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六章 一夜陆离

浮金年代 蓝小司 3045 2016-08-22 22:23:00

  向明珠打了个响指,确切的回答“有”她想了会问旁边两个人“你们刚坐了飞机,熬夜的话,会不会吃不消,干脆你们在这做套spa,明天再说”

  安晓艺回答“累到不累,只怕不玩的话,今晚可是一个不安生的夜晚”说完又拿出烟盒,准备掏支烟,想了会却又放了回去。

  沈瞳愣了一下,随即淡然的笑笑,表示同意。

  “那行,今晚咱去个好地方”向明珠边说边往更衣室那边走“我先去换个衣服,门口见”

  安晓艺和沈瞳在门口等着时候,那个经理已经不下三次拿东西过来,一会是椅子,一会是桌子,再是果盘,可能下一秒会抬个屋顶过来,感觉要在这里安个家的阵势。

  “什么情况,这么久?”沈瞳有些不耐烦地吐着气。

  “来了”安晓艺抬眼朝那边瞄了一眼。

  向明珠开着一辆宝蓝色的敞篷跑车驶到她们面前,造型别致,车头略扁,周身线型流畅。美女香车,整个画面像是拍名车广告,有点速度与激情的大片画风。

  安晓艺眯了眯眼,心中一动。

  向明珠打开了向上回旋的车门,扭着腰身下来,扔了钥匙给安晓艺。笑得花枝乱颤“给你的,回国礼物”

  安晓艺踩着高跟鞋,带着审视的目光,来回踱了两步。

  “别看了,知道你的臭毛病,这是向氏旗下的汽车产业里面专员开发的,从设计到生产都是智慧的结晶,世界上只有这么一辆”

  安晓艺勾了勾嘴角,略带笑意“我可不会说谢谢”

  向明珠晃晃头,“早知道你老人家狼心狗肺,您能满意笑一笑,小的已经知足了”

  安晓艺捏了捏钥匙坐到主驾驶的位置上,向她们两个人招了招手“上来”

  沈瞳坐在了后面,向明珠坐在副驾驶上,调了导航“去这里”

  一座外观倾斜的棱角建筑,脚下的射灯,五彩的灯光,照的建筑光怪陆离,亦真亦幻,建筑的右上角有一个“叶”字,若隐若幻地闪动着。

  门口连续流连的名车,在外面停了几排,像是车展一样。听不到里面的音乐也能感到无与伦比的震撼。停了车,侍者过来泊车。

  得体飘逸的裙摆,精致的妆容,高贵的身姿,高跟鞋尖利地踩在那上千一坪的红色绒毯上,像是生活在水晶球里的世界,这些人是用昂贵的布料,繁华的装饰隔离的景,外面的世界琐碎无奈,里面是精致却带虚假的童话。

  “这地可以吧”向明珠一边向四周散发电波,一边询问安晓艺。

  安晓艺略微点点头“还可以,有主了吗”

  “怎么你想买下来,那要先去问问老板答不答应了”向明珠神秘地朝安晓艺眨了个眼睛,“走吧,领你见个老朋友”

  安晓艺有些莫名其妙,自己离开美国后就一直没回来过,想不到有什么必须要联系的朋友。但是也并不多做提问还是跟着她进去。

  里面比外面繁华更胜,大多繁复主义,洛可可风格,画壁用金丝镶边,大的一眼都望不到头,一进门就有侍者领他们去包厢,向明珠很熟悉的跟他说话,看来是这里的常客。

  “晓艺好久不见啊”刚进包厢,一个熟悉的男音就热络地响起。

  安晓艺抬头辨识声音的源头,对面坐了穿着精致的一男一女男的梳着光亮的背头,外套丢在沙发上,深色的衬衫解开两颗扣子,散漫随意倚在靠背上,女的则坐的端端正正,身体却是贴着那个男人。

  她看了一眼后,不动声色地从旁边的沙发坐了下去。沈瞳和向明珠也一同坐下,不说话,只在意味深长的笑。

  对面的男子看这个情况有些沉不住气了“你什么情况啊,不认得我啦,我是……。”

  “卡文,你还是这么啰嗦”安晓艺低着头从包里摸出一支烟点起来。

  沈瞳笑起来“卡文,你才是真的记性不好了,晓艺最大的本事是什么?”

