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七章 安家晚宴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335 2016-08-22 22:23:00

  房间里面浑沌一片,凌乱的衣物,包包,丢的满地都是,空气里是女人香奈尔的香水味混着酒精的味道,迷乱又危险。

  手机在地上嗡嗡地手足无措的乱震着,在响了十几次之后,一只芊芊玉手,才从床上伸出胡乱在地上摸了两下,沙哑地接起“喂……”

  安晓艺本来是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接完电话之后翻正身子,半个头漏在床外面,头发长长的垂在地上,旁边的人不满的哼哼一声,安晓艺偏头过去看,向明珠只穿了内衣横七竖八的躺在自己身边,沈瞳睡在自己脚边,两米的床,三个女人乱糟糟的占满了。

  她撑起身子,用几秒的时间观察四周整理情况,昨天喝断片之前,记得好像卡文给她们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歪歪头,走过地上一堆,已经不成样子的物体,跑到窗前猛的拉开了窗帘,阳光大剌剌地刺进来,眩晕的她睁不开眼,床上的两只也不满的往床里面蠕动了两下。

  她站在全景的落地窗前,俯着脸看整个缓缓行走的晴川市,那像芝麻点一样移动的车辆,渺小的有如浩瀚星空里的尘埃,这是七年后,她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晴川,像是一个上帝一样俯视它。

  自小她就很喜欢这种从高处往下看的感觉,后来渐渐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能站在高处的,这个位置太狭窄,需要把觊觎高处的那些人狠狠推落,让他们永无翻身之日。

  安晓艺洗了个澡,从行李箱里拿了条米色的长裙换上,仔细的化了妆,这所有的事情做的极其利索,让她来不及去思考那些在晴川市的前世今生。

  直至出了俱乐部之后,面对喧嚣嘈杂的世界,才幡然醒悟过来,她是真正的要开始一个新的生活了。

  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林肯,男子穿着深色的西装,光亮的头发,一丝不苟的顺在头上,阿玛尼的银色定制西装更加衬得周身笔直修长,脸部轮廓分明的像是外国人。

  他侧着身子站,静静地吸着烟,好看的像是一幅画。

  在安晓艺的印象里,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严谨而又正直,面部表情永远都是浅浅淡淡的,从小到大,也只有一次,他流露出那种哀怨到极致的眼神。

  他转过身子看她,她看到了他左耳的黑色耳钉,心里略略顿了一下,那是他通身上下最不正统的东西了,有些事情,看来不论过了多久,还是不会改变。

  安晓艺浅浅露出一个笑容,低声唤道“大哥,好久不见……”

  安潜看到眼前的安晓艺,淡漠的眸子略动了动,这个妹妹像是冰封了七年,即便外表变得更加成熟优雅一些,那骨子里透出的冷漠和尖刻,还和从前一模一样。

  “上车吧,爸爸在等你”安潜不看她,径自绕到车子另一边,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座上。

  安晓艺对于他不绅士的举动,丝毫不在意,这种你争我夺宣誓主权的感觉,才让她真正有种在这残酷的游戏世界里活着的感觉。

  她很喜欢,她知道安潜也很喜欢,毕竟他们骨子里都有同样的恶狼基因。

  安晓艺并不着急,留了钥匙给侍者,从包里发了个信息给艾米,让她来取昨晚明珠送的跑车,然后才慢悠悠的拉了车门,坐上车。

  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打开右侧的窗户,从包里掏出一包烟,右手食指轻拂了一下烟嘴,细细长长的吸起来。

  安潜略微皱了眉,看到安晓艺熟练抽烟的姿势,心里有些惆怅的情绪,这些年,看来安家的人,过的都不怎么好。

  她靠着右侧的窗户,看外面不断从身边飞驰而过的车,外面喧杂,汽车里面却是安安静静的。

  这样岁月静好的画面,让安晓艺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子想要使坏的恶毒想法,“大哥,你好像变的越来越沉默了,自从七年以前……”

  安潜脸上并无多大变化,捏着方向盘的手却加重了力道,关节处泛着白色,但只是一会,就放松了手,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

  安晓艺冲他笑的温温和和,带着得逞的神气。转头继续看窗外,心里却有了另一番心事,家人是在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一种存在,好好相处的时候,是温暖的港湾,刀剑相向的时候却又是最能给人致命一击的人。

  安晓艺是了解安潜的,她知道他的弱点是什么,也能在合适的时候,给他最痛快的一击。

  车子离开市区,在郊区的林荫小道里行驶,两侧,所触眼之处都是青山绿树环绕,细听隐隐约约还有水缓缓流动的声音。

  车窗外的天空,慢慢开始收敛了目光,刚刚的晴空万里,突然被从远处的黑压压慢慢覆住,像是光明与黑暗,在人们的头顶上发生一场世纪之战,天空慢慢的暗了下来,沉闷的发出几声粗重的喘息。

  “看来要有一场大雨了”安晓艺自言自语道。

  安潜略微锁了眉,望向山顶的方向。

  车子缓缓行驶了进了一扇欧式古铜色的大门,门上缠绕着的深色藤蔓,像是爬行的蛇柔软的纠缠在一起。

  车子行驶了二十分钟之后,才看见安家大宅,安晓艺心理慢慢也生出了不满意之感,

  宅子建在山上,安晓艺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在她的记忆力里,除了每几年宅子的面积会扩大几百坪,无甚大的变化。

  现在已经像是一个大庄园了,仆人要养上百个,人都说,年纪越大越清心寡欲,安老爷子倒像是怕来不及去花一样,赶忙着用有限的生命去跟钱赛跑。

  不过她是觉得等到他死的那一天也不可能花完,这辈子唯一能打败他的就是生命了。

  终于驶到主宅一栋带有欧式现代风格的建筑,大门口有两个穿着围裙制服的仆人等在门口,一个上了些年纪的妇人,一个是略带青涩的小丫头。

  “小姐,您回来啦”妇人虽然极力克制,但是脸上还是压抑不住的开心。

  安晓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下了车,轻轻叫了一声“陈妈”

  陈妈知道安晓艺今天要回来,开心的不得了,自己虽然是个下人,但是安晓艺是她看着长大的,那个时候太太没有奶水,嫌孩子哭闹太吵,所以从吃奶期到三四岁,都是陈妈一直带着。

  “小姐,我帮您拿行李”陈妈赶紧上来接。

  安晓艺轻轻伸了手挡她,抬眼瞟了眼旁边站着的小丫头“你来拿”

  小丫头瑟瑟缩缩的赶忙从后座把白色的箱子拿下来。

  陈妈转眼看到从另一侧下来的安潜,立马恭敬的叫了一声“大少爷”,还是从小丫头手里拿过箱子,虽然知道安晓艺是为了自己好,但是被别人看见她和个下人亲近,难免会被人说闲话。

  安晓艺看她这样不说什么了,从房子里面跑出来一个下人恭敬的说着“大小姐,老爷找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