出来。

  夜幕早早的降临了,只有剧组搭的小帐篷,一个个零星的点着光,经过了一天高强度的工作,所有人都疲惫不堪,导演也没了耐心,着急慌忙的扯着破锣嗓子骂人,到处都是急匆匆地身影。

  总算熬到了收工,安晓艺跟着来接她的艾米,离开的时候,远远瞥了一眼正在收拾东西的工作人员,那个黑色的身影正弯着腰,手脚麻利地拆布景,慢慢地像是和夜色融入了一体,安晓艺淡淡地微闭了闭眼,转过身从包里摸出一只烟,裹起外套慢悠悠一边走着,一边抽起来。

  艾米看她不说话,只能紧紧跟在她的身后,这条路上没有灯,远远的有不知名的鸟,发出刺耳悲鸣的叫声,安晓艺的烟头发着淡淡的橙色光芒,晃悠悠地一上一下,像是夜色的大海上飘摇的海灯。

  艾米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孤独的有点可怜,但是这个想法就只存在一会,立即就否定了,嘲笑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安晓艺是谁,显赫的家世,鲜亮的外表,出众的才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人,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觉得她可怜。

  到了“叶”的时候,侍者过来拉车门。

  “你下班吧,新房子的地址给我输入导航”安晓艺流利下达了命令给艾米,就头也不回的进了那五光十色的建筑。

  下半场已经嗨起来了,大厅内场光线很暗,只有从正上方射过来的白色光线,不断地移动变换着。

  安晓艺跟着侍者直接来到一个露天包厢,向明珠已经和旁边的一个外国帅哥打的火热了,沈瞳和卡文正在喝酒,不断地注视台上的情况。

  “今天少喝点,上次你们三个女人撒起酒疯来,可真不是盖的”卡文从桌上特意倒了一小杯洋酒递给她。

  安晓艺想起上次喝断片的事情,才想起询问细枝末节开来“上次,我们喝醉酒,可没趁机占什么便宜吧”

  “你说什么呢”卡文横眉一竖,领带一拧“我是那种人吗,况且,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倒是,我差点被向小姐占了便宜,死气白咧地乱亲人,还吐了我一身”

  沈瞳眉眼弯弯地笑起来“你得了便宜还卖乖,今天好不容易那个粘不拉几的白静静不在,可以偷个食,换换口味了”

  安晓艺抬头看她,沈瞳今天穿着一条黑色修身的短裙,局部有黑纱包臀,更添了些性感妩媚。

  “算了吧,他就看见白静静能硬起来,别人都不行”向明珠见缝插了一句。

  卡文眉毛都绿了,男人怎么着都可以,就是不能被人说不行“你们这些女人,说话不能含蓄点,旁边还有男人在呢”

  向明珠无辜地指了指身边的外国帅哥“他听不懂中文”顺便还补了一句“都不知道,你怎么活过来的,这么多年就跟一个女人上c,你腻不腻啊”

  “我那叫专一,专一”卡文特地强调了两遍“跟你这种风流成性的人,说也说不通,对吧,晓艺”

  安晓艺没想到卡文会把自己带到坑里,很不走心的回了一句“可能吧”

  卡文没有听懂话里面的真正意思,就以为安晓艺跟她是一头的“你看看,晓艺多好,还不是这么些年,就只跟你哥那个,一直上一个人,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嘛”

  听了这句话,安晓艺立马就把刚刚那个中立的态度,用力偏到对立的方向去了“我觉得,跟同一个人上床,对女人来说是忠贞,对于男人来说,就是能力问题了,所以才在一个女人身上找存在感”说完,向明珠伸出手过来和她拍了一下,表示完全赞同。

  这话一出,卡文的小脸变得煞白煞白的,想要反驳,但是她说的话貌似又挺有道理的样子,陷入无穷的纠结之中。

  安晓艺细细地抿杯子里的酒,朝台子上瞄了一眼“开始了”

  灯光慢慢地汇聚到了台子正中心,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主持人站在圆形的台子上,台下的呼声越来越高,中心的机器启动,一个小台子缓缓升起,方型的透明玻璃罩着一个黑色的礼盒,按下机关,玻璃慢慢缩了回去。

  主持人带着手套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镂空的玫瑰金手链,局部还有小颗的血色的红宝石,组成S的形状形成搭扣,非常小巧精致。

  “这是在南非的一个小镇上,一位收藏家发现并带回来的,手链本身的是金丝材质,宝石是当地纯度非常高的鸽子血宝石,每一颗宝石都是经过几十道人工工序镶嵌上去。不过这件物品最珍贵的地方,不是它材料本身,而是它背后的故事,一百年前的小镇上多年大旱,颗粒无收,一个年轻人为了向上天祈求用自己血作为祭品,据说血流了三天三夜最终换来甘霖,他流下的血变成一颗颗红宝石,被后人镶嵌在了手链上,寓意为希望还有牺牲,据说带上它的人能一世幸福长安”

  灯光突然猛烈的闪了一下“底价三十万,现在开始竞拍”

  本来这种自身有寓意的说法,就带些迷信,这条链子就本身来说并没有那么值钱,即便真的拍了,成交价格也不会很高。

  “你买不买?”向明珠询问道。

  “我对于这种东西,一向不怎么信的”沈瞳笑笑回答。

  底下的价格果然不出所料,所有的都在两万,三万的往上加。安晓艺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地听周围的声音。

  主持人看底下已经到了四十万,周围没有继续加价的喊着“四十五万,第一次,四十五万第二次”

  “五十万”安晓艺举起牌子,不高不低地喊了一句

  光线一下子打到了这边,周围的几个人都吃惊不小,在安晓艺的身体里理性基因完全呈现压倒性的优势,没想到对于这种迷信的东西,这次居然上了心。

  向明珠好奇凑过来“晓艺,你什么时候开始迷信了”

  沈瞳一个眼神示意过去,指指对面的那个角落。

  “哎?那,那,不是”向明珠大呼小叫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