  卡文明白过后,着实懊恼地拍了拍后脑勺“对了,过目不忘,我怎么把她这么吓人的本事给忘了”

  安晓艺对于自己记性太好这回事,着实有些懊恼,这技能有太多的后遗症,大脑里强制储存了过多不重要的人事物,还不能进行人工删除。

  “真的有人能过目不忘吗”旁边的女子温柔地开了口。

  安晓艺这才抬起头,扫了她一眼,这不是白静静吗。

  当年,卡文高中时也是和她们三同一个学校,却比她们更早离开那个私立名校,简单总结就是一部剧惹得祸。

  当年,流行F4,流星花园。谁说偶像剧就能毒害小女生,卡文,一大男生就整天抱着这剧,没完没了的看,完了,还要去追求真爱,要找一个像杉菜一样不爱钱,正直善良的白莲花。

  所以在学校,就开始找寻电视剧里那种靠拿着奖学金生活的贫苦女生,试图用他博爱的胸怀去拯救她。

  但是电视就是电视,现实情况就是,穷人根本进不了那所私立名校,因为一学期光学费就要五十万,即便你真的能够靠着所谓的奖学金进去,每天高昂的学杂费,生活费,普通人也根本负担不起。

  在找了几周后,都无果的情况下,卡文确定这个地方不适合他寻找真爱,毅然决然地转学去了一个普通的高中上学,而事实上他也的确做了一段时间的穷学生,因为他爸爸知道这件事后,果断给他断了粮。

  安晓艺只见过这个白静静一次,是卡文主动带到他们面前炫耀的,说这个女生一点不爱钱,还特别善良,会过日子。

  想到这里,安晓艺上下扫了一眼现在的白静静,给她计算了一下价格,通身加起来,一栋小楼房都穿身上了。

  “你还不信,晓艺你还记得他是谁吗”卡文指指白静静。

  安晓艺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勾了勾嘴角“白静静,你的真命天女,不爱钱,又朴素,还会节俭过日子,我的记忆力应该没退化吧”

  白静静现在一点都不白净净了,低头瞄了一眼身上的行头,脸色微红起来。

  卡文也有些尴尬单手搂了白静静,她小鸟依人的靠过去“你别欺负她,这些东西都是我自愿给她买的,她可是个好姑娘”

  他又转头安慰怀里的人儿“你别介意,她就是嘴巴坏。而且,人家现在可是国际知名的大编剧,导演,我们这群纨绔子弟里,就属她最出息”

  安晓艺伸手拿起桌上开了的香槟倒了一杯出来,揪着嘴巴细细地喝“可别给我扣高帽子,我就是一个混娱乐圈的,这家PUB的老板是你?”

  “恩”卡文头也不抬地回“毕业后没什么事,我又管不了家里的企业,我老爹就给我买了这个PUB,把我发配到这了”

  “以前啊,是我们俩的大本营,现在晓艺回来了,就是我们三个的了”向明珠看了一眼沈瞳,笑眯眯地说。

  白静静也怕刚刚得罪了安晓艺,便也主动示好“晓艺姐,现在回了国,以后到这来玩随便吃喝,都是免单”

  安晓艺听这话心里有些不自在,这是怎么个意思,摆女主人的架子,卡文是个傻子,她可不傻,这个女人是不是省油的灯,她一眼便知。

  刚想回她两句,没想到沈瞳抢在了她前面“这话说的,晓艺难道还在乎这点酒水钱,不要说酒,就是买一个这样的地方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沈瞳的话,不轻不重,棉中带刺。

  却扎的对面男女脸色都很难看,白静静的手机响了起来,救了一命,她看了一眼,立马匆匆跑到外面去接。

  卡文沉着脸“你们这是挤兑她,连带着我一起挤兑了”

  安晓艺深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沈瞳都会站在她这边的,所以无论她说的什么都是为了她好,她也无论何时都会和她站在一边。

  “我觉得瞳没错,这个女人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没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向明珠一向大大咧咧的,这次也学会了理性分析。

  “你们三个女人是一伙的,我不跟你们说了,要是你们还当我是朋友,就别再说这样的话了,你们都不了解她,她一直活的很不容易”

  “不容易?”安晓艺轻哼了一声,“因为我们有钱,所以我们这群人活的都很容易吗”

  一音掷地,所有人都开始沉默了起来。

  手机铃声突然像一道闪电刺破的响起,所有人的脑袋都像被戳了洞的气球,呼噜噜的往外跑着气,然后麻木的回到现实中。

  “来喝酒”卡文有点扫兴的摇头,倒了杯灌下去。

  向明珠和沈瞳也各自斟了一杯,打个哈哈,大家又自自在在的了。

  手机上不停闪动着白森森的光线照在安晓艺脸上,半隐半现,像是阴森的鬼魅,上面闪动的字符也像个漂浮的幽灵,痴痴地动着,落明芬三个字紧紧索索地抖动着。

  安晓艺伸手按了红色的字标,反着放在了桌子上

  薄唇轻启,和着周围人开始笑闹。

  所有的人和事情也应该回到他原来的轨迹上去了,从今天起,安家可不宁静了,我安晓艺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