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浮金年代

第八章 安家晚宴2

浮金年代 蓝小司 2913 2016-08-22 22:23:00

  安晓艺心下一凛,换了一副神色,走进安家大宅的时候,往事又如翻江倒海的涌过来,那红藻描绘的玻璃缸,红木的大餐桌,下拉的绿竹帘,全是记忆里的东西。

  还有二楼右边拐角的书房,那个在童年的印象里,暗沉的如鬼魅的房间,严肃的老人,沉钝的物体,阴暗的光线,一切的一切,像是固定组合一样,不论多少年还是在那。

  “我回来了”安晓艺进去的时候,安永年正被背对着站在窗前,今天书房的帘子没有拉上,天气不好没有阳光,只有惨惨的光透过玻璃,半阴阴落在红木桌上。

  安晓艺看见转过身来的那个严肃的老头,心里多多少少少还是吃了一惊,他真的是老了,无论吃再好的保健品,还是做最高级的护理,人也终究是敌不过岁月。

  但在他开口之后,她就把对于他和岁月的关系给抛到脑后了。

  “晓艺七年了,我对你够宽容了”冰冻的的声音沉闷的在屋里响起。

  安永年看着眼前七年未见的女儿,目光沉沉落了下去“晓艺,你真是让我失望,去国外七年,学了编剧,混娱乐圈,现在跑去娱乐公司给别人打工,这就是你当年离开家里给我做出信誓旦旦的保证吗?看来你是忘记了我当初对你的教育。”

  安晓艺抬起头,垂下的眼睑处投下一小块阴影,像个机器一样复述“怎么会忘记,父亲自小教育我,人的本性就像是一头喂不饱的狼,想要活,必须去争去抢,即便对方是自己一奶同胞的兄弟,舐犊情深的父母,也绝不手软!”

  “既然记得,你也该知道你做的这些事情,已经越界了”

  “这些年,我在娱乐圈从没用安家人的身份进行活动,也遵守当初的诺言凭自己的实力不动用安家一丝一毫的关系。况且,我也记得,爸爸你也说过,笑到最后的那个人,才笑的最好,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安永年慢慢转过身子,背对着看窗外黑沉沉的天“你是我安永年的女儿,你只要记得一句话,我的钱不留给废物”

  “还有,有空叫明城来家里吃饭,你不在的时候,他可比你懂事多了”

  安晓艺垂下眼帘,在他的心里一个有地位的女婿远比自己这个亲生女儿来的重要,微低了低头转身拉了门,门缝里,安永年的身影越来越小,被压的扁扁的,成为一条细线,咔哒一声完全看不见了。

  下楼的时候,菜已经上了满满一桌,陈妈和几个仆人正在有条不紊的上菜。安源坐在长条形的餐桌的一边,安潜则安静的坐在旁边,轻轻抿着青瓷杯里的茶。

  “呦,呦,呦,我们的小妹妹回来了”安源放下手里的杂志,撇撇嘴摇头“还真是伤心呢,家里人还得通过这种八卦杂志才能知道你回来,看来是过的太好,早忘记我们了”

  安晓艺抬头看着自己的亲兄弟,几年不见安源长得也像点人样了,前额的头发微卷,两边的鬓发绕道脑后结成了一个小辫子,穿着一套Balmain的黑色夹克,衬着结实的身材。

  安家的兄弟姐妹其实长得不怎么像,各有美点,不约而同的只有一点就是基因强大。

  她是没什么眼去看安源的,就是一个卖相不错的草包,她撇过眼,在旁边坐下,拿起他刚刚丢下的杂志,上面的标题是安晓艺深夜归国,女记者出言侮辱,行为失态,安晓艺不堪忍受,无奈离去。

  随手翻了两页,她出手扯女记者牌子的照片一张都没有,只有两人对面站着,和自己离去的照片。

  安晓艺冷哼一声,这世界就他妈这样了。

  “说你出言侮辱打人,我还能相信一点,要是世上真有这人,估计也不可能上报了,今天就不可能在世上了”安源从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声“真是没想到,当年的安家女儿,三岁就能识千字,一身过目不忘的本事,以前学校的老师都以为你能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呢,谁知道,现在跑去混娱乐圈这么个不入流的地方,看来啊,女人就是女人,成不了什么大事”

