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十八章 再起波澜2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434 2016-08-31 20:00:02

  陈深没说话,在一群人里看安安静静坐着的安晓艺,她低着头,神情却是淡然的。

  他对于安晓艺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她的人生里有多少的光荣事迹,那些只要上个百度就能知道,但是他不想这样,在这个圈子里混得久了,各种实实虚虚都看遍了,早就分不清真真假假了。

  他只记得那个满天繁星的夜晚,那个半掩着长发,有些落寞神情的女孩子,那是他真正看到的东西,不是听说,不是看那些新闻。

  一群人叽叽喳喳中,十几分钟过去了,安晓艺丢下手里的本子,在一群人的注目礼中走出了那个中心地带。

  沈曼曼淡淡撇了一眼,心里隐隐升起了不屑。

  “什么情况,怎么走了?”一小波的议论又开始涌起来。

  “该不会太害怕,逃走了吧”

  陈深听着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猜测,淡淡蹙起了眉,他没觉得跟安晓艺已经熟到可以安慰她的地步了,但是总觉得在这一刻似乎没有一个人站在她那边,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的确残酷了些,她也许也会有些紧张。

  立了一会,还是鬼使神差地去了,看见安晓艺的时候,她正站在拍摄的帐篷外面,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纸盒,食指轻拂了一下烟嘴,抽出一根熟练地放在嘴边,凑着打火机,吸了一口,冒了火星似的头,红红的,像是蛇吐出的红信子。

  每一个动作,在那一刻他看的格外清晰,他没见过吸烟的女孩,确切的说是没见过能把吸烟这件事情做的像是在品尝什么艺术品一样,慢慢从嘴巴里面跑出来的白雾化地烟丝,漫过鼻子额头,整个脸一会清朗,一会朦胧。

  安晓艺转头看到他,轻轻牵了嘴角。

  陈深突然有些失神,呆呆立了会,才回过神来,尴尬咳了两声“你怎么在这里,等会不是要……”

  安晓艺听到他话里的关心,隐隐地心情有些明朗起来,还是没说话,抬起头又慢慢吸了口。

  太安静了,陈深看她没反应又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八卦了,正犹豫着要不要走的时候,一声“谢谢”轻飘飘的飘过来,转过头看安晓艺正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

  陈深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只有安晓艺自己知道,这句话出口的时候自己都愣了一下,这样少涂了一层保护色,直面表达自己的感觉,在所经历的岁月里,似乎很少有的真诚。

  她迅速的用脚捻灭了烟,从陈深身边经过的时候,因为两个人身高的差距,她侧着脸正好看到陈深的肩窝处,也不知是不是紧张,脖颈处的经络高高突着。

  安晓艺低着头不着痕迹的笑了一下,陈深真的是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他甚至可以闻到安晓艺头上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还有她的身上没有香水味。

  “我从来没输过”

  陈深还在愣神,安晓艺却之丢下这一句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接下来的事情竟然没有一点悬念,和安晓艺说的一样,沈曼曼一开始还能招架几句,最后只能傻愣愣地看安晓艺一人分饰几角。

  最后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里,安晓艺定定心心的把整本台词本一点没漏的给背了下来,导演翻本子的速度都比不上她念台词的速度。

  “我去,开挂了吧”看热闹甲惊叹道。

  “我不信这世上还有这种本事”乙补充道。

  ……

  陈深虽然没说话,但是也真的被吓到了,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直到晚上回了旅馆洗澡的时候还在一直琢磨这件事情。

  旅馆的水压不稳,水忽冷忽热的,陈深因为想的太入神,一阵热水下来的时候,硬生生烫了下来,都没来的急躲,“啊~”

  外面的尖叫声和他的叫声同时响起。

  “有鬼啊”外面的女声尖利地比鬼还吓人。

  陈深迅速伸手关了水龙头,伸右手拿了挂在钩子上的毛巾,随便擦了几下,就套上T恤短裤跑了出去。

  走廊上已经有不少人,但都是零零散散的站着,脸上一脸戒备疑惑的神情。

  一个女孩跌坐在地上,一脸恐怖。陈深认得是音效助理,另一个女孩伸手扶她,她抖吧着嘴,发着含糊的音“鬼啊……”

  她话还没说完,导演就像个炸了的炮仗,吼吼地喊“胡说八道什么,哪来的鬼”

  陈深看到跟在他后面出现的安晓艺,没有卸妆,还穿着白天的衣服。似乎因为疲惫,平日里冷漠刀刻的神情,也有些提不起劲来的样子,松松散散,没了凌厉。

  “出什么事了?”安晓艺问。

  “没什么事,她胡说八道”导演回。

  “不是的,我刚刚真的看到有个黑影在走廊上,我一眨眼就没了,好像还没有腿……。”女孩越讲神色越紧张。

  周围人听这话也不敢再动弹,长长的走廊只有这边的顶上有一个白炽灯泡,凄惨惨地洒着一小块光明,走廊那头漆黑一片。

  导演还在吼“胡说什么,肯定看错了”但是自己也不敢过去。

  一会沈曼曼和经纪人也过来了,穿着睡衣,但是脸上的妆还是化的精致。

  “怎么这么吵啊,我们曼曼要好好休息的呀?”经纪人翘着兰花指,叉着腰说。

  “有人看见鬼了”一个群演小心翼翼地透露。

  “哼,什么鬼啊,大半夜眼花吧”经纪人不屑地甩甩头,沈曼曼站在旁边什么也没说,环抱着双手,冷冰冰的看戏。

  安晓艺皱眉,平时睡眠浅,一般在剧组拍戏压力大都很难入睡,这么多天好不容易刚刚眯着了会。

  “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就算有,也见不得光”她摆摆手“赶快散了,距离拍摄就只有几个小时,闲时间多么”

  “对啊,对啊赶快散了”导演用手拉了一圈,把人群往房间里赶。

  看着大家陆陆续续进房关门,议论声也慢慢消失了。安晓艺准备转身进房门的时候,突然脚下一软,眼前一花。

  以为要直接与墙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手臂上突然传来一个力道,温温柔柔,转头看的时候陈深黑黑的眸子,映入眼帘,昏暗的黄色灯光,暗影从上自下罩了半边脸,看起来像是浓重不清的印象画,似乎在往前一点就能看到深陷其中的灵魂。

  “没事吧”陈深看她一副疲惫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关切了一声。

  “恩”安晓艺不着痕迹地缩回了手,陈深的头发都还是湿漉漉的,手心却炙热的有些干燥。

  抬眼撇到他手臂上深红的一块,陈深顺着她的眼神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轻松摆了摆手“奥,没事,估计就是刚刚热水烫了一下”

  “恩,那早点回去休息吧”安晓艺第一次觉得这样单独跟陈深呆在一起,莫名的有些不自在,到底在怕些什么东西,她也有点闹不清。

  “等一下,我有个问题想问你”陈深似乎犹豫了一下才问出口。

  “恩?”

  “今天白天,你是怎么把那些台词都背下来的,花那么短的时间”

  安晓艺转头,准备回答,但是又想卖点关子“下次有机会,再告诉你”然后就打开门消失在门后面。

  转眼间剩了陈深一个人在走廊上,一阵凉风嗖过,想起刚刚那个女孩说闹鬼,寒毛刺了一身,也闷着头回自己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