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六十章为你挽发戴簪

流月清寒 清风挽 1374 2016-09-15 15:25:32

  两人并肩从花下穿行而过,寒誉忽然停下了脚步,如玉的脸颊一片绯色,连耳朵也变得红彤彤的,支支吾吾的开口:“那个,冷月心…”

“恩?”冷月心微微回首,嫣然一笑,花瓣随风一片片飘零。

寒誉这样更不好意思了,手在袖下不安的动着,不自在的咳了两声道:“今天天气真不错啊。”

看着冷月心忍不住笑出来的模样,寒誉心里窘迫死了,他在说什么呀。

“不是,我是说,你头发真好,秀发如云。”

“恩,你也不错。”冷月心含笑,调侃他道,寒誉更窘迫了。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又不会笑你。”

“咳咳,是这样的,刚才我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一个女人,我看她挺可怜的就光顾了一下她的生意。”寒誉咬牙一股脑说了出来,拿出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簪子,别扭的开口,“你也看到了,这是女款,所以我就想要不送给你算了,免得丢了可惜。”

冷月心安安静静的瞅了他半晌,蓦然笑了,眸子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好啊。”

“那,我帮你戴上吧。”寒誉想都没想就开口,说出口才反应过来,整个人尴尬到不行。

能为女子描眉绾发的男子只有她的夫君,戴发簪这种亲密的动作,他来的确大大的不合适,这话甚至有些轻薄了。

虽然他确实很喜欢冷月心,也有娶她的打算,但是毕竟现在名不正言不顺,而且她的心意也暂时未知,寒誉觉得自己各种悲剧。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寒誉呐呐的想要解释。

“我知道。”冷月心淡定的开口,“反正我自己也看不见,要不你就顺手帮我戴上吧。”

寒誉眼里猛的散发出光芒,抿了抿嘴,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轻轻地‘恩’了一声,吹散在空气中。

冷月心乖乖的微微低下头,看起来异常温婉,美得像一幅画。

寒誉握着玉簪,轻轻别在她发间,她发间清香都能闻到,这一刻寒誉心里充满了幸福。

“冷月心,如果…”如果我们都能够平安归来,你愿意嫁我为妻吗?

寒誉很想说出口,但最后还是没说下去,只是淡淡道:“如果我们都能平安归来,有些话我一定告诉你。”

“好啊,那我就等着那天咯。”

“恩。”

“对了,既然你送了我一个东西,那我也送你一个东西好了。”

“什么?”寒誉刚刚好些的脸色再次爆红起来,目光都不敢看她。

冷月心从腰间解下一块温如羊脂的美玉,轻轻捏着它,微微俯下身给他系在腰带上道:“这玉名为长命锁,你且带着。”

“恩。”

寒誉看着她,心里暗暗开口,我一定会跟你一起平安归来的。

两人走到了拐角就看见了彪洪有些不安的坐在亭中的桌子旁,脸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桌子上放了两杯饮了一半的茶,应该是刚待完客。

彪洪眼尖的看见他们,踌躇了一会开口叫住他们:“两位副将,请留步。”

寒誉挑眉,道:“有事?”

彪洪搓了搓手,欲言又止,寒誉有些不耐,“有事你就直说。”

“两位副将,我彪某只是个粗人,也不懂那些文绉绉的大道理,我这次是特地在这里等候你们的。”

“你等我们做什么?”

“这,其实我不是副将!”彪洪咬牙下定决心直接说了出来。

不过在他意料之外,冷月心和寒誉没有一点意外,只是很平静的看着他,冷月心点头道:“嗯,我知道。”

彪洪不安的端起茶灌了一口,“我告诉你们,你们能不治我的罪吗?将军他们都不是我杀的,我只是一时利益熏心,所以才听从谗言冒顶了副将的位置。”

“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真…”洪彪兴奋地开口,可还没说完,血就不住的涌出来,“真…的?”

话音刚落,洪彪壮实的躯干就轰然倒地,双目暴突鲜血横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