  陈妈也给安晓艺倒了杯茶,安晓艺细细品起来,像是抓捕猎物之前的猫咪,危险的眯着眼睛“二哥好像没什么资格说我吧,听说去年搞得投资公司不到半年,一千万就打了水漂,我看你还是乖乖呆在爸爸身边,当条听话的哈巴狗,还能捡到点食物,也不至于会饿死”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你二哥,你就这么跟我说话!”安源气的眉毛都拧了起来。

  安晓艺头也不抬,轻轻淡淡“我只和聪明人说话,你浪费的是安家的钱,是我们的钱,所以劝你还是别搞那么多花样,以为自己真的是个做生意的料”

  “安晓艺,你……”

  “太太”佣人一叠声的喊起来。

  一个穿着时髦,雍容华贵的太太扭着腰肢进来,容光焕发的脸上几条细细的鱼尾纹暴露了年龄。

  “晓艺你回来啦,妈怎么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你,你都没接”落明芬看见安晓艺满脸堆笑的迎上来。

  安晓艺垂着头,并不做声,落明芬还想要急着问两句,看见安永年从楼上下来,便立马闭了嘴,坐到了餐桌边。

  佣人过来帮安永年拉了椅子,摆上专用的白瓷碗碟。

  “晓晴呢?”安永年用余光扫了桌上一圈。

  落明芬忙连着接话“晓晴说今天有事,赶不回来了。”

  “那我们自己吃吧”安永年打开面前的药膳,其余人才开始动筷子。

  一顿饭吃的不愠不火,每个人都发着极为细微的声音,像是怕动静太大,会吵醒了这座房子里幽居的怪物。

  这样的安静衍生出一种奇异的空气变化,这张桌子上的每个人被一点点分解吸进同一空间的不同时间。

  那个七年前的午后,空气里都是像毛毛虫一样缠身的燥热,整个屋子里却像是被冰封几个世纪的地窖,与世隔绝的冰冷。

  高大繁复的吊顶,桌上十几盘带着艳丽色彩的菜色,早已冰凉凉的,僵僵的像是一个个陈旧的彩色假面,戴着老旧的嘲笑。

  空气里除了轻轻碰触的碗碟声音,还有二楼压低的粗重呼吸声,像是野兽攻击猎物之前发出的信号。

  安潜跪在地上,垂着头,书房里的帘子只拉了一半,潜进来的阳光半落在他身上,像是落魄的旅人,血从头上像是自来水一样汩汩的顺着侧脸留下来,沾湿了头发,只剩了半张脸。

  安永年气喘吁吁地靠着红木的书桌上,像是发狂的野兽红着眼睛。他受不了自己一手培养的儿子,这么跪在他面前像他求饶。

  安潜慢慢抬起头,脸上又青又紫狼狈不堪,只是眼睛里却是明亮亮的坚决,“爸爸,我求你……”

  “为了个女人,像个懦夫一样像我求饶,真是个废物!”安永年闷着喘了两口粗气,从腰上解下皮带……

  书房的门没关,皮肉摩擦的声音,闷哼声,粗重的喘息声,从二楼的书房里飘飘荡荡落满了这个大房子。

  楼下几个活物,像是什么声音都没听到,还是安静的吃饭,血液里流淌着冰冷,整个装修豪华的大房子里,没有一点生息。吃完,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那一次,安潜半个月没能下床。

  安晓艺的记忆一向很好,对于那天的事情有些细节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比如,安潜和爸爸在楼上的时候,自己在想些什么,之后自己回到房间做了些什么事情,都印象不深。

  在美国的时候曾经和一个学心里的朋友谈及这件事情,最后的结论是,人总是会选择性的遗忘一些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信息,以及残酷的事实。

  安晓艺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七年前安潜的事情,的确是让她对这个家彻底寒了心,这七年像是偷来的,做了场长梦。

  八岁的时候,她就进了安氏,十岁做企划,十四岁参与投标,在十八岁以前,她一边念书,一边帮安氏卖命,所有的一切就像是预先设定好的程序,安家人的程序,每个人活得安分守己,不敢逾雷池一步,生怕那个活的高高在上的父亲高扬起尖刀,去把某个不听话的小狼崽子碎尸万段。

  安潜是第一个犯了戒的人,和电视一样王子灰姑娘的狗血剧情,不同的是,现实更残酷百倍,在安潜和老爷子摊牌第二天,那个女孩就被送去了国外,不到半年就客死他乡。

  美好结局的爱情故事,在童话里,人活在现实里,安家人呆的却是永恒冰冷的地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